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宜春>>铜鼓



今年67岁的陈道荣,一辈子守护着二爷爷陈逸群烈士的遗物,始终不忘初心——
【壮丽宜春·寻找革命旧址】只因那份传承下来的红色基因
李春胜 刘和星 张水珍

WWW.NEWSYC.COM 【进入论坛
发布时间:2019-08-19  来源: 宜春新闻网

  编者按:

  历史因铭记而永恒,精神因传承而不灭。宜春是一片红色热土,有着深厚的红色底蕴。值此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本报推出《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寻访革命旧址》专栏,追寻革命先辈的战斗足迹,缅怀革命先辈的丰功伟绩;讲述传承红色基因,描绘新时代改革发展新画卷的故事。敬请关注。

  8月8日下午,记者一行从铜鼓县城出发驱车近1个小时,前往该县三都镇西向村陈家大屋——中共铜鼓县委旧址,同时也是中共铜鼓县委第一任书记陈逸群烈士的故居。

  一生奔波为革命

  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新思潮席卷全国。时年14岁的陈逸群就读于铜鼓县立奎光高等小学。当年6月7日,铜鼓各界民众和学生数百人集聚县城帅家祠内,聆听铜鼓学生联合会宣传部长陈逸群慷慨激昂的演说。演说完后,陈逸群带领集会人员走上街头,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游行示威活动,拉开了铜鼓历史上第一次反对帝国主义、封建主义斗争的序幕。

  1921年,品学兼优的陈逸群考入江西省立第一师范学校。此时的陈逸群更系统地接受马列主义思想,进而在1925年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同年12月,他和另外4名共产党员在铜鼓成立了宜春首个党支部,从此揭开了中国共产党领导铜鼓人民革命斗争的新篇章。党支部的诞生,使党在铜鼓的活动迅速从县城向乡村延伸扩展。至1926年冬,幽居、胆坑、上庄、西向等地共产党员的队伍日渐壮大,成为工农运动中的重要骨干力量。

  1927年,陈逸群任铜鼓县委第一任书记。秋收起义部队到达铜鼓后,陈逸群集合革命力量,配合部队整肃反动势力,协助部队招募新兵、侦察情况、开展打倒土豪劣绅等革命活动。毛泽东率领工农革命军第三团进军浏阳白沙时,陈逸群组织沿途群众为部队送茶送水、抬担架、做挑夫,踊跃支前,为部队提供后勤保障工作。

  部队离开铜鼓后,国民党四处搜捕陈逸群。1927年11月,陈逸群被捕。1928年4月13日,陈逸群在南昌德胜门外英勇就义,年仅23岁。

  一门忠勇三烈士

  就在记者思绪纷飞的时候,汽车已停在了一栋风格古朴、工艺考究的晚清庭院式建筑前。这就是陈逸群烈士故居,虽然老旧,但干净整洁。守护着它的,是陈逸群烈士哥哥陈宅梵的孙子陈道荣,现年67岁的普通农民。

  陈家大屋系陈道荣的曾祖父陈以谦所建,已经有一百多年历史。当时,陈以谦家境殷实,育有四子,长子陈宅梵,二子陈逸群,三子陈彰伦,四子陈立民。家门口的5棵大桂花树,也是陈以谦在世时所种。故居正厅悬挂着包括陈逸群在内的7位西向籍著名烈士照片、生平事迹介绍,以及陈逸群烈士在狱中写下的《被捕》《遗嘱》等多首正气浩然的诗文。在陈逸群卧室的墙壁上,还能清楚地看到宣传进步思想的旧报纸,版面显著位置刊印着“新思潮”栏目,主要传播先进思想和民主教育方面的内容。

  陈道荣介绍说:“我的二爷爷在南昌读书的时候,将大量刊载先进革命思想的报纸带回家中,向家乡人宣传共产党的革命事业。”正是在陈逸群的影响下,父亲陈以谦和胞弟陈彰伦先后加入中国共产党,为革命事业奔波。陈以谦曾任中共修六区区委书记,于1931年3月壮烈牺牲,时年47岁。陈彰伦加入了红军独立师,1932年5月在鄂东南作战时英勇牺牲,年仅21岁。

  在故居后面,陈道荣的大儿子建了一幢土坯房。楼上房屋内,整齐地摆放着陈逸群烈士遗留的生活学习用品,有椅子、书桌、书柜、茶桌、茶壶、砚盘等。

  红色基因代代传

  陈道荣夫妇一直在家务农,生活清苦,育有三个儿子,老大老二在家务农,老三在外务工。

  陈道荣从小就听爷爷和父亲讲述曾祖父和二爷爷的英勇事迹,这一直令他引以为荣。陈道荣说:“我们一家三位烈士,他们留下的东西,我们全家人都特别珍视。爷爷在世时,就叮嘱后人要好好保护烈士留下来的东西。我们谨遵嘱咐,把烈士用过的东西全部集中保存在一个空房间里,隔一段时间就去擦擦灰尘。1991年,我家新建了一幢两层的土坯房,现在大儿子住在那里,我就把这些东西全部搬到新房楼上,防止受潮损坏。现在我们每年都会检修老屋,清理前后水沟,加强保护。”其实,把烈士遗物放在大儿子家中,陈道荣还有一层意思,就是让大儿子守护好这些遗物,把红色基因传承下去。

  20多年来,有不少商贩冲着陈道荣家烈士遗留下来的那些花梨木老家具来到西向村,可陈道荣每次连价都不问,一口回绝。陈道荣说:“我曾祖父和二爷爷他们为了革命连命都舍得,我们作为后代守住一些遗物又有什么难的。我就是想好好保存他们的遗物,这样可以让更多的人从中受到教育,传承和发扬他们的革命精神。我和3个儿子没什么文化,做不了什么大事,但保护好烈士遗物我们有这个能力,也有这份义务!”

  采访中得知,陈道荣还和儿子们交代过:如果将来他走了,后代也要把老屋保护好,不拆不卖,除非是政府征用或作为革命遗址加以改造,补偿款项一律不能要;烈士使用过的遗物统一放在大儿子那里保管,任何时候不得分;门口的5棵桂花树,再穷再苦不能砍,更不能卖。

  夕阳之下,陈家大屋染上一片红色。记者似乎又听见陈道荣在朗诵陈逸群的诗句:“……关杀岂能宁宇宙,桎梏哪可困蛟螭。此去只凭莫须有,留得青山扬笑眉。”

编辑:谢美芳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宜春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宜春新闻网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宜春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宜春日报、赣西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本网独家使用,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许可,不得从本网转载使用,违者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