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专题专栏>>暖新闻•江西2019



【暖新闻•江西2019】水文代办员陈连芽的坚守

WWW.NEWSYC.COM 【进入论坛
发布时间:2019-10-09  来源: 宜春新闻网

陈连芽在观看水位

  袁河,从萍乡的武功山出发,顺流而下,经宜春中心城区,横跨新余市,到达樟树市昌傅镇,再倾泻40余公里,并入赣江,一千多年来养育着沿岸世世代代质朴勤劳的人们。

  一

  陈连芽,是樟树市昌傅镇陈家村的留守老人,他所在的村庄正好在袁河下游旁。

  今年70岁的陈连芽有三个女儿和一个儿子,都在浙江务工,女儿在打工时处了对象,嫁到了外地。每年过节,儿女们都会寄1000块钱过来,过年时,还会开车来接老两口到外地过年。

  10年前,因为大哥搬到城里与女儿一起住,陈连芽就从大哥手上接过了洛湖水位站代办员的接力棒。水文站的人说,陈连芽大哥做了三十多年的代办员,两人一样,都特别本分负责。

  陈连芽负责的洛湖河水位站,在2015年以前都是靠人工观测,之后就通过电子遥测,水位数据通过移动信号实时传输到水文局。虽然设备更先进了,但每年一到汛期,还是需要早晚八点人工观测水位,以避免遥测设备出状况,而影响防汛决策。因此,代办员们每年4-9月份都特别忙,其他时间以清淤和打扫卫生为主。

  陈连芽好点酒,每顿都爱喝两口,但是10年里,他从没误过事,早晚八点准时过去校核数据。

  陈连芽是站里最年长的代办员,和村庄里很多房子差不多年纪。这两年,儿女听说雨水多,都不同意他继续做代办员,担心穿过整个村庄的小路不安全,有蛇、打滑、没灯……说那点工资还不够一顿饭钱,但是他顶住了压力。“站上信任我,我身体也还好,还能继续干!”陈连芽对儿女们说。

  今年7月8日以来,赣西区域连降大雨,受上游来水和水库泄洪影响,洛湖河水位持续上升。昌傅镇随时会派干部来检查,老陈一天大多数时间蹲守在水位站旁边,观测数据、接听电话、汇报情况。

  陈连芽说,其实那两天晚上观测还是有点害怕,打着伞,深一脚浅一脚的,即使隔着雨鞋,脚还是会被雨水浸得冰凉。到了站房边,要先用竹竿挑掉水尺上覆盖的水草,观测好再去站房核对遥测水位,站在站房的桥上,总感觉桥在洪水的冲击下有点摇晃,手电筒的光很微弱,耳边只有轰轰作响的水声,他站在上面,有点发抖……

  二

  岁月在陈连芽的脸上修了一道道沟渠。老式中山装,宽大、高卷裤腿,桃红的女式拖鞋衬着他古铜色的皮肤,瘦小的身躯,花白的头发,一眼就能在人群中认出。

  流过洛湖站的水越来越多,随之而来的还有很多漂浮物,葫芦瓢、塑料垃圾、木板……水位井周围被漂来的一排篱笆桩,绕着绞在一起,陈连芽用竹竿捅了几次,都没成功。

  袁河上游的萍乡、宜春、新余,降雨量达到了30年一遇。陈连芽说对面新余新溪乡的乡镇干部巡查得也很勤,晚上都一直在。

  7月10日凌晨4点,宜春水文局打来电话,说洛湖站遥测水位显示超过了警戒线,马上派人到现场去核实。

  这可真不是小事,洛湖站赣江河口,沿岸很多乡镇,仅樟树就有昌傅、临江、洲上和张家山。超历史最高水位,意味着下游很多村庄要被淹,陈连芽的工作量比平常重,从4点多开始,就守在堤岸上,随时向前来巡查的乡镇领导报告水位,中途只回家吃了个早饭。

  “局里派了检修人员过来,修好了,局里要我每个小时再观测一次,核对一下。”12点以后,遥测水位终于恢复了正常,陈连芽也轻松些了,开始对每一个过来了解情况的乡镇干部耐心解释。老伴来了几次,想叫他回去休息下,喝口水,但他都拒绝了,他要和局里来的人一道,继续校核水位。

  “局里说,水利部和市领导都很重视这里的水位,不能再出错了。”他对路过的村民解释,包括小他5岁的老伴。

  陈连芽说局里的时候,仿佛是说自己工作了一辈子的单位。

  三

  不认识陈连芽的人经常会多看他几眼,尤其是看他头上花白的头发,到了头顶越来越稀疏,稀疏得能很清楚地看到头上一块一块的白斑。陈连芽说,那是小时候得了喇俐所致。但是每次他挺起胸膛向大家介绍水情时,村民看他的眼神都是羡慕、欣慰,仿佛他不是当年的社员,是生产队长!每次介绍完水情,他说得最多的是:“现在政府好!我们要靠人民政府!”

  可以让陈连芽挺起胸膛的事有很多,随手可指的就是水位站旁边的水尺。描着红白相间刻度的水尺立在水面和岸边。

  “这是我做的,局里黄局长都说我做得好,比其他站都做得好。”陈连芽总会提起2015年做水尺的情景,“局里和站上都信任我,说就让我来做,给我派了个专门做这个的包工头,让他听我的,开始我告诉他怎么做,他不听,做好了后我觉得不行,让他返工,后来就按照我的要求做好了。”

  做水尺时,陈连芽既考虑美观又考虑实用,先用砖头堆在四四方方的基座周围,灌上水泥,干了后再拿掉,粉刷平整。怕水草爬上来,或堆积泥沙,他创造性地在基座上方套了一块瓷砖。从远处看,四把水尺整整齐齐,像列队接受检阅的士兵。

  陈连芽只读了四年书,他说他喜欢看新闻,觉得他做的事情很有意义,不仅仅是几百块钱的看护费,更是关系下游几十万百姓安全的大事。

  “个人损失是小事,工作没做好,损失是大事。”老陈说这句话的时候,半蜷缩着蹲在堤岸旁,眼睛眯着,深邃地看着河岸对面。他的眼神里,可能是那10亩倒在地里的稻子,再不收割要烂在水田里了。受降雨、上游水库泄洪以及赣江水位顶托的影响,洛湖水位站的水位一直在警戒线以上,最近一周他都基本在堤上,没法去收割稻谷。

  我把陈连芽的故事放在朋友圈,一位老水文人感慨不已,在下面留言:以前水文有无数个“老陈”一样的代办员,我做水文工作已有几十年,接触过许许多多像老陈一样忠厚憨实的代办员。他们每月拿着几元至几十元不等的代办费(随年代不同而不同),默默无闻、风雨无阻地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致敬,老陈! (何超 文/图)

编辑:袁芳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宜春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宜春新闻网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宜春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宜春日报、赣西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本网独家使用,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许可,不得从本网转载使用,违者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