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宜春>>幸福万载



万载古建筑的“门当户对”
易定国

WWW.NEWSYC.COM 【进入论坛
发布时间:2019-04-02  来源: 宜春新闻网

  古人说的“门当户对”有其合理性。家庭的生活方式和文化是在一个家族一代一代沿袭或演化下来的,即便周围的环境有变化也不会轻易改变。两个家庭如果有相近的生活习惯,对现实事物的看法相近,生活中才会有更多的共同语言,才会有共同的快乐,才会保持更长久的彼此欣赏,也才会让婚姻保持持久的生命力。

  门当户对的婚姻观念在一般情况下来说,无论过去还是现在,道理上确实符合社会所处的现实环境。明凌公式初《二刻拍案惊奇》第11卷云:“满生与朱氏门当户对,年貌相当,你敬我爱,如胶似漆。”

  对于官宦、富裕人家来说,因其家庭状况及在外的声望影响,嫁娶双方很容易取得默契,门当户对很容易完婚。对于—般富裕家庭来说,要使婚姻能“门当户对”,有个“踏嫁场”的过程。所谓“踏嫁场”,就是女方派出该嫁女子的大嫂、姨娘等女性亲属,在媒婆的带领下前往男方家体察家庭状况。待行到男方家门前时,会察看其门口的门当与户对。看门当上雕刻的纹饰及户对的形状数量,也就是要看出该户主人的家世和社会地位。估摸这户人家与自家是否相对,联姻家庭身份是否匹配,以此作参照。至于那些没有设置门当与户对的家庭,那就只能进其宅内一看究竟了。

  那么大门前的门当与户对是什么设施呢?一天,我邀了殷祖古建的石总一道去看正在修复的万载古城田下祠堂的门当与户对。

  我们先来看看万载古城易氏大祠。这座建于民国九年的易氏大祠,坐落在街区的南边,其建筑面积994平方米,三进三厅,气势宏伟,巍峨壮观。走近前去,映入眼帘的是高大的祠门和门前的门当与户对。

  石总说:“门当,是传统建筑大门口相对而放、呈扁形的一对石墩和其上的石鼓。为何要将门口的门当设为石鼓?据传,在历代以来凡外出将士参战得胜而归时,为显赫其战功,会一路敲响取得胜利的战鼓来到祠前,然后将鼓置于大门前,炫耀战功。后来便在用于固定大门门枋的门当石墩上再置一面石鼓。因为鼓声宏阔威严、厉如雷霆,备受族人推崇。万载的得胜鼓可能就是这么来的。”

  石鼓又叫抱石鼓,造型为圆鼓形,鼓上雕饰以葵花、龙凤纹、狮子等。下部为须弥座,浮雕花草人物图案。须弥是古印度神话中的山名,相传为世界中心,系宇宙最高的山,日月星辰出没其间,三界诸天也依傍它层层建立。须弥座原用作佛像或神龛的台基,用以显示佛的崇高伟大,借用其意祠宇大门前便有了须弥座。

  《万载周氏族谱》载:“明景泰三年,自冬及春,凝雪连月,积尸满野。公(周仲信)输粟一千二百石助赈,邑侯梁公文于朝,以义士竖立石狮营鼓,旌表门闾,事载县志。”可见门鼓石还有彰显宅主“非富即贵”的寓意。

  “户对,是用于大门门楣横木上,既能装饰门框又能搁置门匾用的,又称门簪。代表古人重男丁的观念,祈求人丁兴旺。”石总接着说,“门簪的多少看出门第的高低。”

  门簪,取其意便是古代妇女头上的发簪之意了。

  “门簪,有方形、菱形、六角形、圆形等样式,并规定文官用方形,武官用圆形。”石总有点滔滔不绝了,因为他对古建筑实在是了如指掌。

  其实在这之前我也了解一些有关的知识,只是与现实的祠堂尚未挂上钩。比如圆形或方形的门簪正面或雕刻,或描绘,饰以花纹图案。其图案以四季花卉为多见,四枚分别雕以春兰夏荷或秋菊冬梅,图案间还常见“吉祥如意”“福禄寿德”“天下太平”等字样。只两枚门簪时,则雕“吉祥”等字样,是族人对于权力和财富的向往的一种直观表达。

  “门簪个数的多少有何区别?”我问。

  “一般按二、四、十二之数。”石总说,“门楣上有两个户对的,对应的是五至七品官员;门楣上有四个户对的,对应四品以上官员;至于十二个户对的,则只能是亲王以上的品级才能用,换句话说,即便是皇亲国戚,不是封王的也不敢建三开门,嵌十二个户对!”

  易氏大祠的户对(门簪),正门上有四个户对,两旁的大门上各有三个户对。为何易氏大祠门楣上有十个户对呢?

  “我们进去看看吧。”石总笑了笑说。

  走进大祠,那藻井石柱上一副对联赫然入目:

  兄进士弟进士同榜堪钦真个凤毛济美

  唐状元宋状元两朝鼎盛斯称燕冀贻谋

  不用解释,从这座祠堂里走出这么显赫的贤人名士,十个门簪对这座祠堂来说是当之无愧了。

  无论是建宅院还是建祠,讲究门高于路,故门前要有台阶。台阶的修砌,要按照制度而做。六、七品官员门前台阶不能多于二级,五品官员门前台阶不能多于三级,以此类推,台阶数目最多不能超过八级,超过八级那就是九了,九乃数之极,到了顶点,除了皇帝谁也不能用。殷祖古建的工程师深谙此道,修复后的易氏大祠及旁边的“左宜”附属建筑的这个“进身之阶”正好八级。

  走出易氏大祠,石总示意说:“大祠的右侧本应有座‘右有’的附属建筑,这样才与其左侧的‘左宜’相呼应。”

  历经近百年风雨,这座“右有”是否毁于战乱,或被拆已不得而知。

  来到与易氏大祠相距不到一百米远的郭绿阴公祠。郭绿阴本名郭瑾(1386—1466),明永乐二十二年(1424)进士及第,任刑科给事中,官至刑部右侍郎,史称“五朝重臣”。为纪念郭瑾,在清同治十三年(1874),族众开始为郭瑾建造绿阴公祠,并于光绪二年(1876)建成。这座共有五进的绿阴公祠,占地1700多平方米。当我们来到第一进大门口时,发现其只开一大门,两旁并未开门。这与易氏大祠的三开门比起来为何不一样?正疑惑间,石总带我们跨过门槛来到二进前的空场上。抬头望去,多级台阶上的高大仪门下,三开大门巍然立在那里。两对门当石鼓,十个户对门簪历历在目。箱形门槛石上雕刻着跃跃欲飞的凤凰。“郭瑾是位文官。”石总说,“要是武官府第雕的便是虎的形象了。”我们往大门门楣上的户对看去,那门簪上的四个字是“福禄寿德”。这与享年80高龄的郭瑾非常吻合。

  “绿阴公祠三开门的规制是典型的明清风格。”石总说,“之所以要开三套门,并非完全为了进出方便,按传统规制,大凡进祠者,必须恪守如下规则:文官从右侧进,武官从左侧进,七品以上官员才能走中门跨槛而进。中间这门平时是不开的,只有商议大事或祭祀时才大开中门,而且只有辈分高的人才能走中门,辈分低的只能自觉地走两边边门。”看来开三门并非平白无故。这大门前之所以留有一个近百平方米的空场,除能容纳众多族人外,还能让来者认清门庭别跨错了门槛。

  不过中间这门的门槛非常高,跨越时石总还扶了下我的手臂,说:“这高门槛象征着郭谨的地位之高。一般府第的门槛没有这么高。”

  这让我记起一句既是客气又带嘲讽的话:“你们家门槛太高,我高攀不上啊”。原来这话的出处在这里。

  因那门楣上的四根圆木户对(门簪)既突出又显眼,被称作“来头”,所以如说“你这个人来头不小”,就是指这个人的家族背景很硬的意思。

编辑:谢美芳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宜春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宜春新闻网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宜春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宜春日报、赣西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本网独家使用,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许可,不得从本网转载使用,违者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