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专题专栏>>暖新闻•江西2019



【暖新闻·江西2019】徐林秀:柔弱身躯扛起全镇“接生”大任

WWW.NEWSYC.COM 【进入论坛
发布时间:2019-10-22  来源: 宜春新闻网

  徐林秀,1931年生,中共党员,退休前是樟树市永泰镇卫生院有名的妇产科医生。从业数十年间,她用精湛的产科技术和兢兢业业的工作作风铺就了母婴安全健康之路,被后辈誉为“林巧稚第二”。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

  出生于旧社会的徐林秀,曾是一名童养媳,饱受黑暗制度下的种种摧残。“家婆(丈夫的母亲)不把我当人看,逼我去吃垃圾堆里的馊饭。”回忆起13岁那年遭受的非人待遇,88岁的徐林秀说话声音不自然地颤抖起来,仿佛是在啜泣。

  新中国成立后,根据当时的宪法,即《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妇女在政治的、经济的、文化教育的、社会的生活各方面,均有与男子平等的权利。实行男女婚姻自由”的规定,徐林秀得以从婆家脱身,摆脱了童养媳的悲惨命运。

  在党和人民政府的帮助下,徐林秀参加了扫盲识字班,学会了识字。而后,徐林秀还积极参加了为期三个月的产科医生培训,掌握了“新法接生”技术,从此开启了妇产科医生的职业生涯。

  “我的这条命,是党和人民给的,所以我必须要把妇产科工作做好,竭尽全力去奉献社会。”徐林秀坚定地说。

  扛起全镇“接生”大任  投入工作近乎忘我

  回忆起数十载妇产科工作经历,徐林秀面带微笑地说:“我接生婴儿大概有一万名,没有发生过一例新生儿破伤风,无一例产妇新生儿出现过意外。”徐老的敬业精神,是众人有目共睹的。据徐老的女儿和同事介绍,徐老在年轻时,几乎一人扛起了永泰镇及周边地区的妇产科工作,吃了很多苦。

  新中国建立之初,由于交通不便,加上产妇分散于各个村庄,徐林秀开展工作经常是“单枪匹马”,早出晚归。据徐林秀口述,在1953年的冬天,由于天黑路滑,她不慎在回家路上跌倒,致使肚中怀胎七月的孩子流产,这件事情发生后,徐林秀的“家婆”(解放后,经人介绍,徐林秀组建了新的家庭)曾极力劝说她不要继续从事妇产工作,然而徐林秀的态度却很坚定:“这份工作我一定要做。”流产后,经过短暂的休息,徐林秀又回归到了岗位上。

  在1959年,徐林秀诞下了自己孩子。然而,在徐林秀生产的当天,发生了一件令她至今难忘的事情——另一名产妇因难产而急需徐林秀的帮助。“我是早上5点生产的,还没休息3个小时,就去帮另一名难产产妇接生,一直工作到很晚,成功接生后便累得晕倒在地上。”徐林秀说。

  不仅如此,据徐林秀介绍,有一次因为下乡工作,路途远,而疏忽了对孩子的照顾。家里老三放学后没及时回家,遇到一栋老房子起火,危墙倒下她儿子被墙砸到,等她爱人找到车将老三送到县医院时,“老三上了手术台就没了。”当徐林秀从乡下赶到县医院时,人都送太平间了。她伤心得晕过去了,在永泰镇卫生院注射葡萄糖才恢复身体,紧接着又投入到工作中。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徐林秀先后在永泰产院、永泰合作医疗站、永泰卫生院等单位工作,凭借着出色的业绩和深厚群众基础,她先后获评1983年“全国三八红旗手”和1986年“江西省劳动模范”等荣誉称号。她在工作中近乎忘我,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与牺牲。“全国三八红旗手”“江西省劳动模范”等荣誉对她来说,乃实至名归。

  不是家人胜似家人 宽仁大爱被赞誉为“林巧稚第二”

  在上个世纪60年代,陈水晶成为徐林秀的同事。据陈水晶介绍,徐林秀不仅对同事关怀备至,更是把病人当作家人来对待。对待病人,徐林秀总是有求必应,如同春天般温暖。除了为病人解除身体上的痛苦,她甚至自费为有困难的病人提供食物与小孩的衣物,帮助病人清洗衣物。“他们(病人)现在都成了我的朋友,像我的家人一样。”徐林秀说。

  周红是在上个世纪80年代进入永泰卫生院工作的一名年轻医生。虽然她与徐林秀的交往不多,但从卫生院前辈的口口相传中,周红脑海里对徐林秀有一个大概的印象——“人很和气,对病人特别好,甚至将自己带的食物分给院里病人的小孩吃”。据周红介绍,徐林秀不仅待人亲切,而且谦虚低调,“直到有一次她(徐林秀)来办工作证明时,我才知道她获得过‘江西省劳模’等荣誉,她之前都不太和别人说起。”周红说。

  徐林秀医术精湛而又仁爱待人,在永泰卫生院的后辈眼中,她被赞誉为“林巧稚第二”。目前,腿脚不便的徐林秀与儿女们共同幸福地生活在樟树市区。遇上有人上门求诊,她依旧会尽己所能施予帮助。

编辑:袁芳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宜春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宜春新闻网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宜春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宜春日报、赣西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本网独家使用,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许可,不得从本网转载使用,违者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