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宜春>>铜鼓



一家四代守护红军战士英魂82载

WWW.NEWSYC.COM 【进入论坛
发布时间:2019-08-15  来源: 宜春新闻网

何石平为红军墓除草

铜鼓县棋坪镇双溪村是个很普通的小山村,这里风景秀美、民风淳朴。鲜为人知的是,82年前,红军和国民党军曾在这里交战,红军寡不敌众,死伤严重。双溪村何家坦小组的何德万老人冒着生命危险,帮助撤退的红军突围。之后的80多年风雨岁月,何家四代人接力守护埋葬在村后的红军战士英魂,在当地传为佳话。

为救红军家破人亡

1937年4月17日,湘鄂赣省军区机关及红16师的300多名将士路过双溪村邹家洞、何家坦村小组,被国民党军驻防铜鼓的部队提前设伏从四面包围,时任湘鄂赣省苏维埃政府主席、军区政委的傅秋涛和时任红16师政治部主任、湘鄂赣军区政治部宣传部部长的钟期光(1955年,傅秋涛、钟期光被授予上将军衔)带领60余名红军将士一起撤退,途中遇到年近七旬的何家坦村民何德万。在何德万老人的帮助下,他们成功突围。其余红军将士或者牺牲、或者被捕,所有牺牲的红军将士被当地村民掩埋在何家坦周围的平地里、土坡下、山岗上。

不久,何德万帮助傅秋涛、钟期光突围的事被反动民团知道了。他家被反动乡丁洗劫一空,房屋被烧得片瓦不存。何德万被抓到乡上遭受毒刑拷打,受尽折磨,后来经人担保才被放回,死里逃生。

何德万老人回到何家坦,看着一无所有的家、惨不忍睹的战场和山坡上一个个新坟堆,再想起自己年仅28岁的大儿子因帮红军办事,被反动民团杀害,他痛不欲生,对国民党反动派充满了仇恨。

家没有了,何德万老人本想带着妻儿离开这个血流成河的地方。但他又不忍心让这些红军战士葬身荒野。为了防止这些战士的坟墓遭反动势力破坏,老人带着妻儿将那些新坟堆逐一加以掩盖,红军的遗物也悉数收拾好,集中掩埋在一个地方。期间,他在一树林中发现一个红军的遗体,没有棺木,他就去几里外的村子买回一只扁木桶,和次子何秀东一起将红军遗体入殓,安葬在老屋旁。

就这样,何德万一家留了下来,他们一边重建家园,一边开始了对这些死难红军的守护。老人只有一个想法:“这些红军战士不应该白死,将来一定会有人来寻找他们,我守着他们,以后也有一个见证人。”

何家的默默期盼

十多年后,铜鼓迎来了解放,何德万一家也迎来了新生。何德万的次子何秀东娶妻,先后生下儿子何全初、何林初。

何德万老人后继有人,他感到十分欣慰,将守护红军战士英魂的事情郑重地托付给了儿子何秀东。

何秀东一边劳作,一边像他父亲那样隔三差五地在何家坦山林里、沟坑里转悠。时间长了,他能清楚地记得哪里是当年红军遭遇伏击的地方,哪里是掩埋红军战士的土坑,哪里是他和父亲用扁木桶掩埋红军战士的地方,哪里是掩埋红军遗物的地方。后来农村大搞生产,他总是担心红军的遗骨被破坏,担心红军的英魂被打扰,经常阻止别人乱挖乱刨。

时间到了1955年,关于红军在双溪村邹家洞、何家坦被伏击的事情一直没有得到有关部门的关注。

何秀东和父亲默默地等待着,希望有人来为这些长眠在地下的红军战士收捡遗骸、建墓立碑。

1961年,何德万老人去世了。

何家人就这样一直等着、等着……

1980年,何秀东因突发急病去世,守护红军战士英魂的任务就这样交给了第三代人何全初、何林初兄弟。

何全初兄弟是听祖父及父亲讲着红军遭遇伏击的故事长大的,他们心里充满着对这些牺牲红军将士的崇敬。遗憾的是,由于父亲何秀东没有给他们交代掩埋红军战士遗体、遗物的地方就走了。兄弟俩只知道屋前公式下那座小小的埋葬红军战士的坟堆。

改革开放后,村民的生活发生了巨变,兄弟俩与祖父、父亲一样没有离开何家坦,依然住在这个离村部6公里的偏僻大山中,一边日出而作,一边守护着长眠在这里的红军战士英魂。

退伍军人的红色传承

1998年,何全初的二儿子何石平从部队退伍了,本来学习优秀、在部队表现突出并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的何石平有很多次离开何家坦的机会:战友们一次次来信邀他一起去创业,地方有关部门也准备给他安排一份工作。

但是,何石平都谢绝了。他选择留了下来,因为他想到这些光荣牺牲的红军前辈,想到自己的太爷爷、爷爷、父亲和叔叔几十年如一日守护在这里。“如果我走了,这些牺牲的红军前辈就更没有得到关注的机会了。”

何石平与上辈一样,娶妻生子,在何家坦生活。

慢慢地,何家垣的村民陆续搬离了这里,到2008年已经没有人居住了。只有一栋栋不再炊烟袅袅的破旧土房,一座座葬有红军将士的青山,一棵棵挺立坟头的青松翠柏,见证着这里的沧桑巨变。

因为生活交通实在太不方便,何石平父子也离开了何家坦老屋,搬到了离这里4公里的胡家自然村。很多人劝何石平夫妻外出打工。何石平说:“如果我出去打工,肯定能闯出一片天地。可是,人活着不能只是为追求物质生活吧。比起当年那些红军前辈牺牲自己,换取国家强盛、换取我们的幸福生活,我很知足,没有遗憾。”

(叶学进 记者徐宝金文/图)

编辑:谢美芳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宜春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宜春新闻网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宜春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宜春日报、赣西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本网独家使用,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许可,不得从本网转载使用,违者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