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宜春>>社会



教育与生产劳动两相宜
杨晓宁

WWW.NEWSYC.COM 【进入论坛
发布时间:2019-10-15  来源: 宜春新闻网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教育方针,有很重的一条就是教育必须与劳动生产相结合。我从学生到当教师都有亲身经历。

  1963年至1966年,我在樟树中学读高中期间,几乎每个月都要参加一次劳动。离我们学校两公里的地方,有一个校办农场,叫“土桥农场”。农场里种了水稻和蔬菜,养了猪和牛。农场的产出和收入主要用来补贴学校教职工和学生的生活。

  我们参加劳动的主要任务是把学校厕所里的大粪挑到农场的田地里去。当时学校还没有水冲式厕所,但厕所大而适用。就是在地面上挖一个大粪池,四周用砖砌起,再在离地面一米多高的地板上隔开几十个蹲位。因为蹲位高,下面空间又大,利于通风,所以异味不大。

  对于掏大粪、挑大粪这种事,城里的学生有些畏缩,但我们农家子弟平日在家里常跟粪肥打交道,因此并不觉得为难。所以我一马当先,第一个下到粪池里去舀粪。同学们把粪挑到农场,由农场的负责人老叶负责登记,偷懒是不行的。农场里有一个老职工是复员的老兵,姓熊。他是解放天津时的“解放战士”,后来又参加了朝鲜战争。休息之时,我们聚在他的周围,听他讲战斗故事,讲“麦克阿瑟”,倒也快乐,忘记了大粪的脏臭。

  1972年至1975年,我在宜春中学当老师时,每个学期都要带学生去农村劳动一星期。上半年4月下旬去农村插秧,下半年11月中旬去山上摘油茶籽。我们班的定点村是宜春市王华大队的刘家下生产队,距城区三四公里路。村庄不大,有20几户人家,100多号人。我和同学们大多数住在一幢大房子楼上的地板上,地板上铺着稻草,被褥等用具都是自己带去的,少数同学分散住在农民家里。吃饭则分派到各家各户,每家五六人不等。乡亲们对我们这些城里来的学生很客气,尽其所能招待我们,每餐都有点鱼、肉、鸡等,蔬菜都是自家菜园子的,尤其是小竹笋炒鸡蛋很受欢迎。

  白天,我们和社员们一起出工,去田里拔秧、栽禾。城里来的学生,又是十四五岁的孩子,对干农活很是生疏,做起事来笨手笨脚,闹出许多笑话。但同学们能吃苦,又肯学,有了几天的锻炼和老农的指点,这些拔秧栽禾的农活就基本都能做了,不会给队里增加负担。而我本来就是一个能拿10分的农村“老把式”,我给他们犁田、耙田,栽禾领头当“帅手”,又快又直,受到社员们的交口称赞。

  晚饭后,我和同学们常常在村中央的小广场上玩耍,讲讲故事,唱唱歌,做点游戏,消除一天的疲劳。兴趣来时,我还和同学们摔跤。我吹牛说清江县武功厉害,我们家有祖传武艺,他们不信,要跟我比试。班长李卡林15岁,长得壮实,我绑住一只手,用一只手和他摔,他还是输。

  带学生去农村劳动,千万不要忽视学生的思想动态。班上有一名姓涂的女学生,学习成绩好,平时表现也好。但因“出身不好”,有些同学瞧不起她。有一次去刘家下村春插劳动的时候,因为受到同学的讥讽,她哭哭啼啼,到了晚上一个人跑出去要跳崖寻死。我听到后,心急如焚,发动学生们四处寻找,直到深夜才在一个山坡上把她找到。我反复安慰她、开导她,终于稳定了她的情绪。同时又严肃批评那几个讥讽她的同学,绝对不能用“出身”好坏来品评一个同学。此后,班上学生之间团结友爱,尤其使一些家庭“出身不好”的同学解除了思想包袱,活出了尊严和快乐。在当时那个以阶级斗争为纲,以家庭“出身”论高低的年代,像我这样在同学中进行不分“出身”,大家人格一律平等的教育,是需要一点胆识的。现在回忆起来,我甚感欣慰。

  1975年夏,我调回清江县老家,在樟树中学当老师。先是分别与唐继光、龚杏生老师搭档,带着高一(5)班和高二(6)班,1977年上半年,我一人担任高二(7)班的班主任。每个学期仍然要带着学生去农村参加一周的生产劳动。

  1976年冬天,我和龚杏生老师带着高二(6)班的50多名学生前往树槐公社(后改名为店下乡)的深山里搞整地造林。我和同学们背着行李步行前往,15多公里路足足走了一上午。从城里来到乡村,走在崎岖的山路上,欣赏着美丽的山地风光,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种别样的感觉,大家嘻嘻哈哈,谈笑风生,不仅不觉得累,反觉轻松愉快。

  到达目的地,我们住进老乡家。我和龚老师,还有一个叫卢吝生的学生睡在一张床上,厚实的被子,三个人挤在一起挺暖和。生产工具都准备好了,公社里安排了专人为我们送粮、买菜、做饭。

  第二天早饭后,我们几十号人便开始上山劳动。先用柴刀把杂树、杂草砍掉,用火焚烧,山坡上到处是燃烧的烟火。接下来用锄头把树根挖出来再去焚烧。最后一道工序就是沿着山坡整地作带,有林业技术员进行指导。来年春天,就可以在这些带上植上新的杉树了。一个星期下来,沿着山坡,我们整出了几十条林带,有四五十亩,从远处山坡上看去,就像一个硕大的海螺。同学们的脸晒黑了,手磨破了,有老茧了,出血了,鞋子也破了,衣服更脏了。但是这些十七八岁的高中生不怕累、不叫苦,他们有使不完的劲,经受住了风霜和强体力劳动的考验。

  教育与劳动生产相结合是一种好办法。学生们定期去农村参加劳动,既可以强健体魄,磨炼意志,更能使他们从小树立劳动的意识,增进与人民群众的感情,加深对社会的认知。这对于他们将来走向社会、服务人民是大有益处的。

编辑:谢美芳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宜春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宜春新闻网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宜春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宜春日报、赣西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本网独家使用,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许可,不得从本网转载使用,违者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