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宜春>>文化



千户一家水坑寨(上)
黄彧清

WWW.NEWSYC.COM 【进入论坛
发布时间:2019-05-20  来源: 宜春新闻网

 明朝嘉靖年间,以客家棚民为主体的李大銮农民起义,经历了十一年,屡经战阵,逐渐壮大。万历四年秋天,江西巡抚杨成令南昌道移文湖广江防道会剿,然后亲领步卒二千,马军二百进剿,还是被李大銮设谋击败,杨成因此获罪罢职。朝廷急调潘季驯以总理河道右都御史衔巡抚江西,节制南昌府及各州县兵马,立刻进剿。

潘季驯调用抗倭名将、鄱阳湖守备邓子龙为将,自统大军,出轻骑奔袭,用叛将赚关,分五路同攻,使义军大沩山、黄岗山主寨前后丧失,起义终归失败。

幸免于难的李小妹亲兵邱荣回转家乡下万岁源(即今下源)救乡亲,而发生了一户千家水坑寨的故事。

刘泗水是邱荣的邻居和好友,自从听到李大銮起义军失败的传言时,心里就十分担心,这晚他又站在自家门前禾坪前沿,一直痴痴地望着邱荣家后间的窗子,终于在子时过后,见到了灯光。他连忙下山摸到邱荣后间,轻轻敲了三下门,呀的一声,门就开了,真的见着了一脸疲惫的邱荣。刘泗水激动地一把抱住了他,哽咽着说:“总算等着你了!你是怎么回来的?就你一个人吗?你的那些弟兄呢?李大哥、小妹姐他们都没事吧?”

邱荣听刘泗水像爆豆子一样的问话,没有回答,也无法回答,只是拉着他进了屋,让他坐到小竹椅上,自己挨着他坐下来,沉默了许久,才悠悠地透了一口气说:“泗弟,我只知道出了内奸,大沩山老寨已被邓子龙破了,黄岗山也被赚开寨门,梨花姐为保邱菊姐离寨搬救兵,回山寨时中了敌人奸计被乱箭攒射而死,已被乡民盗尸安葬了。邱菊姐派我回来,要乡亲们想法自保……”说到这里,被噎住了,本来倔强的他,泪水如暴涨的溪水,潺潺流下。

刘泗水惊得张大了嘴巴,十分痛楚地望着邱荣,一时无语。

这时,又有人敲门,邱荣起身开门,见到二位老人邱集义和罗安国站在门口,不由心头一喜。待老人进屋坐下后,邱荣就询问村里众乡亲的平安。邱集义流着泪说,官军在一个深夜,突然包围上下万岁源两个村子,抓了好多青壮年男丁。邱荣听得心头狂震,不由双拳紧握,腾地跳起:“狗官军,简直就是恶魔!只会祸害百姓!那抓去的人怎么了,受了苦吗?”

罗安国说:“我儿子也被抓了,今天我到了官军驻营的附近去向老乡打听,有人说,那晚只听到营帐里传出惨叫,一个晚上没停,恐怕是凶多吉少,不死也丢了半条命啊。”

刘泗水说:“村子里还有这么多人,谁能保证,官军就不会再来抓人审问?死倒不怕,一了百了,要是严刑拷打,抓你的家人做人质,逼你咬人,说出哪家通匪,谁能抗得住?老人小孩子怎么办?看来只有逃往哪里,让他们抓不到人,才能活得下去啊。”

邱荣说:“官军是杀红了眼,抓的人越多,杀的人就越多,他们就功劳越大。泗水说的没错,看来我们只有藏起来,才能活命。”

刘泗水说:“藏起来?唉,一个村子多少人?再加上还有上万岁源呢,哪里有官军找不到的地方?”

邱荣说:“那我们就只有等死一条路了?”

罗安国:“官军在抓去的那些人口里问不出什么,还会再来抓人,只要有人受不了刑,乱咬一气,就可以再抓一批,再杀一批。当官的又能多报一份功劳。他们有了口供,也就不叫乱杀,老百姓的命谁会痛心?”

邱荣说:“不行,邱菊姐要我回来,就是对你们放不下心,官军不会长久驻下去,躲过了一时是一时。我们一定要想出个法子。到哪里再立个寨子,总还有些年轻力壮不怕死的人,守住寨子,战死也比被官军杀良冒功值啊。”

邱集义听着大家说话,只低着头闷声不响,这时突然抬起头说:“我倒想起个地方可以藏人。杨家寨不是有万岁爷驻过兵吗?离这个寨的后面不远有个水坑,前面都是峭壁,中间天生一个峡口,当时驻扎杨家寨的杨汝昌将军,找到了水坑这个地方,就抽调义军在后面山上打石垒墙,筑成又一个山寨。我想杨将军是把它作为义军的退守之处,平时并没有驻军。我有个亲戚就住在坑口,所以知道。估计官军不会注意,那里偏僻,又不近路,可以藏很多人。”

大家听了,不由得大喜。

邱荣说:“我们立即行动,泗水你赶紧到上万岁源和坪田去,找几个可靠的人通知大家,就这一两天之内,搬往水坑寨。我们三人也马上逐家去叫人,晚上行动较安全,官军虽然有巡逻队,但他们不敢单独行动,我们容易避开。不过注意分散行动,不能大家聚在一起。”

刘泗水知道这是传递救命信息,不敢耽搁,就说:“好,我走了。”

剩下的三个人也连夜去与村里人商量。这时已近天亮了,当时有些急性人,就立即动身要去查看。邱集义只好带着他们到无人处过河,从一处山峡小路来到水坑寨。果然有个山峡入口,前面有段石坡,幸好凿好了石级,哪怕老人小孩也可以上得去,入门后,天色微明已经能看清景物。山坑够大啊,靠山四边都搭建有很多大棚,杉树皮盖顶,木板为墙,分隔成若干小间,坑底有一条小山泉,足够千人用水。他们索性寻路上山,后山倒有几个与别的山头相连的地方,不过凡是能攀爬到水坑寨的地方也叠了石墙,确实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险关啊。同来的年轻人都舒心地笑了。邱集义对他们说:“如何?”

同来的四人说:“妙!妙!现在已经天大亮了,我们小心点,马上就赶回去吧,晚上连同老人小孩一起过来。”

仅仅几个晚上,上下万岁源和坪田村的人家,年轻的挑着衣被食物,单独过河爬山,进入水坑寨,老人小孩也三五成群,摸黑走路,提心吊胆,相互帮扶进入水坑寨。一时,寂静的山坑人声嘈杂,热闹非凡。小孩子不知危险,不知忧愁,只觉得新的环境,新的住居,新的同伴,一切都新鲜好玩,高兴得整天乐呵呵的,相互追逐笑闹。

邱荣还沉浸在义军失败的悲痛中,李大銮高大威猛的身姿,梨花姐和蔼的笑脸,时刻不离地在脑海中映现,邱菊姐像对待小弟一般的温存话语,也响在耳边。这天晚上,他失眠了,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人,一个个离他远去,他再也无缘和他们相聚,或许他们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只有梦中才能相见了。他和邱菊姐能够手刃胡大灼这个叛逆,虽是大快人心,但多少义军兄弟却因他死于非命?在义军占领的地方,穷人有了耕地,恶人不敢抬头,孩子有了欢笑,老人衣食无忧……然而多少辈人的梦破灭了!想到这些,他突然惊觉了:我不能就这样消沉下去!眼下,大概有一两千人吧,都眼看着自己,多少生命就托付给自己!以后怎么办?直到快天亮时,他才慢慢闭上双眼。

天刚放亮,除了孩子,所有的人都醒了。邱荣也醒了,他翻身起床,急急地跑去找他的好友刘泗水,见他在大棚前,打他的刘家拳,还有一个年轻人在一个三脚支架上绑吊一个沙袋。刘泗水见了邱荣,招手让他过来,又回头对绑沙袋的年轻人说:“你还不认识我这个兄弟吧,他就是义军的人,也是我同村的好友。”

年轻人满脸凝重地说:“我见过你,那年在铜鼓营官仓给我们分粮时,你也在场的。我叫邱田,是坪田村的。”

邱荣:“嗯,是呀,不过人多,我也记不得你了。我正要找齐你们一班年轻人,商量个事。我们虽然都平安地来到了这里,不过难保官军不会找来。如果年轻人能组织起来,上寨守护,寨子才会平安,即使被官军发现来攻,一时也无法奈何我们。”

邱田说:“我也是这样想,官军要把老百姓都赶尽杀绝,我们也只有反了,怕个鸟!”

不一会儿,二百多年轻人就齐集在水坑寨中间最大的平地上。

编辑:谢美芳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宜春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宜春新闻网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宜春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宜春日报、赣西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本网独家使用,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许可,不得从本网转载使用,违者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