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宜春>>文化



狮岩石刻 古迹犹存
徐小明

WWW.NEWSYC.COM 【进入论坛
发布时间:2019-08-20  来源: 宜春新闻网

严兴河画笔下的狮岩

狮岩石刻

  在万载县城西北2.5公里处的鹅峰南田,有一个集自然风光、人文景观为一体的景点,名曰“狮岩”。

  万载县城龙河乘时光长虹,挑日月星辰,经久而不竭,奔腾永不息,自南向北奔流数里至南田,河岸上是蜿蜒起伏的石山。石山上沿着河一字排列着九块斜向河对岸的大石,活像九个狮头,一齐向河对岸的一座石山伏拜。而河对岸的那座石山,却极像一头坦然受礼的大象。山水相伴的地方,灵气充盈。正是由于这九尊威严耸立的“狮子”,人们取其貌称之“狮岩”。

  充满神秘感的狮岩景观,自古至今流传着一个奇幻的“九狮拜象”故事。

  话说普贤佛与文殊佛外出云游,一天在万载狮口相遇,看见石壁上有行大字,争论起这字的真经来。两位天尊打赌,下界能否有人可以识得此天机。普贤佛说:“道友,如若下界有能人解得天机又怎样呢?”文殊佛随口笑道:“下界若有人能解得天机,我愿向东海龙王借金棺相送。”两位天尊当即约定,以百年为限。如谁反悔,定要向对方朝拜。

  二十年后,有一和尚云游至此,为普度众生,教化百姓,在石壁上写起真经来。写至大半,惊动了东海龙王。龙王见和尚学识渊博能解出天机,便按两位天尊的约定,命虾兵蟹将把金棺抬出水西,准备送与和尚。

  文殊佛算到下界有人正要泄露狮口天机,忙化身为一位绝色美女,站在和尚身后说:“师父,你发财了!”和尚听闻背后有人说话,忙回过头来,见一妖娆妙龄女子正向自己眉目传情,又见女子后面河水翻滚,冒出金光灿灿的金棺,于是心花怒放,凡心大动……和尚痴迷时不觉思路中断,最后一句真经竟久久想不出来。龙王见此情形,忙收回成命,金棺便沉入潭底,美女也随即消失得无影无踪。

  普贤佛得知此事,赶下来对文殊佛说:“道友,你故意捣乱违反诺言,理应受罚。”文殊佛自知犯规违约,只好命坐骑代罚。其坐骑九头神狮见主人发令,忙现出原形,九头狮子即在此处沿河一字排列,朝河对岸躬身伏拜。普贤佛大笑,连忙命坐骑云霄神象在对岸坦然受拜。

  就这样,龙河两岸留下了“九狮拜象”的10座石峰景观。

  传说归传说,多是人们根据景观而杜撰的美妙故事。如今,真正让人津津乐道的是那岩石的奇妙形状以及此处俊秀挺拔的狮石山石壁上玄红的“狮岩”二字。

  “狮岩”二字离地两米,取法“楷体”,笔力遒劲。每个字宽1.5米,高1.2米,字体苍劲,颇有气魄。两个大字旁镌刻有“大德二年(1298)春书”几个楷书小字,大小相得益彰,犹如一枚巨大的印章盖在石壁上。字旁草木垂落,随风摇摆;字前一条公路蜿蜒而过,首尾皆不可见;一条河流顺势而下,泠泠作响,在阳光下波光粼粼。遥遥望去,奔流不息的河水伴着嵯峨连绵的群山,一眼是清白、一眼是葱翠,与玄红的大字交相辉映,流露出时光的幽深,演绎着岁月的沧桑。

  居于南田的王氏,亦因景致而常常被人称作狮岩王氏。

  石刻“狮岩”,在万载多部古县志中均有记载,尤见其在邑人心中的地位。可是,“狮岩”二字究竟谁人所书?多部古县志中均无记载,这愈发增添了人们的猜测与遐思。

  近日,笔者陪同宜春市历史文化研究会成员前往鹅峰多江进行田园调查,南宋嘉定年间从金陵太仓迁居于南田的王氏后裔,给我们展示了民国九年刊修的王氏族谱。通过翻阅,笔者不禁惊喜:谱中赫然记载,“狮岩”二字为王氏先祖王恪所书,明崇祯二年(1629)任万载知县的韦明杰,为南田王氏族谱撰序中有明确记载。

  韦明杰任万载知县三周后,“余暇披阅邑志”,认为县志“仅寥寥四帙,不足以当一方信史”。他认为万载“山水钟灵”,烟霞泉石间留下许多古人遗迹,祈盼能“遍采轶事,搜罗先达名流,以为补辑”。一天,韦明杰欲往紫盖山,道经南田,“过狮岩古迹之下,见其书逼真”,认为即使是右军(王羲之)也会不胜欣赏。他见“狮岩”二字旁有大德年号,伫立良久,心中叨念着这字如此遒劲有力,不知何人所写,想必此地必有隐君子。于是他找来此地居民王朝佐闲聊,在茂林修竹间谈古论今,说及“狮岩”二字,王氏族人命童子取出《涵辉故本》《甫葺新编》两书。通过查阅,韦明杰明晰了此地王氏历代渊源。南田王氏三槐堂景叔(又名王祜)之七代孙王颖徙居金陵太仓,王颖之五代孙王华始于万载,南田王氏为王恪所衍,“狮岩”为王恪手泽。

  韦明杰思维甚为缜密,抚摸两部王恪后裔书稿,感慨万端,他发现王氏于“宋季肇基于此,前后三百余载,人文蔚起,书香弗替,其间鸿儒宿学、怀瑾握瑜之士更仆难数”。他感叹道:“是非所谓晦迹韬光,而未经表场者乎,予校阅良久喟曰,晌谓此地有隐君子,今果然矣。”

  南田王氏族谱还记载:王恪字寅恭,行九二郎,生于宋咸淳六年(1270)。他迁居南田林家岭,依山结庐,号草堂居士,善楷书,石壁狮岩二字其手泽也,殁于元泰定三年(1326)。族谱另记,王恪为元岁进士,选授潜山县学训导。

  如今,“狮岩”二字镌刻于石壁已有七百余年,历风雨冲刷依旧清晰,其苍劲之笔法令世人赞叹不已。明代万载庠生刘芳誉见此大盈丈的手书,观其峭壁临渊,欣然赋诗曰:

  狮踞岩空迹尚留,书岩人去几春秋。

  世间事物消磨尽,惟有寒湾长对流。

编辑:谢美芳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宜春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宜春新闻网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宜春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宜春日报、赣西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本网独家使用,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许可,不得从本网转载使用,违者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