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宜春>>文化



时光深处遇见宜春
江琴浪

WWW.NEWSYC.COM 【进入论坛
发布时间:2019-06-03  来源: 宜春新闻网

  宜春!宜春!月色倾城、暗香浮动的宜春!瘦了桃李肥了香樟的宜春!

  那日,你一袭月牙白长衫,跟随辗转的脚步流浪到了江南佳丽之地,定格在明月清如许、流水且脉脉,“前世五百次回眸换来今生擦肩而过”的遇见里。于是,你以宜春之名,择一城终老。那时,我独自行走在水雾氤氲的秀江河畔,看落花流水映照下的身影与彩霞,不禁莞尔一笑。偌大的一座城,懂她的不只有我一个,这种感觉真好!

  时光深处尽婆娑。光阴,凝结成袁山纷扬的雪,春台之外细密的雨,轻轻在你我眼前飘舞。一个人所拥有的短短数十年青葱年华之于一座拥有二千多年厚重历史的古城宜春而言,只不过是沧海一粟,一段岁月走向另一段岁月无谓输赢的征程。于我来说,却是袁州谯楼倾注的所有“老宜春”的记忆,从一个稚气未脱的山里孩子到一个历经风霜借住宜春一隅的中年人,恰似一花绽放百花盛开的际遇,或豪放或婉约,尽在百转千回的思绪中。

  遇见宜春,借由一张张黑白照片。凭借“老宜春人”的旧照,想象着骑上一辆叮当作响的凤凰牌自行车,穿过十余米高的城墙洞,飞过拥挤不堪的“下街”,走遍大半座宜春城,去中山电影院看一场电影,或去对面的新华书店读一本好书。“你在宜春住了多久?期间可曾离开过?可曾亲眼目睹追至十年、二十年甚至更久以前的“老宜春”风采,又保存了她多少弥足珍贵的记忆,朴素的她还是盛妆的她……”我打从袁州谯楼走过,急切询问白发苍苍的“老宜春”。只见“老宜春”的嘴角微微上扬,眼底的笑意已然藏不住。“一座千娇百媚的古城,沧桑尽染又余韵悠长的老城,秀江之秀,春城之春的乡愁浸染透了的光阴,凭借一河一城一禅寺,度君之年华、卿之岁月,熟悉的乡音伴随禅钟暮鼓声悠悠响起,一场莫名的问答倾刻令天地黯然失色。爱一座城,又何须计较谁爱得浅些谁爱得深些,谁住的时间短些谁住的时间长些?谁又几次出走宜春?

  关于一座城的记忆,因人因时因心因情不同,所以记忆里的宜春相似却不尽相同。时光未老,岁月永恒。“老宜春”程晓春指着一帧黑白照,平静地给人们讲述一座城的过往。七十年代的宜春,东西南北四城门格外分明,浮桥、吊脚楼、高士路的胡同、中山路的影院、鼓楼前的巷道……每个“老宜春人”只要看到照片,就会有一定的印象。当然,再往上追溯秀江上的断桥,恐怕也有很多人不清楚。“商城以前是农话中心,只有一幢高楼,设有电话交换中心,其余零星可见几幢一层高的民房;中山路是商业文化中心,繁华地段之一;高士路的歇脚凉亭是砖瓦结构的,人们喜欢在此处歇脚;从前的下街而今在青龙一带,商铺多,搭油纸簿膜棚等,狭窄的街道开不进汽车……”如果他只是口述,没有新旧照片比对的话,诸如我这样的“后来者”恐怕是盲人摸象,不知那些已经消失在历史长河里的“旧景旧物”究竟是何模样。

  相思淡渐浓,唯有香如故。关于我对宜春屈指可数的记忆,一个新人对“老宜春”的回忆,她予我浅淡的一些“香味”。偶遇困顿无法自拔时只得自解以思念,只能隔一段光阴、一程山水,寻觅“十年尘,十年土,十年辗转,又十年沧桑”的风景,在踌躇中翻找宜春古城墙、吊脚楼下的迷离岁月。模糊的记忆里只存有宜春的一街一路,即东风大街和鼓楼路。听母亲讲,她的爷爷原本是“老宜春”,在东风大街一带有数十个商铺,家境殷实,战乱年代为躲避灾祸这才举家迁往乡下。小时候,我们在外婆家吃得最多的是红薯丝饭,印象最深的是外公将家里唯一一只老母鸡拿去集市兑米,缺衣少食成为儿时最深刻的记忆。等我长大些,母亲带着我进城到东风大街寻找她的姑妈我的姑奶奶,依稀有小贩的吆喝声从铁匠铺、棉花铺、油米铺、油货摊等地传出来。姑奶奶住在一条坑坑洼洼不知名看不到尽头的小巷中,一楼是空着的店铺,二楼为住房,开门的时候,要将一扇扇木门拆下来,关门的时候又逐一上回去。我之所以对鼓楼路印象深刻,是因为十六岁那年老师带着我们八十多个学生进城参加中考,母亲也曾带我在此处购买衣物等。

  鼓楼路直通袁州谯楼,出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朋友海对我说,他家就住在袁州谯楼附近,儿时几乎是和几个小伙伴在谯楼上捉迷藏玩打仗度过的,后来长大了,袁州谯楼成了一道遥望与缅怀的风景。也正因为此,长期以来宜春便是以一座古楼的形象矗立在我心中,厚重的文化历史化作袁州谯楼模样,她有刻骨铭心的故事,也有沉静内敛的神情,以及不可赘述的绝世容颜,让人爱得从容且深沉。一座城,以一座古楼的模样矗立于心,不曾改变,亦不曾有过丝毫动摇,是故乡人之幸,亦是我辈之幸。

  明月高悬于天,秀水奔涌东去。绿意葱茏的状元洲,庄严肃穆的化成禅寺,遗世独犟的袁州谯楼,青峰耸翠的袁山,闭上眼,依旧知道如今展现在世人面前的宜春是什么模样——高楼林立、灯火璀璨、四通八达,正是城在画中,画在景中,人在画中。清晨,太阳爬过雷火塔、多胜楼,恰似爱人深情炽热的目光消去秀江满河水雾,温柔抚触秀江两岸的杨柳香樟,照亮宜春图书馆、博物馆,一并照着人民公园的未名湖边的老城区和新城区,将老城的风情、新城的新颜谱写成一首余韵悠长的诗歌;黄昏,明月高挂,华灯初放,斑斓灯火与皎洁月光相互映衬,勾勒出一座城市的玲珑曲线,新城老区融为一体,向人们倾诉一座城的心事。古老的城市,崭新的容颜,宜春用时间所蓄积的活力与生机,唤醒了人们的“宜春情结”“家乡情结”。

  因为一座城,爱上一个人,这也许就是“情结”的最好注解。我眼底所见的宜春,是一座有温度的城市。依旧是高士路、鼓楼路、中山路,依然是秀江、双桥、蝴蝶桥,目睹了秀江桥、秀江宾馆爆破瞬间的硝烟,看见了黄颇路拆除老房时的尘土,走在老浮桥旧址边,化成禅寺的晨钟暮鼓以佛的了然为众生开释变与不变的真知,袁州谯楼的墙根朱窗以风剥雨蚀的淡然向世人倾诉千年古城的风韵。状元洲上的草堂,秀江两岸的灯火,多胜楼前的流水,都在为宜春绝代风华喝彩。如果你沿秀江从上游往下走,或者从北门到东门沿街漫步,也许你能从墨般浓稠的香樟树下听雨声嘀嗒,透过一叶木舟看见渔夫抛撒的渔网,还能遇见风尘仆仆归来的宜春人。是的,一个放弃他乡荣华富贵毅然选择归来的“老宜春人”。归来时,他依然意气风发,如儒如贤。归来后,他穿梭辗转于宜春大街小巷,以笔、以眼、以心,以一个新乡贤的新力量,为宜春讴歌,为时代作赋,为宜春人代言。

  其实,在美丽宜春的背后,有这样一群宜春人在为之默默奋斗,这就是许多异乡人选择在宜春终老的原因所在。包容性极强的宜春,深爱着每一个珍惜她的人。年少不曾逃离,现在依然陪伴。小时候,住在大山深处的我,把与宜春几次遇见当作最后一次遇见,格外珍惜她哪怕是一个细微的变化;长大后,在外地求学,把每次的短暂分别认定是为了以后的长久相伴,故而从没将异乡作故乡;参加工作后,靠着家人亲友帮助终于在宜春有了避风躲雨的小屋,家乡情怀渐浓;现在,人到中年,仍然不曾忘记初衷,宜阳大道的银杏红枫,秀江边上的垂柳,窗前圆且明的宜春月,它们知道我为什么爱这座城市;将来,等我白发苍苍的时候,我将告诉每一个宜春人,宜春月下的宜春城究竟有多美!

编辑:谢美芳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宜春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宜春新闻网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宜春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宜春日报、赣西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本网独家使用,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许可,不得从本网转载使用,违者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