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宜春>>鸟瞰宜春



新华网:江西铜鼓一明星企业家涉非法集资 登记债务约7亿

WWW.NEWSYC.COM 【进入论坛
发布时间:2014-08-28  来源: 新华网

  江西省铜鼓县人口14万,是个宁静而悠闲的小城。近期一起民间借贷事件在这个安静的小县城炸开了锅。几百人曾经的高息生财梦,如今却连本金都难保。记者赴铜鼓县调查发现,此巨额民间借贷涉及我省(江西)铜鼓、宜丰、修水、上高等县及湖南的个别县,据称,截至去年底,登记的债务约有7亿元左右。为妥善处置此事,企业负责人郑向生现已被控制,铜鼓县公安部门正全面登记借贷双方的债权债务,进行清算以偿债。

郑向生所投资的住宅项目已停工

将于本月29日招租竞标的青松宾馆

  多种光环下的明星企业家

  在铜鼓,郑向生可谓家喻户晓。他出生于贫苦农家,4岁丧母,11岁辍学,从此开始了艰辛的劳作、创业生涯。1988年,郑向生向亲戚借了 800元钱,在村里开了一家杂货店,5年的经营,让他赚得几万元。1995年,郑向生担任该县永宁镇建筑工程公司经理,经过一番努力,将这家一年只发3个月工资,各种欠款达5万多元的企业带上了良好的发展轨道。2003年,郑向生用通过多方筹得的800多万元建立了4000多平方米的青松宾馆。2006年,郑向生再次投资2000多万元,将青松宾馆扩建成铜鼓县第一家三星级宾馆,每年都是全县服务业的纳税大户。

  郑向生创业过程中,同时担任企业老总和村党支部书记。收获成功的同时,也赢得了不少荣誉。其先后被评为“全省优秀共产党员”、“全省劳动模范”、宜春市“十大创业先锋”、“十佳宜春人”。2011年4月,郑向生荣登“中国好人”榜,被评为“诚实守信好人”。2013年,郑向生先后荣获“宜春市道德模范”、“江西省道德模范”、“全国道德模范”候选人。

  事发后还有人借出500万元

  江西青松贸易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郑向生,是此次数亿元民间融资事件的主角,他是该县知名企业家。他创立了铜鼓县首家三星级宾馆青松宾馆,在县城有一个在建住宅开发项目,在宜丰有一家矿泉水厂,在湖南岳阳华容县还有一家五星级酒店在建。

  铜鼓县城居民王起元(化名)2013年5月借给郑向生50万元,月息3分,半年付息一次。出于对郑向生的信任,一直没有提取过利息。今年5月初,王起元欲在县城购房,想本息全部提取。得到的回复是:“暂时没有钱支付,再等一段时间。”

  随后,不断有人向郑向生提出支取本钱和利息,可大多数人都得到“暂无钱还”的回复。很快,郑向生无力支付本息的情况在其借款人中传开,部分借款人向铜鼓县公安局报案,并找政府部门处理此事。8月11日,在铜鼓县政府大楼门口,一借款人称,他与郑向生比较熟悉,共借了6.5万元,5万元原本是存在银行以备养老的钱,另外的1.5万元是老伴多年捡废品攒下来的。借款之初没要更高的利息,郑向生答应给2分的息。

  郑向生借的钱几万元、几十万元、几百万元,乃至上千万元不等。铜鼓县城做建材生意的黄某,与郑向生认识有20多年,可以说双方一起在县城创业,相互支持。至今年5月,黄某供应给郑向生建材的货款,加上借款,金额达到1500万元左右,还介绍亲朋借了几百万元给郑向生。“更倒霉的是,今年事发后的5月下旬,上高一做空调生意的老板还借给郑向生500万元。”黄某称。

  事实上6月后,仍有少数人借钱给郑向生。今年7月,鉴于郑向生民间融资的数额巨大,又不能及时支付本息,铜鼓县公安部门对其进行控制。

  早年借钱签协议 如今借钱打白条

  青松宾馆一名管理人员告诉记者,郑向生早年借钱创业过程中,借款形式比较规范,有正式的借款协议,一式两份,月息基本在2分以内,一般都能及时偿还。到2010年,所欠款差不多还清,旗下资产处于良性运转状态。在2011年后的扩张中,资金需求量大,银行贷的不够,就向民间借贷。民间融资成本高,月息2分多、3分、4分,乃至更高,借款协议也变成了简单的条子。具体借了多少钱,估计郑向生本人都不是很清楚。据悉,不少人赚了钱,两三年时间本金翻倍。于是,有人除了借出自己的钱,还向亲朋借钱,甚至从银行贷款,转借给郑向生,从中赚取差价。

  有人贷款280万元转借给郑向生

  在铜鼓县城,郑向生还投资了一栋20多层的住宅项目,如今已快收尾。但5月后,基本处于停工状态,需追加两三千万元才能交付。

  铜鼓县城居民林女士2012年买了这栋楼9层的一套住宅,交了8万元预付款,另借了30万元给郑向生,3分的息,三年后还。事发后,林女士想把借出的30万元转为房款,可是,郑向生已被控制,无法联系。更让人担心的是,若借出的30万元不能转为房款,资产清理时只能拿到很少的钱,那就亏大了。林女士现在饭吃不香,觉睡不好,人变得十分憔悴。

  对于普通工薪阶层,30万元不是小数,自然难以接受。而借出上千万元的人,压力则更大。记者采访中了解到,宜丰县一个老板本人拿出1000万元,还向亲朋借了900万元,共1900万元全借给郑向生,至今本息近4000万元。事发后,该借款人哀求郑向生先还900万元,解决亲朋的借款问题,自己1000万元暂时不还都不要紧,因为亲朋几十人向其下跪要求还钱。当得到没钱还的回复后,宜丰的这名借款人因压力过大而住进了医院。

  另有铜鼓县城的一家企业负责人,将自己的资产抵押,从银行贷了280万元转借给郑向生,如今也遭遇本息还不了的境况,自己还得苦苦支撑银行的利息。

  扩张遭遇银行停贷引发资金链断裂

  据知情人士介绍,郑向生原来比较讲信誉,以往的借款做到有借有还,得到了生意场上同仁及铜鼓县城居民的信任,大家才放心借钱给他。据称,郑向生借贷面临崩盘,主要缘于湖南的业务扩张。在岳阳华容县开发的五星级酒店,在建期间华容县放贷给郑向生的一名副行长出事,银行贷款没跟上,于是转向民间借贷,加上之前已积累的借款,本息一起积累了庞大的数额。到今年5月,后续资金不足,出现资金链断裂。

  在湖南岳阳投资3亿多元的酒店没开业,铜鼓的青松宾馆基本处于停业状态,没有了收入来源,利息却在与日俱增。

  已有340余人登记借款

  郑向生被控制后,其名下资产由该县公检法部门临时组成专案组接管。8月23日,在青松宾馆门口,贴了两份公告:青松宾馆整体面向社会公开招租竞标,底价每年40万元,维系其正常运营;对江西青松贸易有限公司重整,7月31日起指定江西天华会计师事务所接任该公司的管理人,在今年11月6日前,对此公司的债权债务进行登记。

  郑向生欠了多少钱?至8月23日上午,在青松宾馆三楼的登记办公室,记者看到,已登记340余人。340余人登记了多少借款,江西天华会计师事务所表示不方便透露。

  “在省内铜鼓、宜丰、修水、上高等县借款有五六亿元,湖南有两三亿元。”一名与郑向生生意场上往来密切的伙伴称。 据青松宾馆一名管理人员介绍,截至去年底,登记的债务约有7亿元左右。

  郑向生数额如此大的欠款,相当于铜鼓县去年四分之一的GDP,超过去年的财政总收入(2013年铜鼓财政总收入6.2亿元)。铜鼓县人民法院有关人士称,从目前的处置程序看,先登记郑向生的债务并清算其资产,从而掌握比较具体的情况。债务方面,将对其资产进行盘活或拍卖,先解决员工工资、供应商货款、银行贷款,然后将剩余的钱偿还借款人。初步判断,郑向生已资不抵债,偿还本金都很难,别说利息。对此,将对郑向生的高息借款进行本息剥离,最后按一定比例,支付借款人的本钱。

  事实上,郑向生所面临的不仅有民事责任,还有刑事责任。青松宾馆在整体面向社会公开招标竞拍公告中说明:“宾馆竞拍的租金,实行半年一付,交付给郑向生非法集资案处置专案组。”这意味着,郑向生已涉嫌非法集资。

  资产处理遭遇跨省调解难

  参与处理郑向生案件的一名法院工作人员称,郑向生从江西省内借的钱,大多数投向了湖南岳阳的项目。而在铜鼓的重要资产青松宾馆已抵押,向银行贷了3300万元。目前,岳阳也在对郑向生开发的酒店进行处置,优先保障在湖南借款人的权益。因此,需进一步与华容县沟通,利益最大化地处置郑向生华容县酒店资产,能更多地分流资金到铜鼓,减少江西省内借款人的损失。不过,在调解过程中,面临的难度不小。

  ■信息日报记者秦谦、实习生郭倩 文/图

编辑:谢芳芳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宜春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宜春新闻网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宜春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宜春日报、赣西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本网独家使用,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许可,不得从本网转载使用,违者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 qq签名经典语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