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宜春>>文化



渥江随笔

WWW.NEWSYC.COM 【进入论坛
发布时间:2020-03-30  来源: 宜春新闻网

  (一)

  一晃,时间又过去了一年。客居渥江已经七个年头了……

  恍然间,再看小镇渥江,多了些许陌生的人、陌生的风景、陌生的情愫。

  晨雾拂面、晚霞泊舟、涟漪层叠、白鹭盘旋的盛景,化作一掬甘甜的河水,慰藉心灵。

  惊觉,被年轮之轴无情碾压的那些欢喜的、忧愁的日子,终为春之飞花、秋之落叶,追风随雨去了。

  终于,从一抹小小的幼芽,长成一片片的叶。

  终于,从一片苍翠的叶,老成一道沧桑的目光。

  我独坐光阴这头,遥看光阴那头曾经的、未来的我。

  曾经,撩动心房雪崩的是渥江水。而今,乱我心者依旧是门前流水。

  深冬时节,静水深流。河上未见风餐露宿的渔夫,河岸没有袅娜娉婷的炊烟,沿河的萧瑟入眼来,一枝散漫的芦苇、几朵倔强的野花,唱和一座小镇的冬天。

  寻河上之月不遇,码头古渡不遇,那掩映杂草荆棘中的岁月,立草木为碑,祭奠一座被乡愁浸润透了的小镇。

  未来,也许某一天,你,或者我,煮一壶茶,约一二旧友,闲谈渥江往事。

  终于,在一行行简历中,添加了旧年。

  终于,在迎来送往中,少了脉脉流水。

  渥江之水,终归东流。

  (二)

  新年伊始,也曾思虑,填词读书。惟有兴雅,此心方安。

  岁末之际,送别故人,遗憾有余。见又未见,后会无期。

  人生无常,而轮回有常。世间功名,皆薄纸一张、尘埃几许。

  我以为,这七年的朝夕相处,渥江与我已是合不可分。看过她龙舟竞渡的喧闹,那一日的欢乐,烙在了心上;也看过她洪水肆虐的忧伤,那几日的彷徨,记在了眉头;还看过她屋檐滴水的平静,年华里的迷茫,扛在了肩头。

  “渥江!你眼里的渥江是何模样?”一天,我执意追问离开了小镇的人们。

  “她很好!好在水的灵性滋养不浓不淡的乡愁、不深不浅的记忆,饮之甘甜,思之不舍。只不过,离开久了,就轻易地忘了渥江上的龙舟、石背的欢歌,上石、信和的幼苗,信南、湾田沪昆高速上的汽车喇叭声。”

  ……

  谁在渥江看渥江?谁离开了渥江想渥江?

  姑且让自己在一河云烟、满船星辉中沉沦。

  (三)

  萧萧黄叶,西风寒凉。

  春节临近时,小镇渥江,让谁往回家的路上赶?

  未敢问,在外漂泊的游子何时归故乡?

  未曾问,冬日里水雾弥漫的渥江,满载的是悠悠岁月,还是乏味过往?

  该如何告诉人们,我在等一场辞旧迎新的雪?她,长袖善舞,在渥江上一展烟雨江南的妩媚。

  “雪来,雪来!”风里依稀听见有人在召唤。

  “万里归来颜愈少,微笑,笑时犹带岭梅香。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你说,渥江人家锅碗瓢盆发出的“砰砰啪啪”声最好听,袅娜炊烟最好看。

  我,沉默以对。浩浩荡荡的流水可知此中深意:有多少聚散轮回,就有多少背影渐行渐远。

  试图从一帘疏雨几缕水烟中,寻找那关于渥江剪不断理还乱的甜蜜乡愁。

  “渥江乡愁藏何处?”面对这略显急促的追问,我讪笑了之。“是啊,渥江可有乡愁?”我也在问自己。

  小镇渥江若有乡愁,乡愁何处?若无乡愁,又怎会沿河而下追水逐月,去找那一只,不,是一群被诗人郑谷赞誉过的鹧鸪。

  千年风韵犹染墨,鹧鸪诗外,谁道翩翩游子不归乡?

  渥江,谁的他乡?谁的故乡?(江琴浪)

编辑:袁芳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宜春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宜春新闻网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宜春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宜春日报、赣西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本网独家使用,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许可,不得从本网转载使用,违者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