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宜春>>文化



99年过去了,那片映山红还在吗?

WWW.NEWSYC.COM 【进入论坛
发布时间:2020-07-01  来源: 宜春新闻网

  假如我还能生存

  那我生存一天就要为中国呼喊一天

  假如我不能生存——死了

  我流血的地方 或者我瘗骨的地方

  或许会长出一朵可爱的花来

  这朵花你们就看作是我的精诚的寄托吧

  亲爱的朋友们 不要悲观 不要畏馁

  要奋斗 要持久的艰苦的奋斗

  把各人所有的智慧才能

  都提供于民族的拯救吧

                                        ——方志敏《可爱的中国》

  太阳岭是宜春市铜鼓县的最高峰

  是整个城市最早沐浴晨光的地方

  在太阳岭的最高处

  其它花草都无法生长

  只有坚韧的映山红扎根在这里

  随风摇曳~

  “烈火重生别样红”,这片映山红,见证了中国共产党九十九年峥嵘岁月,也见证了五代中国共产党人抛头颅、洒热血、为国牺牲、为民奉献的崇高革命理想和动人情怀。

  01.太阳岭上的那个少年

  “望帝千年魄,春山几度风。声声向谁白,岁岁作花红。”

  1921年春天,铜鼓县城奎光书院,一位16岁的少年远眺层峦,极目所至的最高峰便是太阳岭。

  这位满怀激情和理想的少年就是陈逸群,六年后,他被方志敏同志任命为国民党铜鼓县党部常务委员,后当选为第一任中共铜鼓县委书记。在他的影响下,18000多名铜鼓儿女为革命抛洒热血,他牺牲时,年仅24岁。

  1921年秋,陈逸群奔赴南昌,进入江西省立第一师范学习,在这里,他认识了方志敏、冯任、赵醒侬等同志。1925年,陈逸群加入中国共产党,与陈葆元等人一道创建了中国共产党在铜鼓的第一个党支部。1926年学成毕业,陈逸群接受组织安排,回到家乡继续开展革命活动。在陈逸群的影响下,铜鼓越来越多仁人志士加入革命队伍。

  1926年,陈逸群率队与北伐军协同作战,他带领工农群众积极配合北伐军,击溃盘踞铜鼓的军阀杨镇东混成旅。他志同道合的爱人周棠卿,配合他一起投入革命,一同创办了民众夜校、妇女识字班等教育机构。

  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发动反革命政变,各地革命形势急转直下。陈逸群与郑怀凯等人迅速成立铜鼓县总工会,筹办学校、工厂、工农银行,发展工农运动。在“白色恐怖”下秘密开展活动、救援被国民党抓捕的共产党员。

  同年8月1日,震古烁今的南昌起义打响,11月底,陈逸群秘密召开中共铜鼓县委扩大会议。散会后,陈逸群回家探亲被反动武装察觉,11月30日凌晨,陈逸群被围捕于家中。

  12月8日,陈逸群被押送到南昌监狱。1928年4月30日下午,南昌德胜门外,一声罪恶的枪响后,陈逸群倒在血泊之中。

  同监难友辗转传出了陈逸群藏在枕头里的两份遗书。

  第一封遗书是写给革命的同志:“同志们!我死诚不足惜,唯望凡我同志,一心一德,群策群力,在革命战线上完成我未竟之业。切勿观望徘徊,犹豫不决;要在困难创痛中找出路,求光明,最后胜利定属于我们!如此而后,则我虽死犹生也,今当诀别之际,谨以至诚之谊,敬祝你们健康!努力!”

  另一封则是写给爱人周棠卿,还有他未曾好好抱过的1岁女儿——陈巧莲。遗书的最后两句这样写道:“纸短情长,不尽如缕。心胆碎裂,余不多言……”但身在狱中的陈逸群却不知道,他含泪写下的遗书却永远也无法送达,因为那无数次出现在他梦里的人,已先他一步溘然离世。

  在陈逸群被押往南昌后,他和周棠卿唯一的小女儿陈巧莲不幸夭折,万念俱灰的周棠卿吞食火柴、自尽身亡,她选择了另一种方式去和她的丈夫、孩子相聚。

  行刑前,一缕阳光照向陈逸群,他仿佛又看到了太阳岭上的那片映山红,漫山遍野红艳艳。在阳光下翩然起舞的除了映山红,还有一位美丽的少女,她用清澈的眼眸凝望着她的爱人,永远停留在最美的年华。

  02.血洒五里山路

  “啼后血流成底事,只应都作映山红。”

  秋收起义之后,陈逸群之弟陈彰伦受到哥哥和嫂子的共产主义思想熏陶,也走上了革命道路。他告别家乡,跟随红五军前往宜春市万载县,在这里,他认识了第五区暴动委员会主任、中共五区区委书记杨振东。

  杨振东的鲜血,洒在了万载县与铜鼓县交界的五里山路上,洒在了太阳岭的那片映山红花海里。

  杨振东自幼家境贫寒,从祖辈开始便饱受国民党反动派黑暗统治,迫切渴望过上丰衣足食的好日子。1927年,秋收起义打响,24岁的杨振东受到影响与号召,开始参与革命活动。

  1929 年春,杨振东加入中国共产党,不久,被选为党支部书记。这一时期,革命志士与反动武装势力的斗争越来越激烈。杨振东数次被反动武装力量围剿,又数次艰难脱险,在斗争中积累了丰富的反围剿经验。1930年3月,杨振东当选为万载县五区暴动委员会主任、中共第五区区委书记。

  1930年4月21日,杨振东率领游击队和万载县红五大队攻打三兴靖卫团,在获得初步胜利时,他突然被敌人击中,子弹从肛门旁穿过,拉开一道大口子,鲜血直流。为稳住战士们的士气,他强忍剧痛,以超乎想象的毅力坚持指挥至战斗结束。归途中,同行的战友发现他的鲜血已经浸湿了衣裤、伤势危急。他拒绝了战友们用担架抬他前行的要求,“大家都很累,还是让我自己走吧!”他强忍着剧痛,走了5里多山路,带领大家摆脱追击,脱离危险。最终,由于流血过多,壮烈牺牲。

  杨振东洒血走过的那5里山路,位于万载县与铜鼓县的交界处,山的这面叫仙姑栋,山的那面叫太阳岭。那时,正值映山红满山绽放。拖着带血的身躯,看着眼前的映山红花海,年仅26岁的杨振东留下了最后的遗言。

  “如果我回不去了,记得给珍儿带点红糖发糕回去,她馋了好久,我总是不记得……”那年,杨振东唯一的女儿杨啟珍刚满两岁,正是牙牙学语的年纪。

  1932年5月,经中共万载县委、县苏维埃政府决定,为纪念杨振东烈士,将万五区更名为振东区。

  年年春风绿山岗,革命鲜花代代红。冬去春来,太阳岭上的映山红总是如约而至,争相怒放。

  03.星火一路传燃

  “杜鹃口血能多少?恐是征人血染成。”

  在笔墨山水之中、山石嶙峋之间,星星点点的红迸发出勃勃生机。待到山间四月,那漫山的红还将开得更盛。

  霹雳一声惊雷,星火一路传燃。“铜鼓人民在革命战争中付出的巨大牺牲,是永远不能忘记的。每一次到铜鼓,我都会去烈士纪念馆瞻仰革命先烈。今天的美好幸福生活来之不易,是靠他们的鲜血和生命换来的。”

  出生于黑龙江哈尔滨市巴彦县的王文范,1949年从东北随军南下到宜春,先后担任新余县委副书记、高安县委书记、宜春地委组织部部长、宜春地区行署副专员等领导职务,亲身经历宜春70年来的沧海桑田,见证了宜春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从贫瘠走向富庶,从落后走向繁荣。

  对于秋收起义的策源地和主要爆发地——铜鼓,王文范始终充满了崇敬之情。几十年来,铜鼓人民淳朴、勇敢、无怨无悔的精神面貌也深深地影响着他。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担当。“我们这一代共产党员,也要为这片前辈鲜血染红的热土奉献自己的力量。”王文范说。

  上世纪80年代,经过前期充分调研考察、听取意见建议,王文范想方设法,终于筹集到铜鼓县大塅水库建设的资金,铜鼓人民对“风调雨顺”的期盼得以如愿。

  “劳动是我的本色。”当时已50多岁的王文范不甘人后,撸起袖子、扬起铁锹,与年轻人一样,参加到热火朝天的水库修建工作中。

  在王老的记忆中,5月的大塅村惠风和煦,在水库建设工地,工人忙碌不停,反复勘测、选点、挖方、运土,广大党员、职工干部和群众干得热火朝天、挥汗如雨。孩子们在一旁打闹玩耍,玩累了,就掐一束映山红当作零食。

  “我也吃过映山红。”耄耋之年的王老忆起当年,笑起来如孩童一般,“采一朵映山红,去掉花蕊,咬上一口,那酸甜的滋味便溢满了全身,唇齿间都是春天的味道。”

  (王文范参加江西宜春建党三十周年活动)

  岁月变迁,曾经稚嫩的孩童、青涩的少年们,已奋斗在国家建设的各个岗位上,而那份酸与甜也不断增添新的感觉,在一位又一位建设者的心中回荡。

  04.一片“初心”染芳丛

  “从来只说映山红,幻出铅华夺化工。莫是杜鹃飞不到,故无啼血染芳丛。”

  三十年前,退伍转业的他是铜鼓县高桥乡林业站的一名站长,面对着远山偏野,守护着满山葱翠;

  二十年前,下海经商的他,从小小业务员变身为深圳一家复读机厂的“老板”,产品销往大江南北;

  十年前,历经公司倒闭“一键清零”的他,再次从零开始创业,终成就如今位列“江西省百强民营企业”的江西丰润建设工程有限公司。

  如今的他拥有很多称谓:铜鼓县人大代表、建筑行业协会副会长、高级工程师、董事长……而他最喜欢的称谓,便是“党支部书记——陈建雄”。

  1990年,陈建雄退伍转业,被分配在铜鼓县高桥乡林业站。一年后,他当上了林业站站长。在担任站长的5年时间,他的辖区未发生一起滥砍滥伐事件,站所连年获得县里、市里的先进。

  在林场,那满山葱绿间的映山红开得红艳,可山里老表们的饭桌上却依旧难见“酒绿肉红”,感觉在这大山之间好像还缺少点什么,此时,他已成为一名共产党员。

  当下海创业风起时,陈建雄提交了辞职报告。“想趁还年轻出去看看,为自己也为别人闯一条路!”陈建雄义无反顾背上行囊,坐上了前往深圳的火车。

  梦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历经一个月容身无门的煎熬,陈建雄凭着在山林里开车时练就的驾驶技术,到一家日资企业当起了司机。

  “这么专业的书你看得懂吗?”接送完客户,陈建雄总是捧着一本《集成电路详解》慢慢研究,这家日企主要生产随身听Walkman的机芯,他心想既然待在公司,那就要对公司的产品有所了解。这天老板从他身边经过,看到专注学习的他,笑着想考考他。

  第二天,陈建雄成为了公司的销售,还给他配了个BP机。从那天起,从大小梅沙到荔枝公园,从中英街到华强北,总能看到他骑自行车的身影。不到两年,陈建雄成为这家日企1999年的销售冠军,并且在深圳买了房买了车,这一年深圳华强北最高楼赛格大厦竣工落成,陈建雄望着高高的大楼,心中想起当年来到深圳的“初心”。

  不久,陈建雄自己的复读机厂正式开工,由于懂技术肯钻研,还有之前任职日企的核心零部件供应,工厂生产的复读机卖到了大江南北。1999—2002三年间,工厂每年销售收入都在2亿元左右。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2003年因核心零部件断供,加上“非典”疫情期间客户拖欠上千万货款,复读机厂举步维艰,同年工厂倒闭。

  4年辛苦创业好似一场梦,所有积蓄“一键清零”。

  不服输!跌倒了再爬起来!

  做销售、跑工程、集人脉,陈建雄再次从零做起,垒起创业新地基。2012年5月,江西丰润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成立,这个拥有一级建造师 38人、二级建造师 61 人、助理工程师 200 余人的集团公司,总部设在铜鼓县。

  2014年,丰润成功升级为国家一级建筑企业。2012—2018年,丰润累计为铜鼓上缴税收近5000万元,2019年荣获江西省百强民营企业第54位,宜春市第5位,为铜鼓企业纳税榜榜首。

  今年33岁的陈宇是铜鼓县三都镇人,7年前加盟丰润建设公司。“小时候记得家乡的映山红很漂亮,现在我们把家乡建设得更漂亮!”陈宇说,“公司不仅为铜鼓解决了大量贫困户就业,还积极参与秀美乡村建设,资助铜鼓籍贫困大学生,疫情期间向铜鼓县人民医院捐款30万元……”

  却顾所来径,苍苍横翠微。

  如今,带领乡亲们过上更好生活的“初心”,终于成为现实,陈建雄依然在这条路上奋斗着、拼搏着、贡献着自己的全部力量。

  05.“一路山花不负侬”

  “何须名苑看春风,一路山花不负侬。日日锦江呈锦檨,清溪倒照映山红。”

  斗转星移,白云苍狗。当年王文范参与修建的铜鼓县大塅水库早已变了模样,如今已经是一座覆盖防洪、发电、灌溉、养殖的多功能型水库。在大塅水库东面,是地处深山的大塅村,这里,正在进行着一场脱贫攻坚战,而挑起重任、领路向前的,是新一代的共产党人。

  黄璐,便是这样的共产党人。

  长发飘飘,笑靥如花,年轻妈妈黄璐,却不似外表看起来那般柔弱。从2017年担任大塅村第一书记,到2020年任大塅村村支部书记兼第一书记,几年来,黄璐扎根大山,在脱贫攻坚这条新时代长征路上,披荆斩棘,开路而上。

  ——贫困户心中,她是点燃希望的引路人。“黄书记不仅安排我到扶贫车间上班,还借钱给我两个孩子交学费,辅导他们写作业,连续两年为我争取困难补助,是她让我重新看到了生活的希望。”贫困户王全会对黄璐充满了感激。

  ——村民们心中,她是愈开愈艳的映山红。带动贫困户种植西瓜、水稻、油菜,养殖鸡、鸭、牛;为村里积极跑项争资,推动村集体经济项目建设;定期走访贫困户,线上“带货”,及时为贫困户推销农产品……黄璐的努力,让小山村开启了脱贫致富的新篇章。

  ——在自己心中,她是承载期望、沿着先辈足迹前行的奋斗者。黄璐明白,是村民们的期待,浇灌着她这朵花盛开。2019年,黄璐在驾车回县城的高速路段上发生车祸,在医院休养期间,村民们自发赶70多里山路来看望她,有的贫困户还来了两次,只为给她送一口最新鲜的梨瓜。

  曾经在纪念馆做了十年讲解员的黄璐,在生死瞬间想起自己最喜欢的一句话:

  “假如我不能生存——死了,我流血的地方,或者我瘗骨的地方,或许会长出一朵可爱的花来,这朵花你们就看作是我的精诚的寄托吧!”

  这是方志敏同志在《可爱的中国》里的一句话。成为一朵可爱的花,永远留在村民们心中,这便是黄璐之所求。

  大塅村建档立卡贫困户77户,有222人。在大塅村每一位党员干部的努力下,今年全村最后4户贫困户也将实现脱贫。

  99年前,陈逸群把革命进步思想带到了铜鼓,在太阳岭的映山红花海中,陈逸群向人们描绘着未来:幸福安康的生活,繁荣强大的中国!

  99年后,就在这片映山红注视之下,经过一代代共产党员的艰苦奋斗,村民们过上了幸福生活。5代党员穿越99年,黄璐想告诉陈逸群:“这盛世如你所愿。”

  黄璐的儿子黄天宇是学校的优秀少先队员,每次听他母亲哼这首山歌时,他也会跟着一起轻轻吟唱:“血洒红旗哟旗更红,高举红旗哟朝前迈,革命鲜花哟代代红!”

  也许在他的心中,早已种下了新一代的映山红小苗,等待着迎风绽放。

  (宜春市全媒体中心焦静 刘珅 余世杰 周碧娇/文 李文志 余远明 邹柯伟 袁翘楚/视频)

编辑:谢美芳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宜春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宜春新闻网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宜春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宜春日报、赣西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本网独家使用,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许可,不得从本网转载使用,违者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