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宜春>>文化



“馋虫”翻滚的夏日
马海霞

WWW.NEWSYC.COM 【进入论坛
发布时间:2019-07-15  来源: 宜春新闻网

  “夏天天热难捱,就得吃点好的。”这是母亲常挂在嘴边的话。昔时夏天,没有空调、风扇,连电都限用,纳凉全靠风和扇子,蒸笼般难熬的夏日,唯有美食可以对抗。

  母亲夏季会变得大方许多。那时总有商贩沿街吆喝,但五天一次赶集时顺道路过或更久时间才来一回,所以,母亲买西瓜都是成蛇皮袋往家里扛。早上,母亲把西瓜放竹篮里,置于井水中,中午将竹篮摇上井口,用刀切块。我们兄妹则一人面前放一个小盆,蹲在盆边大口大口啃西瓜,西瓜汁顺着胳膊流到膝盖上。吃完西瓜母亲赶着我们去冲凉。吃饱了、洗清爽了,躺在凉席上美美地睡个午觉,舒服得很。父母是从来不睡午觉的,他们吃完饭便扛着锄头去地里干农活了。

  到了晚上,父母从山上采石头回来,母亲进饭棚忙碌,父亲则倒上一盅白酒,盛一小碟花生米,边喝边等下酒菜。我和哥哥也一人倒上一杯茉莉花茶,学着父亲的样子,用手抓一把花生米,喝口茶,吃个花生米。

  我们家的耳房墙上挂着一条一米长的大干鱼,吃时用斧头砍下一小段用油煎熟。母亲还爱买小螃蟹,爱在夏天腌鸡蛋,说是给父亲当下酒菜,其实不过是打着父亲的旗号给我们打“馋虫”罢了。

  有位卖剔骨肉的妇人,每次来我们村时都很晚。“来——买剔骨肉。”她的吆喝声又细又尖,嗓子像被油打磨过,每个字都喊得油亮亮、脆生生,而且音拉得特别长,“肉”字能在村庄绕三圈。母亲耳朵灵,“来”字刚飘进胡同,她就端碗出去了。剔骨肉买回来,放锅里高温蒸一下,凉透后,再放点儿蒜末、黄瓜丝,加调料搅拌一下,一盘我们最爱的美味便呈现在眼前。

  父亲肚子里有“馋虫”,因为他喜欢喝酒。母亲赶集回来,小推车上肯定有一捆白酒,几种下酒菜。母亲不喜欢吃肉,剔骨肉更是一筷子不动,但母亲喜欢吃水果、点心,我断定,母亲肚子里也有“馋虫”。

  我从小不知苦夏是个什么概念。夏天,我们兄妹三人都呼呼长肉,因为母亲会在夏天变着法子做好吃的。等立了秋,天气渐凉,日子便归于平淡。剔骨肉的吆喝声被母亲收进了纱窗,餐桌上也变得寡淡起来。

  我对母亲说,人家都说贴秋膘,秋天该吃好一点,冬天那么冷,更该吃些好的。母亲说:“哪有那么多钱呀,夏天日头长,我和你爸除了上班,一早一晚不仅要去地里忙碌,还要去山上采石头。一天干十几个小时,一整天都顶着大太阳,衣服都能拧出汗水来。我们怕累病了,耽误干活,我们更担心你们在家没人管,热病了。你们病了,我们也干不成活。夏天餐桌上丰盛一些,大家都吃好了,我们才能腾出力气挣钱呀。秋冬日头短,地里的活少了,下班后天也黑了,不能上山采石头,我们有时间管你们,一家人在一起,热汤热水能吃饱就行。”

  后来,我才知道,母亲不是不喜欢吃肉,而是舍不得吃;母亲喜欢吃水果、点心,也不是肚子里“馋虫”的喜好,而是母亲低血糖,体质弱,一到夏天便晕得厉害,需要多补充点糖分。

  那些夏天的美食,小时候以为是“馋虫”在作怪,现在想起来,满满都是心疼。

编辑:谢美芳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宜春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宜春新闻网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宜春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宜春日报、赣西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本网独家使用,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许可,不得从本网转载使用,违者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