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宜春>>文化



虫 哩

WWW.NEWSYC.COM 【进入论坛
发布时间:2019-11-05  来源: 宜春新闻网

宜春人叫虫子为“虫哩”,许多虫子的叫法与教科书大相径庭。

记得读学前班时,语文老师拿出画着蜘蛛的卡片,点名一位正在打瞌睡的同学起来拼读。他迷迷糊糊站起来,脱口而出:“扒纱!”大家哄堂大笑,老师也笑了。江西的高安、峡江等县市也管蜘蛛叫“扒纱”。或许因为它经常扒在纱窗上找蚊蝇吃,也可能是老挂在网上的缘故——网不就是纱么?

有几种昆虫的称呼令人一头雾水。蜻蜓叫“帮奸”,听起来好像是一种助纣为虐的“坏虫子”。但蜻蜓其实是昆虫界的“职业捕快”,超大的复眼360°无死角,有着高超的飞行和悬停能力,能够在快速移动时捕食蚊、蝇等害虫。人们叫它“帮奸”估计是对它生活在水里的稚虫有所误解。螳螂则被称为“猴哩”,细长的前肢和灵巧的头部,神态确实有些像猴子。蚜虫叫“盐气”,这种虫子附在植物叶子上密密麻麻一大片,远远望去像一层盐卤。蚊子叫“暝虫”,不知是不是因为它喜欢在傍晚出来活动的缘故。

宜春人好把一些昆虫后缀“婆”或“婆子”,比如,蝈蝈叫“纺织婆”,蝴蝶叫“阳叶婆”,虱子叫“虱婆子”,蟑螂叫“擦婆子”,这有点歧视女性的味道。草里面有一种叫“麻鸡婆”的小虫子,咬人特别厉害。在草丛或稻田里行走时,突然感觉像针刺一样,那八九是被“麻鸡婆”叮了。被叮的地方好几天都会又痛又痒,严重的还会感染溃烂。经人指点,得知这种虫子叫蠓,个体很小,飞翔无声,雄的吸食植物汁液,雌的吸血,恐怖的是,“麻鸡婆”会传染寄生虫病和病毒性疾病。

蝉和蟋蟀这两种鸣虫的方言名字很有意思。包括宜春在内的赣方言地区大都称蝉为“公式公式”,这是古语的遗留,公式是蟹形昆虫子,公式是小蝉。蝉的发音器在腹肌部,像蒙了一层鼓膜的大鼓。雄蝉的鸣肌十分发达,据说每秒能伸缩达万次,引发鼓膜振动,所以鸣声特别响亮。雄蝉的鸣声受天气变化而变化,夏天中午最热时最响,也最令人烦。但小孩们不烦——蝉不鸣时很难找到它们。全国的小孩大抵用网竿捉蝉,但现在会的估计不多。竿头装上一个塑料袋,最好是缀满蜘蛛网的竹圈。捕“公式公式”要全神贯注,一惊动它就飞了。轻轻靠近,迅疾而精准扣上,它的声音就变得不太从容了——粗厉的鸣声夹杂着拍翅声,落网了!雌蝉的乐器构造不完全,不能鸣叫,孩子们称它是“哑巴公式公式”。

有一种灰色的蟋蟀叫“灶鸡子”,活跃在农村厨房的灶台一带。相比田间蟋蟀,它个头较小,大约和花生米差不多。夜深人静时,不知从哪个角落发出“蛐蛐”的声音,等你低下头找时,一下子又回归肃静了。晚上去灶前找吃的,刚打开灯,受惊的它们在灶台上四处逃窜。有的胆子大一点,会停下来舞动触须,偶尔发出一两声鸣声,倏尔又溜之大吉。

放牛娃最常见的昆虫是蚱蜢——当地称“蚱毛唧”。无聊的时候,孩子们会抓来玩。惯常的玩法是,捏住蚱蜢的后肢,问它有没有爸妈兄弟、各色亲戚等,如果有,它就会“点头”,没有就不回应。这当然只是巧合。宜春人还惯称手扶拖拉机为“蚱毛唧”。夏天的晚上,稻田里到处一闪一闪的,那是最具有诗意的昆虫——萤火虫,当地叫“夜火虫”,很形象。孩子们喜欢把它们抓到一个玻璃罐里,美其名曰“打灯笼”。

最好玩的当属彩背金龟子,在果园里比较常见,我们称之为“鸡火虫”。孩子们抓到后,用棉线绑住其后脚,然后用力捏背,它便像飞机一样腾空而起,嗡嗡盘旋。这有点像放风筝,但放的是活物,更加有趣。这种虫子会装死,等你把它扔了,便带着线逃之夭夭。后来得知这种漂亮虫子危害果木等作物,不由心生些许恶感。(摘自杨胜云《宜春话掌故》)

编辑:谢美芳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宜春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宜春新闻网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宜春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宜春日报、赣西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本网独家使用,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许可,不得从本网转载使用,违者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