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宜春>>铜鼓



千里迢迢下江南
陈国栋

WWW.NEWSYC.COM 【进入论坛
发布时间:2019-09-26  来源: 宜春新闻网

  1948年冬,在人民解放军的强大攻势下,取得了辽沈战役的重大胜利,东北全境得以解放。东北一解放,东三省就成了全国的大后方,当时的形势发展非常迅速,为了迎接全国解放,党中央早就作了部署,组织干部队伍随军南下,迅速建立地方政权。当平津战役的炮声在华北平原隆隆响起的时候,我们就做好了到江南去的思想准备。

  正当大家整装以待的时候,不料中央来了通知,要求东北干部不能抽调那么多南下,要在已经宣布的人员中抽回一半建设东北大后方。这个消息一传开,可把大家急坏了,当时谁也不愿留下来,都要到江南去,表态时大家都表南下的决心,只字不提留下的话,结果做了很多思想工作才将原在全省抽调的干部一分为二,一半回原单位搞生产建设,另一半开赴江南。

  1949年5月下旬,我们接到了出发的命令。于是,大家将从家里带出来的皮大衣、皮帽子、皮褥子等贵重衣物都交给了组织,每人只保留包括枪支弹药在内的25公斤行李。我们共500多人怀着激动的心情登上了南下的专列。

  我们登车离开佳木斯市后,旅途生活是极为艰苦,车上没有饭菜供应,一天三餐都是啃饼干。沿途刚刚解放,各种物资供应十分困难。我们路上停停走走、走走停停,一个多星期才渡过长江到达南京。到达南京后又因交通问题不能迅速南下江西,在南京住了13天之久。我们乘“江汉号”离开南京后,敌人的侦察机就开始了对长江的搜索,南京方向没有找到,又沿长江飞往九江,结果敌机把一艘商船误认为是我们乘坐的轮船,进行了一番狂轰滥炸,其实此时我们还在途中。“江汉号”走了整整4天才到达九江,可是刚一靠岸敌机就来了,但没有发现我们又沿江飞走了。为了以防万一,我们立即下船,正在我们下船时敌机又来了,这次发现了我们,紧接着就来了4架轰炸机,对九江码头进行轮番轰炸,但我们都安全转移了,要是慢一点或晚一点靠岸,那后果不堪设想。在九江休息两天后,花了3天的行程才抵达南昌。

  我们到达南昌的时间已是6月底了。我们在南昌共呆了13天时间,期间还参加了省委组织的“七一”庆祝活动,并组建了中共铜鼓县委和铜鼓县人民政府等机构,当时县委只有3个委员,即县委书记李民,县长周秉章,公安局长宋学信(化名叫鲁毅)。当时没有设常委,名单是在出发时宣布的,分到铜鼓的人数共有39个,当时统称为中共铜鼓县委工作团,县委书记任团长,县长任副团长。当时铜鼓还没有解放,出发时省委领导交代,先到修水休息整训,待铜鼓解放后再前进,接着我们就在人民解放军第一五七师四七一团第三营的武装护送下离开南昌,往修水方向开拔。我们乘车至涂家埠时,桥又被敌人破坏,只得步行前进。当时我们铜鼓、修水两个工作团,加上护送的部队共有五六百人,枪支弹药、行李又多,天气又热,面对几百里的路程十分艰难。

  我们到修水的头一天,铜鼓就解放了。为了巩固胜利成果,迅速建立人民政权,我们放弃了原来在修水休整的计划,三天之后就向铜鼓挺进,并于7月20号赶到了铜鼓的浒口。当时铜鼓刚刚解放,民众对国民党长期以来抓壮丁所造成的一种恐怖心理还没有解除,加上对我们又不了解,所以我们进村前还看见有灯火炊烟,等我们一进入人都跑光了。我们在浒口一栋房子里住下后搞了一顿饭吃,临走时,管理员将柴火、菜钱放在厨房里。第二天,也就是1949年7月21日的下午3点多钟,我们安全到达了目的地铜鼓县城。7月24日,全体成员就分头下去筹措军粮支援前线,配合解放军追歼残敌。但是,当时的工作很难做,工作组前门进,群众就后门出,加上敌人撤退前的造谣和地主豪绅的故意刁难,给我们造成了很大的困难。当时我们身上的钱都花光了,连雨伞雨鞋都买不起,下雨时只好穿布鞋,冒雨在外面跑。

  1949年7月28日,中共铜鼓县委、铜鼓县人民政府正式发布公告宣布成立,并成立了党政工作部门和人民武装机构。从此,一个完全代表广大人民群众利益、完全新型的人民民主政权出现在铜鼓人民的面前。

  (陈国栋:南下干部大队铜鼓工作团成员,历任过中共铜鼓县委副书记、政协铜鼓县委员会主席等职)

编辑:谢美芳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宜春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宜春新闻网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宜春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宜春日报、赣西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本网独家使用,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许可,不得从本网转载使用,违者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