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宜春>>文化



探访张勋庄园
李豫章

WWW.NEWSYC.COM 【进入论坛
发布时间:2019-11-12  来源: 宜春新闻网

张勋庄园一角

张勋庄园一角

偷得浮生一日闲,走进张勋庄园,去探寻张勋的故事。张勋庄园,位于奉新县赤田乡赤田村,占地面积约2万平方米。庄园山环水抱,建筑独特,规模庞大,气势雄伟。它是张勋发迹后,在家乡建设的一座私人庄园。庄园始建于1890年,竣工于1918年,前后历时29年,距今已逾百年。

张勋庄园是典型的封闭式砖木结构的古建筑群。一条窄窄的小巷通向大门,迎面是几棵枝繁叶茂的高大古树,起首是张氏家庙“聚贤堂”,房子墙面贴着褚红的瓷砖,朱红大门紧闭,门口有一标牌介绍:张勋庄园。

站在高处,放眼望去,庄园内十数幢古建筑坐北朝南,一字排开,气势恢宏。虽然历经百年风雨,业已破败不堪,但依然古貌犹存,其规模之大,超出你的想象。昆一公祠、资政第、建威第、观音阁、光禄大夫第、谦六书馆、当铺、膳房、牌坊等布局其中,错落有致。四周高大的围墙把庄园封闭起来,这样才得以留存百年。

走进庄园,但见满目残垣,遍地瓦砾,荒草及膝。沿小路向前走,昆一公祠、资政第已经修缮完毕,雄伟壮观,但大门紧闭,不得入内,甚为遗憾。观音阁早已倒塌,成为一片废墟,废墟上长满了杂草。在废墟旁立着一块字迹难以辨认的石碑。右侧的石基处,可见老旧的石柱墩和雕刻精美的石门梁。它的旁边就是张勋的住宅“光禄大夫第”。

“光禄大夫第”呈八字形的大门口,两根花岗岩石柱有联曰:“北门当锁匙,南岳会风云。”府第内,裸露的木头梁柱,刻下了风吹雨打的印记。经过岁月洗礼的板壁,上面绘就的图案依然清晰可见。屋檐下,吊挂着一丛丛野草随风摇摆,从屋檐上雕刻着的花卉禽兽图案中,依稀可见当年的繁华。屋前一小院,院墙上镶嵌着图纹精美的石窗,数片绿叶从窗棂探入院内,为萧飒的庭院增添了些许新意。庭院左右各有一圆形耳门,可通向谦六书馆和花园。

当铺、膳房、牌坊等建筑,也是破败不堪,满目疮痍。

曾经的豪门宅院、往日的雕梁画栋都被时间荒弃在残垣断壁里。听不到昔日车马往来的喧嚣,看不到当年衣锦还乡的荣耀,只见一头老牛在咀嚼着岁月,几条老狗在追逐着时光。整个庄园弥漫着阴森恐怖之气,无怪乎,《聊斋》的导演将此处作为第六集《莲香》的拍摄地。倘若不是青天白日,真担心残垣断壁的后面,会突然探出一双狐狸精的媚眼来。

走出庄园,站在村后高处的几棵古樟之下,举目远望,但见生机盎然的千年古树,与破败不堪的百年老宅,在金秋的阳光下形成鲜明对比。微风吹过,仿佛能听到风逝的脚步,感受过往的云烟。

张勋,字绍轩,1854年出生于奉新县赤田乡赤田村。在中国近代史上,他以导演为期十二天的清帝复辟而史载骂名;在历史教科书中,“张勋复辟”与“袁世凯复辟”是民国之初的两个重大历史事件。张勋给人的印象,是一个倒行逆施的跳梁小丑,上演了一场荒诞不经的历史闹剧。然而,当我们拂去岁月的尘埃,还原一个真实的张勋,你会发现,张勋还存在另外一面。

张勋出身寒微,年幼时父母双亡,26岁才从军,因作战勇敢屡获升迁。中法战争中,他立下过汗马功劳;中日甲午之战,也有十分勇敢的表现。因此被袁世凯招致麾下,成为骁勇善战的“五虎”之一。后来被派往紫禁城执掌御林,担任慈禧和光绪的御前护卫。其后出任江南提督,驻防南京。作为一介草根,从普通一兵成为一方重镇,张勋深知自己头上的顶戴花翎来之不易,因此对清廷自然是肝脑涂地、感恩不尽。张勋复辟,虽然是倒行逆施,但也体现了他的忠诚与气节。

作为一名旧时军人,张勋始终不忘“皇恩君宠”;作为一个农家子弟,同样不忘故土乡情。他发迹之后,曾给赤田村的邻里乡亲,每户奉送一座大瓦房,并广撒钱粮用于救助孤老鳏寡。民国时期北京的江西会馆、南昌会馆、奉新会馆都由他捐资兴建;在北京求学的江西籍学生,如方志敏、张国焘、许德珩,以及新中国成立后任江西省第一任省长的邵式平,都曾得到过他的资助。这体现了他的家乡情怀和故土情结。

1923年9月11日,张勋顶着他的那条花白长辫,在其天津公馆病逝,终年七十岁。张勋去世后,废帝溥仪赐其谥号“忠武”,并亲临天津致祭。政界名人和文化名流也纷纷致电哀挽,几乎都对其“孤忠”大加赞美。

江西护军使欧阳武这样评价“辫帅”:“戴发笑孤忠,无言不仇,无德不报;丹心照千古,其生也荣,其死也哀。”与张勋一同导演复辟、并称“左辅右弼”的康有为痛哭流涕:“精忠可格上苍,报韩虽不成天地皆震动;大星陨于昨夜,与君成永诀涕泗只滂沱。”

曾任民国总理的熊希龄和钱能训,对这位开历史倒车的“民国罪人”,也不吝溢美之词。熊的挽联是:“国无论君民,惟以忠心为大本;人何分新旧,不移宗旨是英雄。”钱的评价则更高:“千载凛然见生死,九庙于今有死臣。”著名爱国民主人士章士钊的挽联:”民主竟如何?世论渐回公已殁。斯人今宛在,党碑虽异我同悲。”表达其哀挽之情。

早在复辟平息之初,孙中山在致广西督军陆荣廷的电报中说:“清室逊位,本因时势。张勋强求复逆,亦属愚忠,叛国之罪当诛,恋主之情可悯。文对于真复辟者,虽以为敌,未尝不敬之也。”中山先生的评价,可谓一分为二,客观公允。能够赢得各方的赞誉,甚至对手和敌人的敬意,未尝不是一件荣光的事情。

张勋在老家建造的庄园,生前并没有回来住过。但死后魂归故里,灵柩几经周折,运回奉新老家安葬,葬于陶仙岭,距庄园数里之遥。灵柩运回途中,除南京没有停留外,沿途其余地方无数百姓自发迎送,特别是进入江西后。他的葬礼成为当年轰动一时的盛事。这充分说明了张勋在人们心中的地位。纵然史留骂名,公道自在人心。

徘徊在荒废的村落里,踩着残砖碎瓦,在历史和现实中穿行;行走在时光的皱褶里,仿佛置身于被历史遗忘的角落。这一切,不禁使人感慨:荣辱和成败,转瞬即成空。功过与是非,任由后人评。

编辑:谢美芳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宜春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宜春新闻网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宜春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宜春日报、赣西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本网独家使用,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许可,不得从本网转载使用,违者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