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宜春>>文化



挽留昨天 描绘明天
——严兴河艺术人生路

WWW.NEWSYC.COM 【进入论坛
发布时间:2019-05-21  来源: 宜春新闻网

严兴河在作画

浮桥 严兴河摄于1992年

  曾福龙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时间长河滚滚向前,谁也无法将它挽留。然而,坐在我对面的这个略瘦的老人却通过手中的画笔和镜头热情地将宜春的昨天从幕后牵到幕前,向今人甚至后人展示,让人们永远不要忘记宜春昨日的芳容。他,就是宜春市电影公司三级美术师严兴河先生。

  在翰墨熏陶中成长

  古人云:“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足见环境对人成长之重要。亚圣孟子的成长得益于《孟母三迁》,严兴河的成长同样得益于一个具有远见卓识的母亲。严兴河1954年出生于严嵩故里分宜县分宜镇介桥村,得天独厚,家旁边就是介桥小学,且一位老师就租住在他家里。因此,严兴河从小就接触老师和同学,深受翰墨的熏陶,用不着《孟母三迁》那般择居。村里一位退休老师,整天在他家旁边的祠堂里写毛笔字,小小的严兴河每天都趴在老师写字桌边的凳子上观看,对毛笔字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老先生慧眼识珠,买来文房四宝送给严兴河,说:“你这么喜欢看写字,我就来教教你。”于是,五岁的严兴河便跟着老先生点、横、竖、撇地开始学写毛笔字,并且练习悬肘书写的童子功。“怪不得你的毛笔字写得这么好,原来从小就经过了严格的正规训练。”我翻阅着严兴河的书法作品集《严嵩诗抄一百首》,看着那几近炉火纯青的赵体字钦佩地说。他却笑笑说:“好倒是谈不上,只不过我的一点心血罢了。”我知道这是他的谦虚,据我所知,他就读宜春师范艺术班上书法课时,老师就常常叫他上台教同学们如何书写毛笔字。

  严兴河的母亲善于剪纸,受母亲影响,他也从小就学习剪纸。当时主要剪一些花卉虫鸟图案,供人绣在鞋帽枕头上。后来慢慢开始学习山水、人物、建筑的练习和创作。

  严兴河村里有个善画的美术老师,天天教儿子画画,那小家伙正好是严兴河的同学,于是严兴河便也跟着天天去看同学画画,一边看一边练。结果,美术老师没有教出儿子的画画本领,倒是让严兴河学得了一手绘画好技术。

  严兴河的父亲是个木匠、石匠合二为一的角色。小小的严兴河从父亲一斧一凿地给木头凿眼上受到了启发,突发奇想,弄来小小的刀片,在牙刷柄上或者小木块上学习刻章子,以致生产队社员百分之五十的私章都是请他雕刻的。村里有个全省有名的版画家严兴智,有了刻章基础的严兴河见他刻版画又产生兴趣,常常去观看。严兴智发现了严兴河的美术天分,便慷慨收他为徒,教他学版画。

  “古人说‘艺多不供家’,你却不一样,全面开花呀。”我看着桌上一大摞严兴河正在创作的《宜春大街小巷》水墨画,翻了翻手中他的版画《二十四节气图》小册子,赞叹地说。严兴河沉浸在往事的回忆中,深情地说:“这要感谢我的母亲啊!”

  严兴河的母亲是一位能干的农村妇女,不仅挑花绣朵、纺纱织布、针线女红无所不能,而且具有一般人不具备的远见卓识。严兴河读小学五年级时,正赶上那不能正常上课的年代。严兴河只好回家,在家里写写画画。父亲看了不高兴,说是写写画画当不得饭吃,叫他去砍柴放牛。母亲则表现出战略家的眼光,说丈夫鼠目寸光,鼓励儿子好好在家里写字画画,说是总有一天会派上用场。

  果不出母亲所料,严兴河的写写画画派上了用场。1976年11月间的一天,严兴河正在水利工地挑土,工地喇叭里叫他赶去分宜县参加考试。严兴河莫名其妙地赶到分宜县文化馆,原来是宜春师范艺术班招生!严兴河凭着他扎实的写字绘画功底,顺利地考入宜春师范艺术班就读。毕业时,本来是要回分宜县教书的,可是凭着他绘画的名气,竟然被宜春地区电影公司“挖”去画电影宣传画。伯乐到底真识马,严兴河1979年元月份来到电影公司,1980年,中宣部、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电影公司联合举办首届“中国电影宣传画展览”,刚出茅庐的他创作的法国电影《塔曼果》的宣传画竟然顺利入展。后来中国电影公司出版了一本此次展览作品的精选本,选了六十幅作品,严兴河的此幅作品成为江西省唯一入选的作品。可见其质量之上乘。

  在历史长河中畅游

  严兴河不仅生性爱好画画,而且似乎喜好怀旧。他说:“很多旧的东西反映了一个地方历史的辉煌,不能忘记。”因此,工作之余,严兴河便到处寻找宜春的历史资料阅读。通过阅读大量的宜春历史资料,更加增加了对宜春的了解和热爱,并且由此萌生出一个念头:利用镜头和画笔留住宜春的昨天,让后人永远记住宜春辉煌的、古老的过去,增强对宜春历史的眷恋。于是,严兴河开始了他的“历史长河的畅游”,经常带着相机,背着画本,寻找历史的花朵。

  这一“畅游”便入了迷,以至于错过了好几次“人生发展”的良机。由于严兴河经常为地区写会标,一次,一个领导给他一张表让他填写,说是将他调入地委办。他知道,去地委办工作,或许政治上有所发展,能混个一官半职,可是自己的爱好就要受到很大约束,心中的夙愿或许就无法实现。于是,他婉言谢绝,以至于几十年后那位领导看见他时还开玩笑说他是“么器”(傻瓜)。

  “你后悔么?”我笑笑说。

  “不后悔。”他很淡然地指了指桌上一大摞书说,“去了地委办,我这些东西可能就没有了。”

  我看着他那瘦削的面容和执着的神态,猛然想起宋代柳永“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名句。我翻了翻手中的《宜春老照片》,首先跃入眼帘的是摄于1985年的《大北门》《小北门》,接着便是摄于1979的《浮桥》。看着这些无比亲切的照片,我眼前立即浮现出上个世纪我来宜春出差时看见并且走过的大北门、小北门和浮桥。遗憾的是,这些风景已经不再,恐怕后人很难想象出这些宜春昔日的风景,要想知道她当年的模样,只有来看这些老照片了。

  宜春在飞速前进,随着“棚改”的兴起,城市面貌日新月异,然而历史的浪花也在一朵朵地渐渐消逝——大北门不见了,小北门不见了,浮桥不见了,三眼井不见了,考棚路不见了,鹧鸪路不见了,二府巷不见了……太多太多的不见了!为了拽住它们消失的身影,从2015年起,严兴河跑遍宜春各条古路、小巷,拍摄和绘画了即将消失的一百张宜春的古路古巷。

  说到严兴河拍摄、绘画老宜春,便不得不提到他去年印刷的那本《宜春古桥》。这是一个堪称童话般的故事。

  有一次,严兴河来到宜春天台的江东村采风,发现一座小小的村落竟然有三座桥,其中有一座桥只剩半边,等他第二次去的时候竟然那半座桥也不见了。原来春天涨大水时被洪水冲垮了。严兴河无比惋惜地摇头叹息后猛然萌生了寻找和描绘古桥的念头。

  说来也巧,一次偶然的机会,严兴河认识了一位同样热爱艺术、珍爱历史的年轻人何军,两人一拍即合,何军撰文,他拍摄和绘画,开始了对古桥的探访之旅。他们自带干粮,自掏经费,自驾车去各地寻找古桥。经过几年的艰难寻找,《宜春古桥》一共拍摄和绘画了一百座宜春市(含各县市区)的古桥,在宜春市历史文化研究会的资助下,此书得以印刷问世。我掂了掂手中的《宜春古桥》,虽然不属于大部头,但却格外的沉甸甸。

  在美好远景中憧憬

  如果说严兴河只是个热情挽留昨天的人,那你就对他认识得太片面了。其实,他在挽留昨天的同时,也在憧憬着美好的未来。他那些宜春昨日的芳姿正在为宜春美好的明天默默添彩。

  我面前有一本又大又厚的彩色本《宜春市古城核心区城市设计》,是设计如何恢复宜春市核心区古老建筑的规划图,里面的老照片一半左右来自严兴河的拍摄。这些宝贵的照片对于规划设计宜春城市的未来将发挥巨大的作用。

  宜春人妇孺皆知有古八景,可是有谁想过宜春新八景呢?严兴河不但想过,而且正在着手拍摄和绘制。他心中的新八景是:秀水袁河、山称明月、多胜楼姿、温汤好浴、通世高铁、飞航天路、花博万象、禅都耀祖。尽管取名和取景尚值得商榷,但是他的心却飞向了宜春遥远的未来。

  为了未来,严兴河将着眼点放在培育人才这个百年大计上。为此,严兴河默默地实践着他的爱心计划。一是应社区或者学校之邀,经常不定期地给社区、学校免费讲授剪纸、版画等知识。二是回老家介桥开办公益讲堂,传授绘画写字知识。严兴河说起公益讲堂,很是自豪:“没想到我老家那么多孩子喜欢画画写字!多的时候有一百多人来听课!”

  “你住在宜春,怎么想到回老家办公益讲堂呢?多不方便啊。”我不解地问道。

  严兴河真诚地说:“我的写字绘画本事是家乡老师免费教的,所以我也要免费传给孩子们。”严兴河利用星期天休息日,坚持回老家讲课。为了方便,严兴河抓住青春的尾巴,趁着尚可考驾照的年龄学起了开车,并且买了一部电动汽车,专门用于回分宜老家讲课。村里一些有识之士见他如此重视家乡的人才培养,深受感动,纷纷捐款,购买钢琴、桌椅、绘画器材,给严兴河增添了极大的动力。三年多来,无论是赤日炎炎还是寒风呼啸,严兴河一直风雨无阻坚持星期天回老家讲课。

  “我从孩子们刻苦学习的劲头上看到了书法和绘画的未来。”严兴河欣喜地说。

  “我从你的执着和无私上读懂了你的人生。”采访结束时我握着他的手发自肺腑地说。严兴河的人生是什么?我在心里问自己,又在心里自问自答:他的人生是奉献。据我所知,他给宜春市博物馆、宜春市档案局、宜春市图书馆无偿提供了一百多幅珍贵的宜春历史悠久照片和画作。这都是无法复制的宝贵资料,对于后人回眸宜春极具价值。他的挽留,他的憧憬,都在生动地诠释两个字:奉献!

编辑:谢美芳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宜春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宜春新闻网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宜春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宜春日报、赣西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本网独家使用,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许可,不得从本网转载使用,违者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