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宜春>>文化



家乡的油菜花
伍 木

WWW.NEWSYC.COM 【进入论坛
发布时间:2019-03-18  来源: 宜春新闻网

  离开家乡已40多年了,依稀记得生产队里播种油菜的情景。每年10月,生产队会平整土地,大概两尺宽一个条带,往上撒播油菜籽,长出苗以后再移栽。计划移栽的土地也要平整,用牛拉着钉耙,耕出一条条浅沟,沟与沟之间大略五六寸宽,移栽时也是每隔五六寸一株。我想起了父亲和母亲移栽油菜苗的情景,有时候冒着雨干,戴着斗笠,穿着蓑衣或披着尼龙薄膜,手里提着油菜苗和劳动工具,往耕地走去,然后俯下身,一株株栽上,雨水顺着斗笠、蓑衣或薄膜往下流,汗水湿透了衬衣。

  我记得小时候家乡的油菜花地旁还有一大片大麦和小麦地,我经常在地间放牛和打猪草,有时还能在小树下捡到鸟蛋,抓到小鸟,留下了美好的回忆。

  我喜欢站在油菜花丛中看着蜜蜂飞来飞去,它们聚集在一片金黄铺就的油菜花地里,和我一起聆听油菜生长、花开的声音,这声音在田野的上空传递,在村庄四周荡漾。蜜蜂累了,需要找栖身的地方休息,就喜欢往黄泥墙洞里钻。我拿一个小玻璃罐,放到墙洞边,再用一根细小的木条把蜜蜂从洞里拨进罐中,然后放一点油菜花进去,看蜜蜂在罐中聚精会神地采食。有时我会拿罐子放在耳边听它们嗡嗡扇动翅膀的声音,比听美妙的音乐还高兴。

  我就在油菜花的金光中度过了一个又一个春天。不急不慢的小溪总是睁着眼睛静静地流淌,布谷鸟重复的叫声扑打在天空发蓝的嗓子眼上,犁耙系着田埂,油菜花的一切都在牛眼里。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艺术是张扬个性、魅力的最佳形式,来到了油菜花丛中,我的想法动摇了。你看,油菜花一朵接一朵,像一个黄金的海岸,它所呈现的美是群体,是集体的光芒,油菜花越多,它所提供给我们的视野就更宽广辽阔,它就像点蜡烛一样,要集中更多的烛光,才能真正烛照我们所要洞悉的事物的内核。有幸来到油菜花中,听着油菜花的言语,闻着油菜花的气息,我把自己放在油菜花之中去张开心肺。我知道我的视觉是有限的,无数的美必然从许多道路向我奔来,我必须扶着它来到油菜花的中心,让它沿着油菜花茎干,直抵我们所要到达的地方——黄金踊跃的天空和大海。无数的语言一遍又一遍,在田野写成了宽广无垠、充满呼吸的词章,照亮了故乡沉寂的山野。

  画家在河堤上支起画夹,油菜花便在对岸的河滩上涂鸦起来,跟着被涂抹的还有河滩上的几棵树,远处朦胧的地平线上几扇白色的墙,黑色的瓦,近处油菜花围绕的桔园。画家沉浸在他的创作中,其实他已好久没有这样痛快淋漓地挥洒了。画家在都市的屋檐下已经过一个较长的冬日,他周身如被锈铁皮围死般。他终于找到一把开锁的钥匙可以让自己走出锈铁皮。现在,他看到油菜花的黄,像饮了一杯酒。画家的情绪多少有点亢奋。他蹲在那里,一支笔不停地在水中洗胡须,而他身旁的河流已由一清见底变得混杂而饱满。这很符合画家的心境,画家就像一个魔术师,不断让田野的色彩发生变化。画家在河堤上,看到一群鸟飞越油菜花地,像无数墨点,然后这无数墨点又驻足于河堤上光秃秃的树枝,画家千方百计地让鸟在他的画布上停下来,后来他干脆把笔丢到河里去洗了洗,油菜花地便充满了故乡的烟雨。

  一个星期天的上午,阳光明媚,风和日丽。我们全家一行从县城去10多公里外的乡下老家游玩。一路上映入眼帘的都是黄灿灿的油菜花。无数只蜜蜂以各种姿态缠着花朵,我也加入了蜜蜂的队列,把身子探进了花丛。我已经好久没这样看花了,于是用手去摸花,用鼻子去嗅花,我能和油菜花亲密接触是我的福气。我知道蜜蜂所要采的是花蜜,而我要的是美,是在油菜花茎干深处最不易察觉的事物——我紧紧按住激情的汁液让它不急着喷涌出来,因为我自身的黄金火焰还不可能在家乡的土地上此起彼伏,因此还必须借着油菜花的身体和四肢把春天写在额头上,而后才有资格在家乡的土地上放纵。河流是躺着的,而我需把它立起来,需要把河流扶进油菜花的内部,让它在田野的上空剧烈地充满野性地喧哗,让它等着憨实的体温和泥土久久地融合。我的到访是及时的,油菜花正闪闪发光,像无数春天的激情汇聚。

  看到油菜花,我便想起了那些为培育油菜花而辛勤劳作的人们。他们像我的父亲母亲一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土地中耕耙、播种、移栽、锄草、培土、施肥、灭虫,他们像蜜蜂采油菜花粉一样,为人们的生活酿造幸福的花蜜,把大地装扮得生机勃勃。

  在油菜花丛中,一对对情侣摆出各种姿势,用手机或相机拍照,他们在这大好的春光里留下了爱情甜蜜的回忆。

编辑:谢美芳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宜春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宜春新闻网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宜春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宜春日报、赣西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本网独家使用,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许可,不得从本网转载使用,违者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