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宜春>>鸟瞰宜春



学习强国:江西上高:寻访新界埠老屋

WWW.NEWSYC.COM 【进入论坛
发布时间:2020-05-20  来源: 江西学习平台

  一个秋日,我和文友走进离江西省宜春市上高县城近二十公里远的新界埠镇。沐浴着秋日阳光,我们走村串户,寻访老屋。新界埠的老屋古朴自然,零星地散落在村庄里。老屋的门通常是敞开的,基本无人居住。

  迈进门槛,触摸着斑驳的雕花窗棂,有一种岁月的沧桑和质感。室内的陈设尽管蒙着灰尘,甚至长着绿苔,却散发着一种淡淡的乡愁,让人倍感亲切。

  清代大户人家

  走进该镇桐山村,一幢恢弘大气的百年老屋吸引了我们的目光。老屋建于清朝,是村里保存最为完好的一处古屋,主人陈卿云曾是京城的二品官员。房屋是典型的江南民居特色,屋顶的瓦檐两端有造型独特的翘角,室内多为木质构造,中为厅堂,两侧为室,厅堂前方有天井。房屋内处处精雕细琢,连天井四周也雕刻着精美的图案,足见主人家的富足和高品位,也彰显了民间雕刻艺术的精湛。

  抬头看厅堂的上方,有一层小阁楼,几扇雕花小门敞开着。同行的胡琳好奇地问:“那是不是小姐的闺房?”这位美女词作家显然不是农村长大的。

  以我的经验判断,那是农家贮存食物的地方。过去,在农村,家家户户的房屋大厅上方都有一层阁楼用于存放谷米、种子或花生、红薯之类的食物,通风、干燥、易于保存,但像这么精致、考究的阁楼我还是头一回见。

  这阁楼,勾起了我的童年回忆。在物资匮乏的上世纪七十年代,每到年底,农家户户都会做麻糖、炒红薯片、花生等年货,母亲通常把它们藏在阁楼上。二哥嘴馋,常唆使我在下面扶梯子,助他爬上阁楼,偷母亲深藏的麻糖、花生。下来后,兄妹俩悄悄分享。那个时候的麻糖、花生,对于少有零食吃的孩子来说就是人间美味。只是一来二去,年还没过,罐子里的麻糖和花生已所剩无几。

  屋内最具文化气息的是两根刻有对联的圆柱子,对联的字体为楷书,落款是郑秉恬。文友们大为惊叹,这可是清代著名的大书法家啊,也是上高人呢!这一对柱子彰显着房屋主人的文化底蕴。

  屋子的角落里陈设着水车、打谷机、风谷车等传统农具,这些农具早已被时代所抛弃,蒙着一层厚厚的灰尘,却给人以久违的亲切感。

  南宋牌楼

  历史最久的要数该镇城陂村土桥自然村的一个牌楼,从堆峰村驱车过去,有好长一段路程。

  朱红色的牌楼飞檐翘角,上面刻着“衮秀坊”字样,两边刻着对联“东齐贤相第,南宋直臣家。”对联的意思大致是说从春秋战国时期的齐国名相(晏子),到南宋时期敢于直言的谏诤之臣。据说这一牌楼建于南宋时期,距今已有八百多年的历史。

  当年两个晏姓兄弟外出经商,在四川宜宾一带落户,后来其中一人的儿子做了大官,回来建了这座牌楼及后面的祠堂,以感恩家乡父老。牌楼的历史太过悠久,当地人了解甚少。随着族谱的灰飞烟灭,很多往事都成了谜,无从详细追溯,不免令人遗憾。当地参与修缮祠堂的村民说,他的祖爷爷曾与在四川落户的晏家兄弟有过来往,他乘船去四川做过一回客。此后,再无往来,只留下这个牌楼作为纪念。

  所幸,牌楼一直保存了下来,祠堂也成为村民主要聚集场所。村里每逢有什么要事商议或宣布,都会聚集于此。谁家有什么大喜事,都会在此摆上宴席,叩拜祖先之后,欢天喜地热闹一场。每逢过年,忙碌了一年的村民,悠闲地在此烧起炭火,外出工作的亲人像候鸟一样回乡,大家围炉谈笑,闲话家常,畅想未来。

  祠堂里有一面大鼓,男人们奋力击鼓,迎春接福,讨个来年好兆头。孩童们则四下撒欢,燃爆竹、放烟花、捉迷藏,开开心心,尽享快乐无忧的童年。牌楼仿佛老祖宗的化身,安详而坚定地矗立在村中,护卫着他的子孙后代。

  战地医院

  循着一方长满浮萍的池塘,我们来到堆峰村的战地医院旧址。说是医院,其实是一处简陋的民房,室内布局简单,大厅的两边是分隔而成的一个个小房间,想必这就是当年伤员住的病房。

  最为特别的是窗户,窗子比较小,为子弹头造型。从外观看来,与周围老屋最为明显的区别就在于此。这就是著名的“上高会战”的后方军事医院,院子里还保留着当年的破旧石臼。

  院所一片静寂,很难让人联想起抗战时期的滚滚硝烟。1941年春,“上高会战”打响,将士们在前方奋勇作战,击败了入侵的日寇,用血肉之躯为百姓构筑了一道安全屏障。可以想象,在这后方医院里,医护人员为舍生忘死、保家卫国的伤病员救死扶伤,是何等紧张而忙碌。时过境迁,战地医院早已归于平静,作为一种纪念,一种红色精神的传承,被列为国家级重点保护文物,代代相传。

  老屋就像一个世纪老人,布满皱纹的脸上写满了历史沧桑,真想坐下来,安静地倾听那些光阴的故事。

  秋日阳光下,村边的稻田散发着浓郁的稻香,微风吹来,让人有些陶醉。远处的收割机正在田间忙碌,白色的机器在金黄的稻谷中穿行,划出一道亮丽的风景,给村庄带来一股现代气息。改革开放后,农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过去的那些人、那些事就像陈年老酒,尘封在人们的心里,在这片平静、安宁的土地上。

  新界埠老屋,就像一坛陈年老酒,散发岁月的芬芳,让身处繁华红尘中的人们记起回乡的路。

编辑:谢美芳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宜春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宜春新闻网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宜春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宜春日报、赣西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本网独家使用,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许可,不得从本网转载使用,违者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