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专题专栏>> 《感动的背后》专题>> 走进聚光灯之前


支月英:36载,温暖深山的那缕烛光
记全国优秀共产党员、奉新县澡下镇白洋村教学点教师支月英

2016-07-01

本网记者 彭文辉

  6月27日,上午9时。

  窗外,绿影婆娑,鸟儿在树枝上欢蹦乱跳,叽叽喳喳地唱着歌;室内,孩子们埋着头,握着铅笔,认真地在试卷上作答。眼前的画面,让站在讲台上的支月英老师有点“心神恍惚”——

  36年了!在这座海拔近千米的深山中,在每一个鸟叫蝉鸣的夏天,总会有一批孩子顺利完成一个年度的学业。尽管孩子们的面孔都不一样,但伏案作答的姿势却是那么地相似。孩子们换了一批又一批,自己也由当初的“支姐姐”变成了“支奶奶”,白发也早已悄然爬上两鬓。

  支月英,这位全国优秀共产党员,这位奉新县澡下镇白洋村教学点的教师,36年坚守在大山深处,像一支燃烧的蜡烛,闪耀着灿烂的光辉,照亮了孩子的梦想。

  36年前,她把青春的脚步停留在大山深处,用心灵的清泉润育山村的幼苗,用知识的甘露浇灌理想的花朵

  1980年,奉新县中小学教师队伍青黄不接,偏远山区更是严重缺乏教师。时年19岁的南昌市进贤县女孩支月英怀着对教师职业的憧憬,报名参加了奉新县澡下招聘山村小学教师的考试,并以第二名的成绩被录取。

  消息传来,支月英满怀欣喜,母亲却愁苦不已。在支月英软磨硬泡和再三央求下,母亲最终作出了让步,但一再叮嘱:“教两三年可以,一定要想法子调回来!”

  澡下泥洋小学海拔近千米,距县城上百里,离集镇30多公里。“经过几次转车,在终点站下车后,挑着棉褥和衣物,艰难地走了20多里崎岖山路,花了2个多小时才到泥洋小学。”第一次去学校的情形,支月英至今记忆犹新。

  山村生活条件异常艰苦,交通不便,食品稀缺。在学校,支月英学会了自己做饭、开荒种菜。但每到夜晚,窗外山风呼啸,鸟兽怪叫,常常吓得支月英不敢睡觉。

  起初,当地村民十分疑虑:这个外地姑娘能坚持下来吗?是不是也过渡一下就溜掉?这话不假,山旮旯太偏太穷,前些年,教师如同走马灯似的来了又走。但过了一年又一年,村民们不但看到支月英坚持了下来,还无论刮风下雨、打霜结冰,都把孩子一个个送回家,像对待自己的亲人一般。于是,村民们又议论开了:“这位老师靠得住,肯定会用心思教好我们的孩子!”

  冬去春来,寒来暑往。这位外乡来的女教师,用36年的倾心守望,兑现了自己的承诺,成为了深山村民人人尊敬的人民教师。

  36年里,她呕心沥血,想得最多的就是教好深山里的每一个孩子,既教授他们知识,又为他们倾注浓浓母爱,为贫瘠山村撑起发展的希望

  在深山中,支月英与一双双渴望知识的眼睛相伴。她教孩子们读书识字,唱歌跳舞,认识大千世界。当时,贫穷的山村并不是世外桃源,山村的教育更显落后。尽管如此,艰苦的条件并没有难倒支月英。

  刚参加工作时,支月英每月的工资只有二十几块钱,有些孩子交不起学费,家长不让孩子上学,她经常为学生垫付学费;有时学生出现头疼脑热,她就背他们到山下的卫生所看病、打针,垫付医药费。垫着垫着,有时买米买菜的钱都不够,她只得去借,家人不理解,劝她赶紧离开,她总是笑着说:“日子会好起来的!”

  山里的乡亲、孩子们越来越喜欢支月英。1984年,年仅23岁的支月英当上了泥洋小学的校长,肩上的担子更重了,工作也更忙了,既要承担语文、数学两科的教学任务,还要做好两个教学点的管理工作。

  学校条件艰苦,留不住教师,只好从周围村子里聘请代课教师,支月英手把手地教他们;

  学校不通班车,每逢开学,孩子们的课本、粉笔等都是支老师和同事步行10多公里的山路肩挑手提上山的,一趟下来,腰酸腿疼,筋疲力尽;

  学校年久失修,破烂不堪,支月英买来材料,把教室修补好,将冬日刺骨的寒风拒之窗外;

  山里人重男轻女观念严重,不让女孩读书,支月英便走村串户,与家长促膝谈心,动员家长把孩子送到学校,没让一个山村孩子辍学。

  母亲从老家来到学校,看到女儿步行10多公里到山下接自己,心疼不已。支月英则宽慰说:“这里山好、水好,村民又朴实善良。”其实,支月英心里装满了对亲人深深的愧疚,她也想守在父母身边,但更愿意把爱播撒在这片青山绿水,让这份爱在此生根发芽,承载起贫瘠山村的绿色希望。

  36年来,她患过多次较重疾病,也有多次走出大山的机会,但她舍不得山里的孩子,始终用自己滚烫的爱呵护孩子们健康快乐成长

  为提高教学质量,支月英除了自学外,每年都积极参加各类教育培训,不断提升教育教学水平。她努力创新教学方法,提高学生学习效率,总结出适合乡村教学的动静搭配教学法。她真诚对待每一个学生,把以人为本的思想融入到教学过程中,在她眼里,学生没有优与差之分,只有爱好与特长的不同。她循循善诱的教诲,像甘泉、像雨露,滋润着每一个深山孩子的心田。

  支月英的爱人在30公里远的林场工作,夫妻俩经常是一两个星期才能见一次面,离多聚少。爱人有时跟她开玩笑说:“我们这一辈子没有真正的家,学校才是你的家。”话语之间,透着令人辛酸的抱怨。

  2004年,因教育网点调整,其他教师都下了山,支月英舍不得这里的孩子,毅然选择了留下,泥洋小学自此成了“一师一校”的村小。她既做老师,又当保姆,上课时教书,中午放学后照看不回家的学生吃饭、休息。

  岁月不饶人。由于长期高负荷地工作,支月英常常头晕眼花。有一天她正在讲课,突然感觉身体剧烈疼痛,几位家长迅速把她送到医院,医生诊断她身患胆总管胆囊结石,并为她马上进行了手术。后来,支月英又患上甲状腺功能减退,2006年一只眼睛又视网膜出血,看不清东西,紧接着声带又出了问题,到医院做了声带手术。手术后没多久,支月英就去学校上课,孩子们说:“支老师,你嗓子不好,就休息一下,你布(置)点作业给我们做吧。”孩子们的话,让支月英感动得流出了眼泪。

  2012年2月,组织上考虑到支月英年纪偏大,身体又不好,决定调她到澡下镇中心小学任教。正在此时,距离泥洋村十多里远的白洋村群众联名写信,请支月英到白洋教学点任教。没有丝毫犹豫,支月英答应了群众的请求。

  支月英的家人很不理解地说:“别的老师都往山外走,而你一大把年纪了,身体又不好,还要往更偏远的深山里钻,你这是图啥啊?”

  是啊,图啥呢?“图的是山里孩子能健康快乐成长!”支月英说,“我是一位人民教师,又是一名有着19年党龄的共产党员。这里的孩子需要我,这里的教育事业需要我,能坚持一天,我就要多坚持一天!”

  最终,支月英做通了家人的工作,再次放弃了下山的机会。到白洋村教学点后,她积极抓教学,并向上争取资金兴建了新校舍,教学点的学生人数也由2012年的3个增加到如今的13个,让更多的山里孩子有了就近上学的机会。

  36年过去了,她从“支姐姐”变成了“支奶奶”,虽已到退休年龄,但如果组织需要,她将继续用自己的坚守为孩子们插上飞翔的翅膀

  36载,一茬又一茬的孩子毕业了。

  36载,支月英整整教育了大山深处的两代人。

  她的学生有的成为专家教授,有的成为国家公务员,有的成为企业家,可谓桃李满天下。逢年过节,许多学生登门看望或是发来祝福短信的时候,是支月英最感幸福和欣慰的时候。

  是的,她收获着快乐,也收获着希冀。

  然而,韶华易逝。

  支月英老师像深山中的一支红烛,燃烧着自己的激情与年华,照亮着孩子的希冀与梦想。

  在支月英的书桌抽屉里,整齐地摆放着一大叠证书:“全国优秀共产党员”、“全国师德楷模”、“全国岗位学雷锋标兵”、全省“龚全珍式好干部”、全省“五一”劳动奖章……这一个个荣誉,是党和政府对支月英36年来坚守山村教学、兢兢业业工作的肯定。

  如今,支月英已到了退休年龄。对于山里的孩子、山里的乡亲,她有许多的不舍与牵挂。

  而在乡亲们的眼里,有了支月英老师,有了这个教学点,白洋村也就有了希望。乡亲们问她,支老师,您退休后还能不能在这里继续教书啊?支月英总是笑着回答说,如果组织需要,如果我还教得动,我就一直教下去。

  孩子们也总是依偎在她身旁,拉住她的手说:“支老师,您不会退休吧?不会离开我们吧?”“不会,老师是不会退休的,不会离开你们的!”

  是的,哪怕直到最后一刻,她也要尽情燃烧生命中那一缕绚丽的烛光,让深山里的孩子感到温暖,让深山里的孩子收获希望。

关闭窗口
CopyRight © 2004-2017  WWW.NEWSYC.COM All Right Reserved  宜春日报社
赣ICP备11005915号   宜春新闻网、宜春手机报投稿邮箱:ycrbtg@163.com
主办:宜春日报社   制作维护:宜春日报社新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