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宜春>>文化



乡土赞歌 诗坛天籁
——评曾若水的诗

WWW.NEWSYC.COM 【进入论坛
发布时间:2019-05-13  来源: 宜春新闻网

  罗智伟

  日前,我市青年作家、诗人曾若水先生又喜获“放歌庐陵·行旅青原”全国诗歌比赛大奖,文艺界朋友奔走相告,一时传为佳话。

  他读初中时,正当朦胧诗风靡诗坛,好诗喜文的性格让他走进了诗歌的广袤天地。从1986年在《江西青年报》发表第一首诗以来,曾若水先生行走在诗歌的康庄大道上,活在诗歌的意境里,歌之吟之,乐此不疲,不知老之将至。

  近年来,随着曾若水学养日益深厚,诗艺日渐成熟,特别是新时代的新气象、新实践、新成就,触动诗人的文思,使其诗歌创作臻于更高远的境界和水平,获得产量与质量双丰收,其千余首诗作被《诗刊》《人民日报》《诗歌月刊》《扬子江诗刊》《诗潮》等频繁发表,被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子夜诗会”专栏推介,被《诗选刊》《教师博览》《精美诗歌日历》《二十一世纪江西诗歌精选》等争相转载。曾若水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也是我市唯一的国家一级作家,著名作家黄亚洲、范小青,著名诗评家谭五昌等都曾鼎力推荐过他的诗作,其创作实力和才华,在一次次荣获国际国内诗歌比赛大奖中已经得到了印证。读曾若水的诗,如饮甘露,如濯清流,如临幽谷,佳句妙语精彩纷呈,确如行山阴道上,美景赏心悦目,令人应接不暇。

  迄今,曾若水已经出版《情韵》《印象乡村》《一抹微云》等6部诗集,还出版了多部散文集、小说集等。他的书法作品也曾荣获全国比赛大奖,日本、新加坡等国有收藏。我想,书法、绘画、音乐等方面的不俗造诣,必然为他诗歌创作提供丰厚滋养和灵感源泉。

  曾若水的诗歌特点显著,首先是题材多样,内容丰富,反映了广阔的社会生活,尤其是乡村生活。作为在乡村长大,并走出乡村、走进城市的诗人,因为和自然与乡村的天然感情,以及对故乡深挚的热爱,显意识或潜意识地怀念、记录、宣传乡土,促使曾若水先生的诗歌具有浓郁的乡土文学特征,他的诗歌里写的是乡土、乡民、乡村,散发着泥土的清香、淳朴的气息,充满着恬淡、自然的氛围。乡村的天、地、人、物和独特民俗成为诗人笔下鲜活的素材,这部分诗作占据着各诗集的大部分。如《犬吠》《收割》《放水》《嫁女》《闹洞房》《砍柴》《抽旱烟》等诗篇,从题目就可知写的是乡村生活,鸡鸣狗吠蝉声等乡村音响,收割、放水等农事活动,嫁女、闹洞房等民俗仪式都述诸笔端。诗人通过精炼的语言,将乡村的月亮、树木、炊烟、楼房、集镇、梯田、戏曲等景致、艺术,以及乡村教育、税务、影视等行业职业人员作为诗料,寥寥几笔,即刻画得形象而自然,生动且逼真。他的诗几乎涵盖了乡村生活的方方面面。同时,他又是一位具有强烈现代意识和现实意识的诗人,关注城市化进程,体验城市生活,寻找城乡生活差异,介入式的文字书写体现了诗人对现实的深刻观照和对乡村城市化的深刻思考,表达对社会进步或问题的揄扬和反讽,诗人常常以问题为导向,切入主题,发人深省,比如《乡村电影印象》中讴歌“影片就是一把火/放映温暖融化霜雪”,充满对乡村影片放映的温馨回忆。又如《医院》中“一张处方/勾销一段苦难……一张冷漠的金口/吞钞吐药……托关系找门子/寻求与你的亲密接触……钞票的厚度/等于命的长度”,有力刻画出个别医生奉金钱为圭臬、视人命如草芥的嘴脸,尖锐抨击这种医生的丑恶,令人想起今年的沈腾同题材小品,当然现在医生医德医风明显改善,我们宁愿诗中揭批的现象都成了过去式。再如写重大时政题材的诗歌《观北京奥运会开幕式有感》《神舟七号载人航天飞行》《中国高铁》等,热情颂赞了伟大时代的伟大成就。还有“怀古一簇”,专门抒发对屈原、李白、苏东坡、杨贵妃、长征、青花瓷等历史人物、故事、物什的感触。精彩纷呈的诗歌题材贯通古今、“顶天立地”,宏观微观,包罗万象,读者尽可各取所需,享受丰盛的诗歌“自助餐”。

  其次,构思精巧,语言简练,形象生动。如《乡村》一诗便体现出诗人对意象选择的匠心独运,乡村是个宏观概念,如何体现乡村的特色、展示乡村的魅力,在构思上需要下一番功夫,对意象和意念的有机结合需要想象与生发的联动,作者对乡村特质的把握体现在乡村的黎明、夜晚、歌、果、梦这些意象上,雄鸡叫出来的黎明、老牛拉回来的夜晚、锄头和锤子敲出来的歌、汗水拌出来的果、泥土里种出来的梦,贴切而精确地描绘出典型的乡村生活图景,极富画面感、立体感和音效感,仿佛把读者带进了乡村、把游子带回了家乡,仿佛让读者看见了乡村、看见了乡亲、看见了乡土,听见了鸡叫、听见了牛哞、听见了农民的交谈和劳作的声音,这种体验的传递,诚非长期村居者不能道其真谛;这种构思与想象,反映出诗人对诗歌语言的独特感触和熟练驾驭,更非深谙诗道者不能臻此化境。作者这类优秀诗作不胜枚举,无不语言精炼,刻画惟妙惟肖、生动形象,确乎言简义丰,韵味无穷。

  第三,技巧纯熟,运典自如,诗韵浓厚。这主要体现在精确恰当的修辞手法和典故运用方面,它们彰显了诗人深厚的艺术功力。比如《乡村电影印象》连用三个“一块幕布”的排比句式,《聆听青瓷》中将“美女清脆的笑声”比喻为“优美的乐音”,此外还大量运用了拟人、拟物、借代、夸张、双关等修辞手法和复沓、象征等表现手法,极大地增添了诗歌创作过程的文学色彩,丰富了诗歌意象的意蕴,给人以诗歌文学的美感享受,这些修辞手法的选择精确恰当,能够很好地结合诗歌主旨,恰如其分地传达诗人的思想感情。典故的运用是曾若水享受诗歌的显著特点,这个特点集中体现在他的怀古、咏古诗歌里,如《杜甫》中“下笔有神”“把万卷书读破”“照着兵车行”“‘三别’一吐”“富贵如浮云”等,或点化杜甫诗句,或引用杜诗名称,或征引《论语》语句。又如《李白》中“倾泻成/三千丈的白发”“辞别云彩/走出蓬蒿/骑上五花马/行路不再难/仰天大笑”等,则密集地将李白诗歌中的诗句按照诗意进行有机组合,既给人亲切感,又学古而不泥古,使读者不得不为诗人的高超诗歌艺术点赞,同时佩服诗人深厚的古典文学功底。

编辑:谢美芳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宜春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宜春新闻网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宜春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宜春日报、赣西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本网独家使用,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许可,不得从本网转载使用,违者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