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宜春>>铜鼓



铜鼓熊旺 获评港珠澳大桥“建设功臣”

WWW.NEWSYC.COM 【进入论坛
发布时间:2018-11-08  来源: 宜春新闻网

  10月23日,港珠澳大桥通车。这个“新世界七大奇迹”工程,也凝聚着一位宜春铜鼓籍工程师的一份心血。

  在八年时间,他所在的团队负责岛隧项目设计,完成了44个单体子项,200多册图纸,22个专业协同的庞大系统设计工程。团队多次荣获先进集体称号,他个人多次被大桥岛隧项目部授予“建设功臣”、“先进个人”称号。

  他,就是36岁的铜鼓人熊旺。

  体重一月轻十斤

  熊旺2000年从铜鼓中学考入中南大学土木工程专业,后保送到中国矿业大学读研究生。毕业后,熊旺入职上海市隧道工程轨道交通设计研究院地下分院,如今已是主管工程师,高级工程师。

  2010年初,港珠澳大桥建设工程启动,熊旺就参与到岛隧项目设计组工作。

  大桥整个工程主体结构需满足120年的使用寿命,国内没有既有的标准。设计团队收集香港、英国、荷兰、美国等地相关设计规范及标准,然后结合地理环境,做了大量比较分析,最终提出了一套适应本工程特点的设计、验收等全过程的质量安全体系文件。

  2010年年底,单单就沉管断面形式,以及隧道基础形式,熊旺和他的同事们提出十多个方案,然后进行比较分析——设计计算、图纸修改,连续工作了一个月,每天工作到凌晨2点之后。那段时间,熊旺多次感冒发烧,身体重量一个月减少十斤。

  当时,整个设计施工团队都集中在珠海淇澳岛边的营地内生活,远离市区。大家每天都是宿舍、办公室、食堂,过着三点一线的简单生活。每天固定的活动,就是吃完饭围绕着营地走上几圈。即使这个时候,大家依然一边走一边讨论着设计方案的改进。

  随身备着晕船药

  2011年底,人工岛上隧道现场开始施工。熊旺基本上都是头天晚上加班赶完工作,第二天一早又跟着施工船只去海上现场指导施工。

  去一趟施工现场,需要坐船近2个小时。海上风大浪高,船只晃动厉害。熊旺不习惯坐船,经常出现头晕、呕吐,每天随身携带晕船药、晕船贴出门。

  东、西人工岛,长约620米宽约230米。建设期间,熊旺经常需要在岛上住宿以配合指导现场施工。岛上条件非常艰苦,刚开始岛上连手机信号和移动网络都没有;岛上淡水供应紧张,衣服都需要打包用船运回营地清洗;夏天,岛上隧道基坑内受阳光强烈照射,温度高达近50℃;在现场查看工地、检查实验及监测数据,往往全身没有一根干纱,衣服一脱下来就拧得出水;晚饭后,大家就在宿舍调整方案,修改图纸,撰写报告,忙到深更半夜是家常便饭。

  熊旺和同事们完成了20多项专题实验,9项专项设计,多个工艺实现了世界级首次创新。

  连续工作96小时

  港珠澳大桥海底隧道,是港珠澳大桥整个工程中最难的部分,也是当今世界施工难度最大的海底隧道工程,其中沉管隧道对接“深海之吻”堪比神九与天宫一号太空对接。

  整个沉管隧道由33节沉管组成,标准沉管长180米,宽37.95米,高11.4米,重约8万吨,相当于一艘中型航空母舰。但这个航空母舰是没动力的,需要把这个8万吨的东西拖运7公里,然后准确地放入海里,而且沉管对接的精确度要求非常高,两边横向偏差要控制在2厘米之内。要达到这个精确度,难度可想而知。第一节沉管隧道于2013年5月5号晚10时40分与西岛隧道对接完成,当时预计30个小时内完成,但实际上花了五天四夜96小时才安装成功。

  这96小时,熊旺和同事们一直待在现场。实在坚持不住了,就坐在工地轮流眯上一会。

  整个沉管隧道沉放最难的是中间段E15管节。正常一个月可以沉放一个管节,而这个管节沉放整整花了4个月,上千号人将沉管隧道来回运送安装了三次。2014年11月14日、2015年2月24日,E15先后两次沉放失败。经过细心总结,仔细求证,并召集国内最顶尖的海底泥沙领域专家商讨对策,2015年3月26日沉管最终精准安装到位,所有建设者都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办完婚礼就上工地

  2011年9月,熊旺结婚了。

  熊旺曾经跟妻子聊过,办完婚礼就到外地去旅行,并规划好了线路。

  可当真的办完婚礼,熊旺歉意地对妻子说:“忙得不可开交,实在不好意思请假,以后有空了,我们再出去旅行。”妻子也通情达理,点点头说:“没事,这次我先陪你去工地。”

  2013年11月,妻子临产。熊旺请假急匆匆赶到南昌,到了医院,儿子已经出生了。他在家呆了一个星期,又回珠海去了。

  妻子说:“这八年时间里,熊旺一般两三个月回家一次,每次在家就呆三五天。对熊旺而言,家就像旅馆一样。不过,工作需要,必须理解。”

  熊旺说:“这些年,欠父母、妻子、儿子太多。”

  熊旺的妈妈介绍说,自从熊旺参与港珠澳大桥建设以来的8年时间里,每年就是在春节时带着妻儿回一次铜鼓老家,每次住两三个晚上,然后就匆匆忙忙地回珠海去了。

  如今,熊旺心里最大的愿望,就是带着家人一起参观这座承载着一生最难忘记忆的工程。

  熊旺说:“能参与如此大型的工程建设,是一种荣耀。能完成这么艰巨的任务,是因为我们有一支打不散的团队,有一支铁血团队。”

  (邱桀)

编辑:谢美芳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宜春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宜春新闻网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宜春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宜春日报、赣西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本网独家使用,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许可,不得从本网转载使用,违者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