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宜春>>文化



平凡的母亲
王水宝

WWW.NEWSYC.COM 【进入论坛
发布时间:2019-05-13  来源: 宜春新闻网

  母亲是平凡的,但也是伟大的。古往今来,有许多母亲,用自己的言行潜移默化影响着自己的儿女,使他们健康成长,成为国家的有用之才。如“孟母三迁”“岳母刺字”等等早已家喻户晓,耳熟能详,不必赘述了。现我想谈谈三个平凡的母亲,她们的一言一行,对我们不无启迪。

  我国著名报人、原《人民日报》总编辑范敬宜,生前说过:“没有母亲对我的那两次敲打,我也不会走到今天。”

  是两次什么样的敲打呢?第一次,范敬宜于1984年从《辽宁日报》副总编辑任上,调文化部任外文局局长,这在范敬宜的仕途上,确确实实是向前了一步,心情自然十分喜悦。为了让远在上海的母亲也能分享快乐,就把这一喜讯告诉了母亲。母亲看了信后,不但没有一丝一毫的高兴,却给范敬宜回了只有八个字的信:“位高坠重,君可收矣。”范敬宜手捧母亲的回信,细细咀嚼这八个字,顿感这八个字份量很重,涵义深刻,在今后漫长的生活中,一定要牢记心里。

  第二次,1986年范敬宜任《经济日报》总编辑,这年的4月,母亲得病,范敬宜要回上海探望。趁开车时间尚早,就打长途电话与母亲闲聊,母亲却说:“还是早点去车站,免得误点。”范敬宜却回答说:“不用着急,《文汇报》的总编会派车送我去车站。”话音刚落,话筒里就传出了母亲十分恼火的声音:“你又不在《文汇报》工作,凭什么要人家派车送你?”范敬宜赶紧回绝《文汇报》的总编,嘱不要派车送他,自己租了一辆三轮摩托车去了车站。

  这两件事对范敬宜影响很大。他回忆说:“这是我人生记忆最深刻的两件事,事情虽然不大,却是我在人生路上的清醒剂。每当有少许的迷惑时,就会想起母亲的两次教诲,脑子也就立刻清醒了许多。”

  第二个极平凡的母亲,是美国第一任总统乔治·华盛顿的母亲。华盛顿的母亲玛丽·华盛顿,早年守寡,全心全意培养、教育孩子,用自己的言行和高尚的心灵去陶冶华盛顿的心灵。华盛顿尚未当总统的七年军旅生活中,玛丽从不为儿子的失利而气馁,也不为儿子的胜利而陶醉。有一次,华盛顿在外打了胜仗,朋友们来家向玛丽祝贺,玛丽却说:“先生们请不要恭维我的儿子。我只希望乔治能记住我的话,‘他不要忘记他是美国的普通公民’。”儿子打了胜仗,建立了丰功伟绩,在母亲看来,不过是件平凡的事。不必声张,更不必夸耀。

  在乔治·华盛顿赴任当总统时,玛丽没有沾儿子的光,也随着乔迁城市,住豪华的别墅,仍住在偏僻的家乡弗吉尼亚她丈夫留下的小庄园里,不愿离开去享受总统母亲的生活。华盛顿回到了母亲居住的弗吉尼亚,向母亲说:“我来向您告别了,只要国家给我空闲,就会来弗吉尼亚陪伴您。”母亲却说:“你别再看我了,去吧,我的好乔治,你要永远做好事。”不久,玛丽离开了人间。在她咽气前还祈祷说:“上帝啊,我把祖国和儿子托付给您了。”死后,美国为这位平凡而伟大的母亲立了一块碑,碑上写着:“玛丽,华盛顿之母。”

  第三个极平凡的母亲,是东晋名将陶侃的母亲湛氏。陶侃初任渔梁吏时(监察渔梁事务的小官),一次在吃腌鱼时,想到生活在贫寒中的母亲,便用陶罐盛了一点腌鱼托人送给母亲。母亲不但没有接受,反而将腌鱼退了回去,并附了一封信:“汝为吏,以官物遗我,非惟不能益我,乃以增吾忧矣!”陶侃送鱼,孝敬母亲,看似人之常情,但在陶母看来,儿子现在“以官物遗我”,日后定以金银遗我,一直发展到将廉洁奉公抛开,成为千古骂名的贪官。陶侃牢记母训,为官一直清廉,后升任为八州都督、征西大将军,封长沙郡公。

编辑:谢美芳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宜春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宜春新闻网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宜春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宜春日报、赣西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本网独家使用,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许可,不得从本网转载使用,违者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