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宜春>>上高



红尘墨山 净地末山
——上高九峰寺“参禅”小记

WWW.NEWSYC.COM 【进入论坛
发布时间:2019-04-11  来源: 宜春新闻网

 

九峰寺全景图 (陈旗海 摄)

 “九峰深处是禅关,依旧居人说了然。”唐代末年,著名的了然禅师被称为“中国第一尼”。她驻锡上高末山九峰时,接引十方,遍山驻众多达五百茅攻蓬。诸多禅人往来造访、结庐,九峰寺因之声名远播,成为现今世界唯一尼众祖庭。

  前往九峰寺探幽寻古,是我多年的愿望。从万载县城出发,至上高县墨山镇,只需半小时车程,可我一直未曾成行。

  有一段时间,我心中苦闷、情绪低落,好友小彭、小曾邀我驱车前往九峰山。

  九峰山是末山东北面的一段,由香炉、天竺、芙蓉、云末等九座奇峰组成。在万载留有诸多题咏的宋代诗人蒋之奇把九峰山比作“九子芙蓉”。苏辙也在此留有诗篇。

  我们去游玩的当日,天气阴晴不定,既无法观赏到九峰山“岗辉霞映、石紫水碧”的奇景,也无法领略它秀出天河、媲美九华的风采,但突兀的香炉峰还是特别抢眼,提醒着我们身在九峰怀抱。长望群山,丛林层层叠叠,羁云驻雨,难辨山之九峰。

  来到九峰寺前,拾级而上。寺仅一门,据说这是因为九峰寺曾为庵故。庵再煊赫,也要以独门示人以小。寺内护法韦陀法杵自横,表示本寺招待信客食宿一天。我记得杭州的法喜寺,韦陀法杵朝上,欢迎信客食宿三天。而灵隐寺的韦陀法杵则朝下,表示此寺不招待信客。

  因为了然禅师的盛名,也因为唯一尼众禅宗祖庭的盛誉,来九峰寺之前,我想象寺内甚多女尼,或往来忙碌,或安静打坐,或默诵经卷。其实不然,寺内静阒,少有尼众。

  突然,我看到山门内的石刻。这是著名的牧牛公案石刻。

  接触过佛教的人都知道,马祖道一、百丈怀海等大禅师都喜欢用“牧牛”比喻“治心”。或将牧童比作“人”,将牛比作“心”;或将牧童比作“心”,而将牛比作“性”,以十牛比作修心的十个阶段。

  《景德传灯录》记载,马祖问石巩:“汝在此何务?”答曰:“牧牛!”长庆懒安称自己在沩山三十多年不学沩山禅,但牧一头水牯。我想起网上流行的一个段子:忽然有种想去放牛的感觉,没有生活压力,没有江湖套路,没有爱恨情仇,我只关心我的牛还在不在,以我的智商,只能放一头牛,多了我也数不过来。它吃它的草,我弹我的琴,对牛弹琴。“牧牛公案”大概就是这个段子的滥觞吧。

  此刻石壁上的牧牛十图十颂,我们按顺序看过来,觉得自己似乎也在渐修,以至有那么一点点禅意了。

  正自默默,偶见一尼。缁衣素净,面容姣好。答所问,皆轻语,无烦难之色。于是,心下戚戚。如此年轻女子,出家为尼,是何身世?有何苦楚?或罹何大难?或佛心禅性,已然了悟?

  深山九峰寺,缁衣一领寒。我突然想起席慕容的《尘缘》。“不能像佛陀般静坐于莲花之上,我是凡人,我的生命便是这滚滚凡尘。”三十年前读过的诗,我至今能倒背如流,那是因为我也像诗中写的那样:“人世的一切我都希求,快乐啊,忧伤啊,是我的担子我都要承受。”是的,人生庸常,虽不争名利,却爱这红尘。希望红尘有我有你,有自己的一段传奇。

  我们在大雄宝殿盘桓良久,再绕到寺后。只见幽静林中三座舍利塔。最先看到的是九峰寺开山祖师普满禅师舍利塔,其次是大觉道虔禅师,第三座是了然禅师。塔身题字者是当代中国佛教界著名高僧、佛门领袖本焕长老和中国佛教协会前会长、靖安宝峰寺前方丈一诚大师。本焕长老于2012年4月2日在深圳弘法寺圆寂。长老的舍利为海内外近二十座千年古刹和皇家寺院永久安奉。2016年9月6日,九峰禅寺举办了隆重的恭迎本焕长老舍利永久供奉盛大法会。本焕长老舍利塔建在寺前西向的山头上,与报恩堂毗邻。

  我们仨在三座舍利塔前肃然起敬,依次礼拜。

  从林中寂然走出,我们沿山径东行,来到读经堂。

  读经堂以及旁边一些依山而建的小禅院极为清幽。木板铺就的小径,竹片围成小亭,自在安详。最有趣的莫过于三尊小和尚石像——“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佛门弟子比儒家弟子境界更高。“非礼勿视”,万一看到了,也熟视无睹;“非礼勿听”,万一听到了,也穿耳而过;“非礼勿言”,所有看到的、听到的,于我虚无,更无可言。

  我们几个不懂禅的俗人在“小和尚”前妄谈禅,并因此讲起了然禅师和灌溪志闲那段禅林佳话。

  《五灯会元》卷第四记载:高安大愚禅师法嗣末山尼了然禅师,因灌溪志闲和尚到,曰:“若相当即住,不然即推倒禅床。”便入堂内。师遣侍者问:“上座游山来?为佛法来?”溪曰:“为佛法来。”师乃升座。溪上参。师问:“上座今日离何处?”曰:“路口。”师曰:“何不盖却?”溪无对。始礼拜,问:“如何是末山?”师曰:“不露顶。”曰:“如何是末山主?”师曰:“非男女相。”溪乃喝曰:“何不变去!”师曰:“不是神,不是鬼,变个什么?”溪于是伏膺,作园头三载。

  了然果然了得!对于灌溪的一记记“重拳”,且看她如何接招。

  第一招,灌溪所谓“路口”,为九峰山下一个小村子,是当年万载方向信徒走近九峰寺的第一村,是实指,也可虚指,即“路口”多歧,禅意深奥,掂量了然斤两。了然却借谐音,以“露口”移花接木,偷换概念,“何不盖却”,多义双关。太极手法,化灌溪重拳于无形。

  第二招,灌溪问“如何是末山”,并非随意一问。了然不说此地绿林葱茏,群山如墨,亦为墨山。而再次巧用谐音,末山就是“没(mò)山”,水把山头淹没,所以“不露顶”,是为末山。出家之人,初期见山是山,渐修后见山不是山,最高境界见山还是山。灌溪也是有道之僧,当然自知此招又败。

  高手过招,纤毫见功力。灌溪第三招中大喝一声“何不变去”,以为此招致命,可以扳回前两局。哪知了然不再似前“百炼钢化为绕指柔”,而是出言犀利,机辩不穷。在俗人眼中,了然是个比丘尼,属女相。了然却说自己“非男非女相”,言外之意,对方佛法根底浅,以男相女相区分末山主人。灌溪一句“何不变去”,了然重拳反击:“不是神,不是鬼,变个什么?”世界本无,哪来“变去”?世界本无,“变去”何为?

  禅意处处机锋。灌溪三招后伏膺,不仅不敢推倒了然的禅床,还自愿在九峰山下种菜三年。而我们也因此知道了“末山”地名的来历。墨山,因山黛绿俗作墨;末山,因了然心中无山而言末。末者,赣西方言“公式”谐音也。

  因为《五灯会元》这段禅林故事,我们谈起《红楼梦》第22回“听曲文宝玉悟禅机”。宝玉写偈语“你证我证,心证意证,是无有证,斯可云证。无可云证,是立足境”,黛玉批他未悟,续上“无立足境,是方干净”。宝钗则用南宗六祖惠能与神秀的那段公案,引导宝玉莫去参禅。宝玉不得不说“谁又参禅,不过一时顽话罢了”。

  小彭慨然叹道:“是呀,今日九峰寺一游,收获佛法知识一筐。但是,我们凡夫俗子,根底浅,尘缘深,我们莫去参禅。”

  “禅难悟,难悟禅。我们都无法超凡脱世。”小曾幽幽轻语。 “是的,我们无法做到万事皆空,但我们于事于物于情看淡一些,便不枉此行了。”我淡然以对。

  在九峰寺后空旷山林中,我们低徊。突然间,仿佛有一阙歌,耳旁暗飘过:“自在花开花又落,不管沧桑如何,只任风吹过……” (李会锋)

编辑:谢美芳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宜春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宜春新闻网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宜春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宜春日报、赣西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本网独家使用,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许可,不得从本网转载使用,违者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