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宜春>>文化



长在香椿树上的愿望
马海霞

WWW.NEWSYC.COM 【进入论坛
发布时间:2019-03-18  来源:

  在我的记忆里,春天必然和香椿联系着,母亲每年春天都会买几捆香椿。她喜欢煮了啃外面的皮儿吃,或切碎凉拌豆腐。等香椿便宜了,便买一大捆撒盐腌制成咸菜,从春天吃到冬天。

  我小时候不爱吃香椿,那硬梆梆的东西咀嚼不出啥香味儿。

  我读小学三年级那年,家里批了宅基地,盖了新房子,新房子旁有几棵野生的香椿树。冬天,母亲站在香椿树下,笑嘻嘻地看着光秃秃的树枝,仿佛闻到了香椿的鲜味儿。

  同学们在一起谈起香椿芽炒鸡蛋,边说边吧嗒嘴,我拍着胸脯说:“等俺家香椿树发芽了,一人送你们一捆。”

  我每天放学回家都跑到香椿树下看,盼着生出嫩芽儿。母亲也去树下看。母女俩想着各自的心事,母亲问:“还梦到白球鞋吗?”

  “奇怪了,我经常做这样的梦,偷人家的鞋……”我吐了吐舌头,有些不好意思。这个梦很奇怪,我经常梦到,邻居胖妞家的窗台上晒着好几双白球鞋,我见四处无人,偷偷跑过去,拿起一双就往家里跑,跑到家里把鞋藏在床底下。刚藏好,胖妞就领着姐姐找来了,在我家大门口喊:“快还我的白球鞋!”我被吓醒了,稳了一下神,知道这是个梦,才长舒一口气,幸亏没有真偷人家鞋呀。

  母亲说,是我太希望有双白球鞋了。但白球鞋不耐脏,穿不了一周就脏了,所以,母亲从不给我买白球鞋。我只有一双蓝布鞋,都穿两年了,一周刷一次。要是赶上休息日阴天下雨,母亲就发愁,得把鞋架在炉子上烤,否则周一上学我就没鞋穿了。

  大门外的香椿树终于发芽了,我把小伙伴都领到家里来,让他们上树随便摘。晚上母亲从地里回来知道后,把我按在床上用笤帚狠揍了一顿。

  “我本想把香椿芽拿到集市上卖掉,给你买双白球鞋的。这下好了,让你白白送了人。”

  “我不要白球鞋了,您别打我了。”我边哭边喊,越求饶母亲手越重。打完后,母亲又心疼起来。第二天母亲和父亲商量,卖了家里的老母鸡,去给我买双新鞋。我坚决不同意,对母亲喊道:“买了我也不穿。”

  老母鸡没卖,我的白球鞋也没买。那年,我的蓝布鞋烂了个洞,我让母亲给补了一下,继续穿着上学。说来奇怪,那个偷人家鞋的梦再也没做过。

  第二年,香椿树又发芽了。母亲还记得去年对我的那顿打,摘了些嫩芽儿,做了一盘香椿芽炒鸡蛋。我捂着鼻子不吃,母亲说:“吃吧,好吃着呢,和以前的老香椿芽不一个味儿。”

  母亲叹息道:“以前没钱买香椿嫩芽儿吃,刚摘下来的芽儿太贵了。等几天后,香椿芽变老了,价格也落到底了,我才买来让你们吃,可你们都不喜欢吃……”

  我闭着嘴直摇头:“咋不一个味儿?都一股儿臭大姐的味道。”

  我不吃香椿芽,家人都知道。我决定保守这个秘密。因为我若说喜欢吃,母亲肯定舍不得自己吃,也舍不得全卖掉。我说不喜欢吃,香椿芽就可以卖掉贴补家用了。这就是我的秘密。

编辑:谢美芳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宜春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宜春新闻网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宜春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宜春日报、赣西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本网独家使用,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许可,不得从本网转载使用,违者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