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宜春>>文化



回忆宜春解放

WWW.NEWSYC.COM 【进入论坛
发布时间:2019-07-18  来源: 宜春新闻网 

  1949年4月下旬,百万雄师过长江后,敌人在我军的追击下仓惶南逃,溃不成军。我们当年是宜春中学的学生,宜春解放前夕,学校虽然放了假,我与胡振华、刘国才、谢问秋、谢含秋、钟在学等七位同学以“读书会”的名义留在城里准备迎接解放,决心要成为第一批见到解放军入城的人。

  7月后,宜春城里动荡不安,溃退下来的国民党军队,走了一批又来一批,全城几乎成了兵营,处处驻扎着广西兵。市面萧条,百姓一日数惊。进入夜间,更是兵的世界,街上市民绝迹。尽管天气炎热,市民也只好呆在家里,生怕灾祸临头。国民党地方政府早已瘫痪,党政官员纷纷逃跑,所谓“保安团”“自卫队”之类的地方反动武装也如丧家之犬,东藏西逃。出来维持秩序的只是地方商会民间组织。

  进入7月中旬,龟缩在宜春城里的敌夏威兵团残部,更是惶惶不可终日。7月15日中午,他们炸毁了城西南的铁桥,次日黄昏又炸毁了袁河浮桥。这一连串行动表明,他们要不战而逃了。7月16日深夜,最后一批国民党军队撤走,保安团也连夜溜走,整个宜春城顿时变得死一般地寂静,只是偶尔传来几声犬吠,全城处于解放前夕的“真空”状态。我们克制着内心的激动,心想这一天终于等来了。于是立即行动起来,是晚相约在谢含秋家里集合,商讨迎接解放的各项工作。会上大家商定,首先在全城张贴标语,迎接解放军入城。夜晚10时,我们派人敲开店门,买来红纸和笔墨。在灯下,大家围坐成一圈,你一言我一语地共同拟订标语内容。尔后,一部分人写标语,一部人熬浆糊,又紧张又高兴地干了一个通宵。

  17日凌晨,街上尚无行人,我们拿着标语,提着浆糊桶,悄悄地到各处张贴标语。没贴多久,便见到前面有人指着下街方向喊:“解放军来了!解放军进城了!”我们连忙向前走去。一进街口,便见三三两两身着草绿色军装的解放军手提枪支,拉开距离沿着街边静静地在我们面前走过去。我定睛细看,只见个个头戴列宁帽,身穿草绿色军装,胸佩《中国人民解放军》徽章,脚蹬大头布鞋,挎着美式冲锋枪。“解放军!”我不由得喊出声来。我们日夜盼望的解放军终于开过来了。大家心情无比激动,鼓掌向解放军致敬,向他们表示欢迎。我们行至下街口,看到更多的解放军迎面走来。我们急忙赶到下街城楼边,举目向河边看去,只见断残的浮桥静静地躺在河中,对岸下水关一带分散着不少解放军,有的站着,有的蹲着,准备下河。河里也有许多解放军,或划木板,或划竹排,个别的泅水过河而来。解放军来了!宜春解放了!我们7个张贴标语的同学亲眼目睹了解放军队伍渡河入城的全部过程,是宜春城解放这一历史事件的见证人。1949年7月17日5时30分,这一历史时刻,将永远留在我们的记忆中。(万承辉 梁冠铨)

编辑:谢美芳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宜春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宜春新闻网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宜春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宜春日报、赣西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本网独家使用,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许可,不得从本网转载使用,违者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