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宜春>>文化



赴一场樟叶的风雅际会

WWW.NEWSYC.COM 【进入论坛
发布时间:2019-05-27  来源: 宜春新闻网

叶小平

  江南有嘉木。在我们宜春,那就是四季苍翠、遮天闭日的樟树。不论是在乡村塘前屋后,还是在城市大街小巷,樟树那珍贵的品质、壮丽的景色,早已融入寻常百姓的烟火人间,荣辱相依,悲喜相鉴。樟树叶子,既是樟树的华服和风情,也是樟树的品质和精神。春天是浪漫轻狂的季节,也是仪式叠加的时节。春天我可以不去追赶金黄的油菜花海,不去参加桃红梨白的邀约,但不能不去感受樟叶交接的奇妙盛景。赴一场樟叶的风雅际会,是多少人赏心悦目而又习焉不察的心事啊!         

  秋天,也许你曾经陶醉于枫叶飘落的火红、杏叶铺地的金黄,但感秋的你也曾留下过莫名的悲伤,因为枫树银杏树繁华落尽的样子着实令人忧伤,那寂寞无助的神情教人刻骨铭心。樟叶的飘落则完全定格在草长莺飞、柳绿花红的春天,而且是以新旧交替的方式进行,因此落叶不空,新叶满目。在这春光明媚的日子里,你或驾车或漫步于大道街巷,随时都可能邂逅一场无人导演的樟叶交接仪式。大地作证,春风作媒,樟树作主。最壮观、最浪漫的交接仪式,当然上演在风起云涌的时刻。当春风远道而来,街道两边的樟叶兴奋得手舞足蹈、欢天喜地,经过一番精心梳妆之后,便一下子飘飘洒洒、纷纷扬扬起来。她们的飘落动感十足、轻盈明快,鲜明地抖露出风不可琢磨的样子和美态。她们落地未稳,就被调皮的风儿追着在路上翻滚打闹,像一群乡村的孩子在春天就地撒野。她们有时在春风的提携下,踮起脚尖跳起高雅的芭蕾舞。总之,她们既遵循了万有引力的定律,又展现了舞蹈的美学风韵。在这里没有“秋风扫落叶”,有的是“春风嬉樟叶”。        

  樟叶的交接仪式,那是一种新旧时光的自然交欢,是一种生死之间的命运轮回。我更喜欢在风轻云淡的日子里,看樟叶的悄然坠落,像一种禅意的不期而至、豁然开悟。此时的落叶往往不经意地、毫无征兆地落在你的脚尖,你会情不自禁地弯下腰拾起一枚,仔细端详她的色泽和纹理脉络,好想把她那春天的美好夹在菲页之间,留待静静回味。她仿佛落在时间之内,又仿佛落在时间之外,先把虚空划破,再把空虚弥合。她把一生攒积的繁华于几秒间就全然释放,那样的洒脱,那样的决绝。她们的交班看起来轻描淡写,浪漫有加,其实饱含着一种责任、一份使命的托付与传承。每场樟叶交班仪式,堪称无缝对接,“你方唱罢我登场”。每片叶子既不缺位也不越位,陈叶一定坚守到新叶丛生,她们才肯落叶归根 ,即使色泽尚青,生机尚存 ,她们也绝不恋栈。有时她们甚至要拼命挣脱树枝的挽留,响应春风号召,顺应地球引力,扑向仁慈的大地。是的,春天与冬天在此交接,希望与退场在此交融。为生去赴死,为死去复生。没有悲壮,更无悲哀,一切皆是自然的华丽转身,一切契合着节令的起承转合。       

  魁梧壮观的樟树,如一朵朵绿色的蘑菇云飘浮于城市蓝天、街道角落。特别是秀江中路的天空,一年四季都被茂密的樟叶实施长臂管辖,为川流不息的车子、悠然自得的行人遮阳挡雪,人们仿佛徜徉在时光的绿色隧道之中。但樟树是沉默的,也是沧桑的,他们肩负着拔节展枝的艰辛重任,其他事务都交给叶子。叶子代表树与风交谈,代表树营造风景,代表树辨认四季,代表树昭示生命、保持存在、抵抗枯萎……叶子虽然代表树出尽风头,但也代表树承担风雨和忧伤,忍受虫咬鸟欺,对抗雾霾尘埃,保持生命的光鲜与风度。而落叶乔木则没有这种幸运,他们是敌不过风霜雪雨的,秋风一到,满树的叶子便开始集体溃败,组织性大逃亡,拋下光秃秃的枝干,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一株樟树就是一幅风景。春天的樟树最为动人之处,在于她的颜色深浅相契、叶子新旧相欢。一株春天的樟树往往从上到下,依次被鹅黄、嫩绿、深绿、老绿所铺陈、所淹没,而一树树一层层的新绿哟,那样的夺人眼目,仿佛涌动着按耐不住的激动,要死要活地争着抢着展示她们与旧绿、老绿的不同凡响!她们非要把春天的明亮生动地挂在她们鲜嫩的叶子上!当然,叶片的排列有着不容置疑的秩序,一律的新叶在上陈叶于下,齐唰唰把人们渴望美的眼睛引向生命的高光地带。瞧,那树尖上的一抹淡红,不就是太阳率先偷偷吻过的痕迹吗?       

  真不可思议,春风中飘落的樟叶却有着秋天枫叶的斑斓,红黄绿斑驳相杂,但红色是主基调,是真品,是傲雪凌霜的胎记,黄叶是赝品,是不成熟的表现。火红的樟叶即使萎弃于地,也仍然油光程亮、丹心可鉴!春雨洗劫后的清晨,环卫工人以舒缓有致的动作,将玲珑满地的樟叶归拢成一堆堆小丘,就像燃起了一蓬蓬篝火,也像在阳光下晒秋,明亮而温暖。我拾起一枚火苗,闭目细闻,但有一抹清香在鼻腔周围缓缓弥漫。是的,樟树本身就是一种天然的香树,木材历久弥香,叶子随风飘香,樟子郁馥芳香——樟子是在新叶初成后开始悄悄萌生的,青青的果子曾是我们儿时玩弹弓的上好子弹,打人疼而不伤,初夏之际,她们就会出落成紫黑色的果子,变成鸟雀们争抢的美食,落在地上,任由汽车和行人踩压成樟香四溢的果酱。既然有结果自然要先开花,但人们几乎忽视了樟树花儿的存在,因为樟花实在太小,比米粒还小,再富想像也找不到花的感觉。这大概就是一种黑洞式的存在吧。

  

编辑:杨娟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宜春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宜春新闻网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宜春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宜春日报、赣西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本网独家使用,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许可,不得从本网转载使用,违者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