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宜春>>文化



邑人彭先生之谜(下)
刘 密

WWW.NEWSYC.COM 【进入论坛
发布时间:2019-04-08  来源: 宜春新闻网

  彭构云看得太多,也想得很多,明白了一些事情,但他不会说出来,更不会写出来。他一直保持着恬静、沉毅、高洁的本色。这一呆就是十三年,足足的长安十三年。

  不归何为?

  滞留长安期间,由于皇帝的礼遇,也由于当时崇尚道家的社会风气,彭构云到处受到欢迎,名气有如潮涌的波涛,一浪更比一浪高。

  但彭构云是清醒的,名利之类的身外之物动不了他的心。比隐居乡间更优越的是衣食无忧,他有更多的时间用于读书。在繁华长安的一隅,他的内心是超乎异常的冷静。他此时开始著书,传说中他精心注解了道家经典,也写下了《通元真经》一书,可惜已经失传,不能窥其堂奥。真希望善于收藏并复制唐文化的日本遣唐使团,能够让我们今天在海外寻觅到这本书。晚几百年的宋应星的《天工开物》,不就是在日本找到的吗?

  滞留是沉闷的,皇帝的经常召见也不免枯燥。按推测,彭构云并未携带家人到长安。否则很难解释他的长子彭滋是他辞归后在宜春所生,而不是长安。由于儿子其生也晚,他的长孙彭伉,是袁州当然也是宜春的第一个进士,呱呱落地时也并未见到他的祖父构云公。

  但彭构云并不苦闷,他的精神世界博大而坚韧。他的学养和测算功夫日见长进,他内心有很多不能告人的“天机”,更不会说与皇帝听,他看到了危机!

  那时的唐朝,在高度繁荣后面,腐朽已经开始。由于皇帝的奢淫放任,人民开始感到痛苦。边患频繁,胡族猖獗,屡屡用兵,挫败连连。而心怀异志的安禄山之流,正在骗取信任、蓄积力量,准备一掌翻天。兼并、失地、徭役、战争、歉收、灾害,还有显贵的贪婪、豪门的欺踩,都在把社会推向可怕的深渊。与李白结为挚友的杜甫也正好生活在这个年代,写下了“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名句,《兵车行》《石壕吏》《春望》诗,深刻描绘了那个时代的苦难。

  杜甫与彭构云是同龄人,没有证据证明他们是认识的。但他们的内心相通,不过一个执着于入世,一个执着于出世。

  此外,唐玄宗对他的兴趣也日见其减,因为他感兴趣的事情和人物趋于无限。对于那些玄妙的道家思想,他表示出远离的趋势,他更热衷于俗世的爱恋,与杨贵妃也与其他人。这不是一个吉兆,因为他已是一个老人,一个已经昏聩糊涂的老人。

  唐天宝十三年,也就是公元七五二年,彭构云已经预测到惊天大动乱就要发生,届时中原鼎沸,刀兵遍地,伏尸千里,他将不能幸免。

  他决定辞归宜春,理由是身体“疲羸”,“乞归养疾”,需要回老家养病,更需要家人的照护。确实,构云并非强健之人,这从他只活53岁来看,他的寿命不长。是先天遗传,还是用神过度,我们不知道。但是,他身体确实欠佳,不能不有负繁华,归乡静养,以终天年。他的意愿是强烈的,后人评说他“浩然归志,万牛莫回”,也是确语。

  这个理由显然说服了唐玄宗,唤醒了他对这位“羽客真君”的礼遇真情,终于同意彭构云返乡,赐给他一大捆贵重的“束帛”,还给了他一身华贵的“副衣”以显其荣耀。最重要也最令人感动的是,皇帝从宫中近侍官员中派出房嘉,叫他陪同并照顾好彭构云的返乡之旅,因为构云身体不好,需要千里沿途州县的各种关照。派出声势显赫的宫中近侍,一切问题都解决了,怎不令人感动?

  终归何处?

  归去来兮,不归何为?犹如前贤陶渊明,彭构云发出的一声长叹,终于成为现实。在沿途各级官员的簇拥接迎下,他出关中,逾汉水,越长江,终于回到至亲至爱的故乡宜春。在常人看来,官吏人等的簇拥是多么荣耀,还有皇帝派遣的宫中近侍陪同,一直送到袁州家中。彭构云内心并不接受,甚至有些不屑,但皇帝恩赐的荣耀却给了他无比巨大的声誉,这倒是他始料未及的。

  长安留置期间,宜春郡早已改称袁州,刺史也换了好几任。但不管哪一任刺史,没有不重视彭构云的,他们也希望通过对彭构云的大力揄扬,让自己的仕途更加通畅。

  那时的袁州是西赣的偏僻之地,荒蛮蒙昧,经济贫瘦,历史上对袁州开发颇有建树的,在韩愈、李将顺、祖无择之前,首推唐朝名相房公式。恰是此人,为彭构云做足了文章。犹如他重视袁州的教育和文化一样,他下令把彭构云的家乡改称征君乡,把呼冈钓台改称征君钓台。这时彭构云正在长安,他对父母官的做法当时并不知晓。可在当地,他的家乡却一时观者如云,贤风颇盛。

  彭构云刚回宜春,怀着真正感激的心情,给玄宗皇帝上了一封谢恩书,他颂扬玄宗“梦寐贤才、搜访岩谷”,给了他极高的荣誉和待遇,使他感激莫名。他赞叹玄宗有“大德”和“大慈”。这应该是发自内心的声音,虽然他不贪图富贵,也不稀罕声望,但他毕竟是一介布衣,皇帝的至高礼遇,肯定了他的人格和才识,对天下苍生同样是一种无声的提倡,未尝不是人间善举。

  回到熟悉又陌生的呼冈岩下,他在晨风中踱步吟诗,在雨中公式笠弄舟,在岩石上把竿戏水。此时游溪也改了名,叫避贤溪,这不免让他有些惶恐。长安梦中的景致,此时全在眼前,这是他向往又陶醉的境界。他不知道,他在这样如诗如画的境界中,生命能延续多久。他更不知道,千年以后,人们会把这里称作震山钓台,成为宜春八景中最令人沉醉的胜地。他的数百万后代子孙,也会把这里作为先祖圣地。

  此时彭构云正当盛年,他才40岁,声望却如此之隆,而他的言谈举止,却也更加飘逸深沉。袁州府县的官员,不时会来探望他。唐代袁州刺史郑审就在《征君公墓碑》中有这么一句话:“前后良二千石皆式其闾而嘉叹之”,就是这些俸禄二千石的州府官员,经常上他的门拜访,对他的才识品行,没有一个不赞叹的。

  他尽量减少应酬,多与荒野为伴,披云霓霞绮终日,同飞禽走兽为友,不辞长作山外人。他继续着对天人之道的探究,他的“天问”必然震撼人心;他深入着对人生吉凶祸福的探究,他的“卦辞”必然别开生面。这是他能吸引世人关注和获得巨大声誉的核心。可惜,时光消泯了一切,至今没有留下一篇完整的文字展示在我们面前。但就是只言片语,也让今天的我们能够触摸到他那博大而深邃的心胸。

  彭构云辞归宜春的第二年,差点整个儿颠覆唐王朝的“安史之乱”爆发,中国北方烽火连天,鲜血染红黄淮。也就在这一年,彭构云的长子彭滋出世。天下乱,儿孙生,忧喜夹攻彭构云,他的预感变作现实。他并不后悔,当初没有把危机告诉唐玄宗,说了又能怎样?对于那个多情的才子皇帝,他只能在忧思中遥致祝福。

  “安史之乱”祸水,并未流到偏远的江南,西赣依旧保持着平静。玄宗退位了,肃宗、代宗又相继上位,安禄山终于被人杀掉。彭构云继续过着朴素清贫的生活,但人们并未忘记他。又有一天,新任皇帝下诏征他去长安,也是礼遇有加。但究竟年老体衰,彭构云是真的走不动了,他没有应召。

  他谢世于公元七六八年,唐代宗大历三年,53岁,葬于合浦东原上村岭(今属江西省宜春市袁州区新坊镇东墉村)。

  此前,李隆基殁于七六二年,李白也是殁于七六二年,都比他辞世更早,但他们都活过了六十岁,比构云公要活得更长久些。但谁活得更明白?这毕竟也不是一个易于回答的问题。

  其生也欲隐,其死也不朽,富贵不能淫,声名若浮尘。除了彭构云,又有几人能够做到?

编辑:谢美芳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宜春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宜春新闻网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宜春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宜春日报、赣西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本网独家使用,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许可,不得从本网转载使用,违者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