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宜春>>社会



十来件老家具,出价5万元,不卖;五棵桂花树,出价25万元,不卖;二儿子患病急需用钱,古玩商再出高价,仍然不卖……铜鼓农民陈道荣甘守清贫——
一家五代不忘初心守护烈士遗物

WWW.NEWSYC.COM 【进入论坛
发布时间:2017-09-21  来源: 宜春新闻网

  铜鼓县三都镇西向村农民陈道荣的曾祖父、二祖父、三祖父为革命事业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当有人三番五次出二三十万元的高价购买烈士栽种的桂花树、用过的桌椅等遗物时,家境困窘的陈道荣却毫不动心,坚持不卖,至今不改初衷,在当地传为佳话。

  “我老公公、二公公、三公公他们为了革命事业连命都舍得,我一定要保护好他们留下的东西,哪怕价钱再高、急需用钱,也不会卖掉!”当记者问及为何坚持不卖烈士遗物时,陈道荣掷地有声地说。

  陈道荣家出了三位烈士

  在西向村东面半山腰上的羊牯坦,有一座坐北朝南、土木结构的建筑,这就是首届中共铜鼓县委机关旧址——陈家大屋,也是首任中共铜鼓县委书记、著名烈士陈逸群的家宅。8月中旬和9月中旬,记者两次来到陈家大屋,探寻革命先烈英勇战斗的足迹,了解烈士后代抵住诱惑守护先烈遗物的感人事迹。

陈道荣夫妻在陈家大屋前合影

  1905年,陈逸群出生在陈家大屋,1923在南昌省立第一师范加入青年团,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5年12月,宜春市境内第一个中共党支部——中共铜鼓支部成立,陈逸群担任支委。1927年6月底,中共铜鼓党团中心支部升格为中共铜鼓县委,陈逸群任书记。毛泽东领导的秋收起义部队到达铜鼓后,陈逸群集合革命力量,配合部队整肃反动势力,协助部队招募新兵、侦察敌情、开展打土豪除劣绅的斗争活动。毛泽东率领工农革命军第三团进军湖南浏阳白沙时,中共铜鼓县委组织沿途群众为部队送粮食、抬担架、做挑夫,踊跃支前。

  秋收起义部队离开铜鼓后,国民党开始四处搜捕陈逸群等革命志士。1927年11月底,陈逸群在家中秘密召开中共铜鼓县委扩大会议时被捕,后押解南昌戒严司令部军法处看守所,于次年4月英勇就义,年仅24岁。当时上海的《文汇报》刊登了陈逸群牺牲的消息。“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在儿子的影响下,1929年,陈逸群父亲陈以谦加入中国共产党,任中共修六区书记,于1931年3月壮烈牺牲,时年47岁。陈逸群的胞弟陈彰伦加入湘赣红军独立师,1932年5月在鄂东南作战中英勇牺牲,年仅21岁。

  走进陈家大屋,还能清楚看到陈逸群粘贴在住房墙壁上宣传进步思想的旧报纸。报纸名称为《中庸报》,出版时间在1919年至1920年之间,版面显著位置刊印着“新思潮”栏目,主要传播先进思想和民主教育方面的内容。陈道荣说:“我二公公(爷爷)在南昌读书的时候,就经常将传播先进革命思想的报纸带回家中,向贫苦农民宣传共产党的革命事业。”

  代代相传保管烈士遗物

  陈道荣现在居住的老屋,为曾祖父陈以谦所建,已有百年历史了。老屋的正厅,被改造为陈逸群烈士陈列馆,里面有西向籍7位著名革命烈士的照片以及烈士生平事迹介绍;家门口北边有5棵桂花树,是陈以谦生前种下的。

门口的桂花树

陈道荣夫妻居住的土坯房

  在陈道荣的大儿子陈同利的土坯房楼上,有陈以谦、陈逸群、陈彰伦三位烈士遗留下来的椅子、书桌、书柜、摇篮、茶桌、八仙桌、茶盘、茶壶、砚盘等生活和学习用品。

烈士曾用过的桌椅

  “先烈们留下的东西,我们全家人都看得特别重。”陈道荣说:“从我公公(陈以谦的大儿子陈宅梵,1967年去世)那一辈开始,我们就把先烈用过的一些东西全部归置在一个空房间里,定期擦灰除尘。1991年,我新建了一栋土坯房,就把这些东西全部搬到新房子的楼上,防止受潮。我们两夫妻和二儿子、三儿子一直住着老房子,每年都要上屋顶捡漏,清理前后的水沟,以确保先烈旧居完好安全。”

  陈道荣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一辈子以种田为生,家里的经济来源主要是养鸡、喂猪、种水稻、栽毛豆等,加上交通不便,所以家境,十分清贫。陈道荣夫妇有三个儿子,大儿子陈同利结婚后住在后来新建的土坯房里,也在家务农,有一儿一女,大的上大学,小的还在上四年级;二儿子陈同清在家打零工,妻子因嫌弃家里穷早在十多年前就离婚了,他们的女儿都是爷爷奶奶带大的,去年考上了大学;三儿子陈同斌长年在外地打工,因为家境不好,今年39岁了还没有结婚。

  “在我们西向村,陈道荣一家属于生活比较困难的一类。”同行的村干部介绍道。

  不过,今年66岁的陈道荣和65岁的妻子刘明华对自己的生活还是比较满意:“如今的农民不用交粮纳税,国家还发种粮补贴,满了60岁的还有养老金领,水泥公路修到了家门口,交通比以前方便多了。现在,我们老两口一年下来的劳动收入也有一万多元。今年我大儿子栽种了两亩黄花梨,梨树苗都是政府免费提供的。我二儿子帮别人做事,一天也能赚一百来元;三儿子用打工积下来的钱在三都集镇上买了套商品房。两个孙女又都考上了大学,只要身体好,没病没灾,我们一家三代的生活肯定会越来越好!”

  勤俭持家、诚实做人,是陈道荣的治家之道。记者两次来到陈家大屋时,陈道荣两夫妻都在外面劳作,听说有人找,就赶紧放下手中的活计回家招待客人。作为年过六旬的老年人,又是革命后代,却不等不靠,勤奋劳作,自食其力,乐观向上,确实令人敬佩。身为挨过饿、吃过苦、受过累的山区农民,能过上不愁吃穿、有零钱花的太平生活,陈道荣夫妻觉得很知足。

  面对巨款诱惑始终不动心

  其实,陈道荣一家在经济上曾有多次“翻身”的机会——

  十多年前,就有古董收藏者或者贩子看中了陈道荣家里的烈士遗物——那些老家具。“前前后后起码来过几十个人,甚至有人愿意出5万元,把所有旧家居全部买去,陈道荣每次的回答都一样,多少钱也不卖。”邻居黄德成介绍说。

  八九年前,花卉苗木市场十分火热,有不少苗木贩子想买陈道荣家那5棵桂花树。“有时候一天有五六拨人,有的人来过五六回。”陈道荣说:“有人开价25万元,我告诉他这几棵树无论多少钱都不会卖,因为这是我老爷爷种下的,如果我不保管好,就对不起为革命牺牲的祖辈。”

  去年,陈道荣的二儿子陈同清因肾结石发作,住进南昌一家医院做手术,前后花了28000多元医疗费,医保只报销9000元;女儿又在上大学,也需要钱。有古董贩子得知情况后又出高价要买陈以谦等人留下的老家具,可陈道荣宁愿借钱给儿子治病、供孙女读书,也不卖先烈留下的东西。不仅如此,陈道荣的妻子、儿孙也支持他的行为,认为作为革命烈士后代,保护好先烈的遗物,是天经地义的事。

  要知道,十多年前,5万元能在铜鼓县城买两套房;八九年前,25万元,能在县城买两套商品房,如今也能在三都集镇买2套商品房。村里有一些人觉得陈道荣一家人很傻,一次次地错过发财的好机会。

  “我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陈道荣说,“把先烈的遗物保留下来,可以让更多的人从中受到教育,传承和发扬他们的奉献精神、红色基因。我和三个儿子没有文化、没有技术,做不了什么大事,能做的就是把先烈的遗物保管好并传承下去。”陈道荣坚定地说。

  陈道荣告诉记者,为了保管烈士遗物,他和妻子以及三个儿子、两个孙女都沟通过了。祖孙三代达成共识:把老屋维护好,任何时候都不拆不卖,如果政府把它作为一个革命旧址加以保护,无偿征用、租用都可以;先烈使用过的家具等遗物放在大儿子那里统一管理,任何时候都不能分下去;门口的5棵大树,任何时候都不能砍,不能移,更不能卖。

  “我们会教育好子孙守护好先烈的遗物,哪怕没米下锅,哪怕等着钱救命,都不打这些遗物的主意。”陈道荣的大儿子陈同利说。

  (邱桀 记者黄永东 谢艳群)

编辑:袁芳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宜春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宜春新闻网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宜春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宜春日报、赣西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本网独家使用,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许可,不得从本网转载使用,违者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