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宜春>>铜鼓



铜鼓70后夫妇千米高山住十年:
植树造林养鸡放羊

WWW.NEWSYC.COM 【进入论坛
发布时间:2019-04-17  来源: 宜春新闻网

  铜鼓县永宁镇上源村杨清明、凌菊英夫妻两人真能吃苦。在最近十年时间里,他们在海拔千米的高山之上造百亩杉树林,养上千只土鸡、胡鸭,养上百只牛羊……

  返乡回家山中创业

  杨清明、凌菊英夫妇今年分别44岁、45岁。他们所在的沙坪,分别距离村委会10华里、县城20华里。这里海拔近千米,常年流水淙淙,鸟语花香,空气清新,白云朵朵,云雾缭绕。

  1993年杨清明、凌菊英结婚后,在县城开过店,因为缺少本钱生意没做起来。1998年底,夫妻俩双双外出打工去了。他们在广州、南宁、杭州等地干了10年,于2007年年底回到了铜鼓。“我们文化不多也没什么特长,做的都是比较辛苦的事情。当时我们有一个共同心愿,多多赚钱,以后回铜鼓好好发展。”凌菊英说。

  他们回到沙坪时,近20户邻居都搬下山了。夫妻俩站在自己家的房子前沉默了很久,然后豁然开朗:这几百亩荒芜的菜地、稻田,以及附近万亩林地,不正好用来发展自己的事业吗?

  夫妻俩决定成立明英家庭农场,在这高山上大干一场!

  放养鸡鸭上千只

  沿着弯弯曲曲的乡间公路,笔者驱车来到沙坪。初冬时节,一路上溪水潺潺,沿途枫树、银杏、盐肤木、乌桕树的叶子像一团团火焰,鸟雀的鸣叫声此起彼伏。

  一下车,只见附近的树林、竹林中全是三五成群的土鸡在觅食。每一只鸡都毛色油亮、精神饱满、体格健硕。杨清明介绍说,到了傍晚时分,他们全都自己回来,再喂点玉米或者稻谷就可以了。

  “会不会有老鹰或者黄鼠狼来吃鸡鸭呢?”我问杨清明。

  “黄鼠狼没有,老鹰很多。我养了十几只大鹅,老鹰一听到鹅的叫声,就飞走了。”杨清明说。

  在一处草丛里,记者发现一窝鸡蛋,一共有十几只。凌菊英介绍说:“我们经常在野外找回一窝一窝的鸡蛋来,偶尔还有母鸡把在野外孵出的小鸡带回来。”

  在一口面积一亩多的水塘前,四五十只胡鸭齐刷刷的蹲在岸边,旁若无人。它们清一色乌黑的羽毛,红色的冠子,十分惹人喜爱。

  凌菊英说:“每年养鸡大约1000只,胡鸭100只。因为是放养,要节省很多饲料。”

  放养黑山羊上百只

  午后两点,杨清明打开羊圈,近百只黑山羊争先恐后“咩咩咩”叫着朝后山跑去。

  在一栋空闲的房子里,堆放着很多红薯藤、玉米秆之类的东西。凌菊英介绍说:“到了下雪天,牛羊不能上山觅食,就把粉碎、晒干的红薯藤、玉米秆拌上麦麸、盐等,喂给它们吃。”每年农历九十月,夫妻俩就要四处找红薯藤、玉米秆,用机器粉碎、晒干,打包储存起来。

  2017年春节前铜鼓下了一场大雪,在这海拔近千米的山上,雪足足两个月才彻底融化。幸亏备足了饲料,上百只羊才没有被饿死。

  去年11月,夫妻俩将3吨多红薯藤、玉米秆粉碎好。接下来一连十几天的阴雨天,这些红薯藤、玉米秆后来全部霉烂了。两夫妻半个月的辛苦全部化为乌有,凌菊英偷偷抹了好几天的眼泪。

  凌菊英说:“养羊需要很大的耐心,冬天里小羊刚生下来,要用吹风机把它的毛吹干;羊圈里要装上浴霸灯,要不小羊就要被冻死。羊容易患烂嘴病,我摸索出了一个土方子,用萁艾、野菊花、金银花、鱼腥草、盐熬汤,喂给羊吃,十分管用。”

  杨清明介绍说,他们这些年养羊一直保持在100只左右;此外,还养了18头黄牛。

  造杉树林一百亩

  笔者跟着杨清明夫妇俩,沿着原来铜鼓往万载的古驿道步行了一个多小时,来到一个山场。眼前郁郁葱葱的杉树林,已经有四五米高,大的有碗口那么粗了。

  杨清明自豪地说:“2010年,我们以500元/亩的租金,租下了当地村民100亩荒山40年的经营权。这杉树是2011年春天种下的,一共一百亩,当初花了15万块钱。”

  “这辈子,最苦最累的就是造林那9个月。”凌菊英说。造林那阵子,凌菊英在家忙家务,杨清明则带着十几位雇请来的工人上山砍杂、整地、种树。

  每天早上四点起床,开始做十几个人的饭;早上七点多大家吃完早饭后,骑摩托车上县城买菜;接着做十几个人的中饭,老公提前下山把饭菜带到山上去;下午两三点开始准备晚饭,晚饭后要把十几个工人换下的衣服洗好……一直要忙到晚上11点。这是凌菊英每天的生活,而这样的生活持续了9个月。

  每当回忆起当初那段生活,凌菊英说:“9个月时间,老了好几岁。”

  “现在我们心里踏实了,有了这100亩杉树林,一家人的生活就有了保障。”杨清明说。

  天天晚上电站值班

  2008年,村民集资建设了沙坪电站。这电站距离杨清明家只有几十米,夫妻俩集资了6万元。这些年,电站回报不错,一直保持在年回报率20%以上。

  电站建好了,要请人值守。

  值守的人,必须整天呆在电站。距离电站最近的人家,也有三四里。这荒山野岭的,没人愿意来守。股东们问杨清明夫妇,你们在这里搞养殖种植,能不能把这份工作接过去?夫妻俩犹豫了一下,然后爽快地答应了。

  大白天一个留在电站值班,另外一个就去忙自己的事情,晚上夫妻俩就住在电站值班房。值班房的隔壁就是发电房机房,水轮发电机产生的巨大噪音,让人难以入眠。“最初一个月,每天就迷迷糊糊睡一两个小时。时间长了,就慢慢习惯了。”凌菊英说。

  股东们深深理解杨清明夫妇的辛苦,给他们的值班费从当初的每年1万元,增加到每年2万元,现在已经增加到了每年3万元。

  说起这苦差事,夫妻俩的想法一致:虽然苦点,但不跟钱过意不去。

  山上经常没手机信号

  山上生活十分单调。下雨下雪天,山上手机信号就没有了,唯一的娱乐就是看电视。

  牛羊在山上产仔,晚上没有回是常事。夫妻俩就要带上手电筒,带上背篓,漫山去找。“找牛的时候就学牛叫,找羊的时候就学羊叫。一旦听到我们的呼唤声,牛羊就会回应,只要顺着声音找过去就可以了。”凌菊英说。

  一辆男式摩托车,是夫妻俩下山的交通工具。在去年以前,从村委会到沙坪这10里路还是泥巴路,一到雨雪天就十分泥泞。有一次凌菊英骑摩托车带着200多只鸡蛋下山,因为路太滑,连人带车带鸡蛋翻倒在一米多高的田坎下,鸡蛋全部碎了,凌菊英的脚踝也崴了,一个多月才恢复过来。还有一次,凌菊英骑摩托车下山翻到茅草丛中,脸被茅草划了好几道口子,鲜血直流。

  说起十年创业经历,杨清明感慨地说:“一说起明英家庭农场,客人们就知道我们的东西全都是土货,靠得住。我们的鸡鸭、牛羊,都是外地客商成批订购的,从来就不够卖。搞特色养殖风险很大,我们有过很多失败的教训,也积累了很多宝贵经验,我们将继续坚持下去。”

  (邱 桀)

编辑:谢美芳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宜春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宜春新闻网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宜春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宜春日报、赣西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本网独家使用,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许可,不得从本网转载使用,违者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