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宜春>>文化



绿荫幽草别样美

WWW.NEWSYC.COM 【进入论坛
发布时间:2019-08-26  来源: 宜春新闻网

  烈日灼灼,热浪滚滚,郊外满目深深浅浅的绿。等车的我们,躲在一棵杜英树下张望。杜英树不高不矮,身披厚重的叶子,一层层铆足劲地绿,为我们撑开一片清凉的小天地。行人穿一年中最少的衣物,T恤、西裤、短裙,越简单越舒服。夏天,人更接近本性,需要的,并不多。

初到南京的三毛这样描写金陵城:“那马蹄的声音催人放心入梦,空气中充满着树林般的清香”“前院种了梧桐树、桑树和花草,那分隔前后院的篱笆成了一面花墙——爬满玫瑰。”盛夏的南京城,林荫大道绿树似海,清幽梧桐不仅承载着三毛的乡愁,连我这个外乡人也把魂丢在了六朝古都的梧桐树下。葱郁法桐更是寄寓了所有南京人对这个城市绵绵不绝的情愫。

喜欢夏天葱翠草木,缘于它隔开火热乾坤,为人们带来一片清凉。幼时每年暑假,奶奶总会带我去二三十里外的姑姑家住上一段日子,姑姑家住率水河畔,两岸青山绿水,水中竹排悠悠。典型的江南村舍,十几户白墙黛瓦的人家掩映在毛竹林和枫杨林里。印象最深的是跟奶奶去姑姑家的山路上,或从姑姑家回来的路上。山路曲折在深山野林,百花消匿,满山林木密密匝匝,阳光很少能直透下来。爬山虎和红藤,还有猕猴桃藤绿帘般从树冠郁闭的半空垂下,青涩山果挂在枝头。走在青石板上,除了蝉鸣鸟叫,少有人迹,树林里实在是个宜人的清凉世界。

一棵树,就是一个世界。一日,听见单位院内乌桕树上鸟声不绝,两只噪眉鸟在树上新搭了一个窝。记得春时,嫩绿的小叶初发,大片阳光贴着古气横生的树干泄下来。夏日渐浓,转眼间,叶片随气温的高升增加了深不可测的厚度,随后长出毛毛虫似的花序,树下浓荫蔽日,雷雨时是灰蝶、知了和蜻蜓的避风港。每片叶子都可能藏有小生命,一阵微风,就吹下拖着长长蛛丝的小蜘蛛。农村老家的田畔,也有一棵老乌桕树,绿巨人般守候着稻田。当人们在田间地头劳作一阵子后,吃不消烈日炎炎,就会来到树下乘凉,手拿草帽一翻一合,还冷不丁打个长啸“呜——喂!”,据说如此能呼出凉风来。

诸葛亮临终前,给后主刘禅写了一封遗书:“臣家有桑八百株,子孙衣食,自可足用。”他的遗产不是什么金银财宝,而是桑树,可见,在一代名相眼里,树木比钱财更有意义。

草木离离,令人心旷神怡。夏天的绿荫让人安静,令人思考生命,使人联想到万物不可抗拒的规律与力量。年轻时不懂得清幽之美,一味追求春花秋叶的绚丽,因此忽视了许多宁静清幽之美。到一定的年龄,经历一定的阅历后,才懂得:草木有情,绿荫幽草别样美。(谢光明)

编辑:谢美芳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宜春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宜春新闻网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宜春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宜春日报、赣西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本网独家使用,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许可,不得从本网转载使用,违者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