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专题专栏>>暖新闻•江西2019



【暖新闻·江西2019】背着母亲去打工——峡江46岁孝子朱连生照顾瘫痪母亲22载至今未娶

WWW.NEWSYC.COM 【进入论坛
发布时间:2019-10-17  来源: 中国江西网

  中国江西网/江西头条客户端讯 罗 浩、戴贤富摄影报道:今年46岁的朱连生,身心健康,却因为照顾瘫痪在床的母亲,至今还是一名“剩男”。旁人说起他时,总是直摇头,说他“命苦”,说他“傻”,然后叹口气说:“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他却坚持了22年,也真难为他一个大男人了。”朱连生,这个命运多舛却终不言弃的孝子,背后究竟有着怎样心酸而又感人的故事?

  父亲去世,辍学回家挑起重担

  时光倒流,回到46年前。

  1973年7月18日,江西省吉安市峡江县罗田镇东源朱家村内一户人家传出了响亮的“哇哇”婴儿啼哭声,接生婆大声地说着:“是个男孩”。顿时,一屋子的人都笑得乐开了花。或许在他们看来,朱连生的出生给全家带来了喜气和家庭传承“香火”的希望。

  朱连生有一个还算快乐的童年,一家人都宠着他。他每天埋头苦读,想着有朝一日考上大学,跳出“农”门,光宗耀祖。日子就这样平静地过着,一切都似乎触手可及,如果不是意外来临的话。

  1989年的一天,在峡江中学读高一的朱连生突然接到噩耗:父亲从老家摇着木板船沿江而下来学校看他,不料天气突变,江上风大浪急,木板船承受不住,导致船翻人亡!那一年的他才16岁,一个如鲜花般绚烂的年纪。父亲的不幸离世,让年幼的朱连生跌入人生的低谷,一家人也陷入了绝境。当时家里仅靠种田维持生计,母亲一个人做不了这些农活,可不种田的话家里根本就没有收入来源,更别说负担他上学的学费了。思考过后,朱连生选择辍学回家,挑起家中的重担,同母亲一起下地干活。他说:“我不想母亲为我而过得那么苦”。

  由于之前一直在校读书,朱连生很多农活都不会做。辍学回到家里后,他就跟别人学着怎么种田,如何犁田、如何插秧。“以前几乎不接触农活,猛然来干,觉得很累,不适应,”朱连生说,有一次耕田时,大黄牛突然不听使唤,他用竹鞭抽了两下,结果牛发足狂奔。他被拖着跑了一百多米后摔倒,手和脚全磨破了皮,血淋淋的,回到家都把母亲吓哭了。回忆过往,朱连生脸上露出一丝苦笑,仿佛生活的辛酸都已刻在了他的脸上。

  母亲中风,四处寻医苦无结果

  父亲去世之后,朱连生和母亲相依为命,靠着勤劳伺弄家中的几亩稻田和山上的一些收入,几年下来,生活慢慢有了起色。

  孰料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命运的恶魔似乎跟朱连生“有仇”,偏偏不肯“放过他”。在1997年,眼见生活刚有起色,朱连生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他母亲却因常年劳累和高血压导致中风!“当时心情很复杂,非常难过。”说到这,朱连生的脸上显露出沮丧。母亲的突然中风,让他肩上的担子一下子又重了起来。“当时就想好好给母亲治疗,无论花多少钱都行。”朱连生吐露出自己当时的想法。他带着母亲四处求医,从县医院再到市医院,几轮治疗下来,不仅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还欠下了一大笔的外债。

  可是四处的奔波并没有感动上苍。主治医生告诉朱连生,他母亲的病没办法治好,只能派人好好照料。朱连生听到之后,几乎陷入了绝望。考虑到当时家里没有任何收入,母亲也还能自己慢慢走动,他便把母亲托付给了亲戚还有邻居帮忙照顾照料,自己去吉安市务工。“当时我母亲刚发病,还不严重,家里又没钱,我就想着去离家近的地方打工赚钱。”说起过往,朱连生满是无奈。他在吉安打工期间,不舍得吃好吃的,能省一些是一些,为了能多挣点钱,经常加班加点。

  远行千里,背着母亲外出务工

  2007年,朱连生母亲的身体状况进一步恶化,从半身不遂行动不便转向全面瘫痪,吃喝拉撒都要人照顾。他只得放弃吉安的工作,回家照顾母亲。没有了工作收入,但母亲治疗用药需要花钱、柴米油盐生活需要用钱,日子越发捉襟见肘,怎么办?这成为朱连生常常思考的问题。当听说有个亲戚在广东某工厂务工,而且工资比内地相对要高,想着亲戚在那边还能互相照料一下,他做出一个看似荒唐实则大胆的决定:背着母亲去广东务工!

  从峡江出发前往广东,千里之遥,但无论是坐班车、坐火车,还是去什么地方,朱连生都一直背着母亲。他脖子上挂着小行李袋垂到胸前,背上背着母亲,连续佝偻着腰行走非常吃力,甚至扭伤了腰,许多行人向他投来异样的眼光,可他毫无怨言,咬牙坚持。一个江西同乡看到他的状况,主动替他背了一段路。对比,朱连生记忆犹新,一直心存感激。到了广东之后,朱连生在厂里找了一份工作,并在工厂旁边租了一个简陋的小房子,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给母亲做好饭菜,喂给母亲吃。中午趁着午休的短暂时间回来看一下母亲,给母亲带点饭,安顿好母亲之后,又匆忙地赶回工厂去上班。晚上,工作忙碌了一天的他还要给母亲做饭喂饭,之后还要给母亲擦拭身体、按摩手脚。在广东务工2年多的时间,他就这样日复一日地照顾着母亲。“累是真的好累,因为要边工作边照顾母亲嘛,但是没办法,不可能不照顾母亲的。”朱连生朴实的话语却流露出发自内心的孝义。

  孝字当先,照顾母亲甘愿单身

  2011年,朱连生又一路背着母亲辗转回到峡江。这些年,他当过保安、流水线工人、工地收费员、巡防队员,去年下半年又应聘到峡江县巴邱镇的一家环卫公司当保洁员,但他每到一处一地都带着母亲,只为了给母亲最好的照顾和陪伴。

  在巴邱镇,他带着我们去到他出租屋里。房屋很小,一间20平方米左右的房间里摆着他和母亲睡的2张床,还有一张饭桌,屋里连把像样的椅子都没有。而另一间更小的房间内则放着一个简陋衣柜和一些生活必需用品。“这个房子每年房租1500元,还是好不容易才租到的。”朱连生说,因为母亲的特殊情况,有些房东不愿意把房子租给他们,要么就是租不长久,所以他只好不停地换地方、换工作。

  当保洁员虽然工资不高,但工作时间比较固定,方便照顾母亲。他每天上早班前为母亲做好早、中餐,并放好在母亲床头便于食用。下午下班后便急匆匆赶回家,为母亲清理一天的秽物。虽然知道母亲的脚再也好不起来,但他仍然坚持每天为母亲做按摩。

  朱连生说,他知道自己家境贫寒,找对象不容易。亲戚朋友帮他介绍过好几个女孩,也有女孩表示,交往的前提是他必须放弃母亲。 “我一定要照顾母亲终老”,虽然渴望一段爱情,虽然也想成个家,但朱连生说,如果要放弃母亲,他宁可这辈子单身。

  由于这个原因,四十多岁的他迄今孑然一生。旁人说是母亲耽误了他成家,可他却说:“没有妈,哪有家?”

  “要我放弃母亲去成家,我是做不到的。无论我去哪里工作,我都会带着母亲。”采访中,朱连生说,政府早些年就将他和母亲纳入了低保救助,而且是建档立卡贫困户,享受了一系列的惠民政策,现在每个月又有近2000元的工资,日子虽然清苦,但能陪在母亲身边,他非常感谢政府对他的关心,反复说着知足了。

  羊有跪乳之恩,鸦有反哺之义。一个“孝”字,虽只有简简单单的6笔画,朱连生却写了22年,用自己的孝心为母亲撑起了一片爱的天空,并仍将坚持下去。他用22年的坚守阐释了孝的真谛,教我们写了一个大大的“孝”字,也为我们树立了一个孝老爱亲的好榜样。

编辑:袁芳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宜春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宜春新闻网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宜春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宜春日报、赣西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本网独家使用,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许可,不得从本网转载使用,违者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