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宜春>>文化



又见金钱草
黄桂莲

WWW.NEWSYC.COM 【进入论坛
发布时间:2019-05-20  来源: 宜春新闻网

   5月6日晚上我在班上召开家长会,与家长们进行沟通交流,会议结束后见到一个我母亲的未接电话,我赶紧把电话回过去。我知道这个时候,如果没有事情母亲肯定已经睡了,因为自2012年她摔伤后,腰部恢复得不好,白天常常不能久站,每到黄昏母亲就要上床休息。

  回电之后,我才知道,母亲让妹妹给我送了金钱草来了,她在电话里说新鲜的金钱草治疗肾结石的效果更好。因为“五一”长假时,我回家陪了她一天,曾经轻描淡写地告诉她,我的左肾上有一颗小石头,长得不是很规则,已经有好几次扎疼我了。我之所以淡化病情,是怕像多年前那样,把她吓坏了。那年我17岁,在宜春读书。当时我左肾患有肾结石,黄豆大,让我痛不欲生,由于疼痛引发剧烈的呕吐,把胆汁也给吐了出来。班主任雷老师亲自带我上医院,每天安排几名同学在医院照顾我。那次肾结石把我折磨得不行,我在医院里又哭又闹,几次要拿头去撞墙,真想一死了之来解脱这种少有的肉体痛苦!医生无奈,只好给我注射杜冷丁来缓解疼痛。但是因为杜冷丁是麻醉药物,不能过量使用,当药效过了,我依然要哭爹喊娘。医生最后决定用体外冲击波碎石机为我碎石。做手术得有家长在,但那时家里没有电话,写信又来不及了,老师派我初中的同学晏小红到我家里去通知。母亲得知我病了,把家里唯一值钱的耕牛牵到本家的叔叔家里,近乎央求地贱卖给他,带了800元钱到宜春来给我治病。母亲是文盲,一个字也不认识,从来不曾出过远门的她,就靠着同学给她画的一张地图,从上高坐了几个小时的车靠问路寻到了我的学校。

  我清楚地记得,当母亲寻到学校的时候,我刚好从医院回宿舍。母亲看到我病态的样子,一脸的心疼和酸楚。她用颤抖的声音对我说:“怎么会得这样的病呢?”我怕自己控制不住情绪,故意把脸转向门的角落里,错开母亲的视线,再淡淡地回答她说:“已经没有那么疼了……”就这样,我蓄满眼眶的泪水被巧妙地挡了回去。

  第二天,我在母亲的陪同下到医院交费做手术,我躺在医院的体外冲击波碎石机上——那是一个冰冷的钢板,钢板上一个很大的镂空,刚好可以露出我的左肾,下面是一个椭圆形的棒槌似的东西。医护人员用宽宽的皮带把我的身体和手脚全部缚住,还给我戴上一个耳机,放一些轻柔的音乐,用来阻隔噪音并转移我的注意力。母亲紧张地站在隔离室外面,透过玻璃看着医生操纵机器给我碎石,那个“棒槌”一下一下地重重地敲击着我的肾区,母亲一边看一边流泪。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医生把绑在我身上的皮带解开。这时,我肾区的皮肤因为“棒槌”的敲击,已经全部红肿破皮了。母亲眼泪汪汪地看着我,心疼不已,我心里却一个劲地怪自己,生这么个可怕的病,既让家里背上沉重的经济负担,又让母亲担惊受怕!

  碎石结束后,我的身体起了巨大的反应,碎石末儿全部挤在输尿管里下不来,疼痛再一次肆无忌惮地上演,我又开始剧烈呕吐。母亲紧紧地搀扶着我,我一边哭一边按医生的要求喝下大量的温水,然后拼命地跳,豆大的汗珠把我的头发全打湿了。没多久,我突然感觉要方便了,豁然开朗间,所有的石头在汹涌的潮水的冲击下,一路浩荡地冲到痰盂里,我的疼痛很快减轻了许多!母亲见到我把结石排出来后如释重负,脸上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出院后,母亲怕我会旧病复发,几次顶着烈日到野外去拔金钱草。金钱草是一种匍匐状的植物,贴着地面生长,拔起来会带着不少泥土,母亲不厌其烦,她把金钱草在小溪里洗得干干净净,碧绿碧绿的金钱草,伴着滑石粉,一起捣碎,让我喝下去。金钱草有多时,母亲就用簸箕晒干,留着给我泡开水喝。

  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结石又一次造访我的左肾,母亲又忙着去给我找金钱草。金钱草还和当年一样,碧绿碧绿的,不同的是,我年迈的母亲已经发白如雪,身体佝偻,颤颤巍巍,如今她给我采药,必须拄着拐杖,小心翼翼地挪移着细碎的脚步,稍不留神,就会摔倒。

  写到这里,我泪如泉涌:人世间许多爱都不能永恒,夫妻有反目,子女有不孝,唯有母爱,永远是一棵碧绿碧绿的常青藤,这爱一如母亲送来的金钱草,虽然有股淡淡的草药味儿,却是治病的良药——母爱是最好的良药!

编辑:谢美芳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宜春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宜春新闻网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宜春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宜春日报、赣西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本网独家使用,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许可,不得从本网转载使用,违者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