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宜春>>文化



听着单田芳的评书长大
杨晓宁

WWW.NEWSYC.COM 【进入论坛
发布时间:2019-02-12  来源: 宜春新闻网

  2018年9月11日传来噩耗,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单田芳先生在北京中日友好医院病逝,我为此十分伤感。我与单先生并未谋面,更无交情,只是听着他的评书长大,是他评书的忠实听众,十足的粉丝。

  我对评书的喜爱可能是与生俱来的,也可能是小时候听父亲讲故事激发的兴趣。我父亲虽只读过几年私塾,却看过不少古典小说,比如《封神演义》《水浒传》《三国演义》等。在空闲之时,他就给乡亲们讲故事,我小小年纪也在人群之中聚精会神地听着,被里面的情节深深地吸引住了。尤其是《封神演义》里“黄飞虎过五关”的故事,我至今记忆犹新。我暗暗立下誓愿,等我长大了,我也要像父亲一样给乡亲们讲这样的故事。于是,我在读初中的时候,就把能借到的古典小说,包括四大名著、侠义小说,都通读了一遍,上课也读,下课也读,晚自习以后也读,星期六回到家里还在煤油灯下读,用废寝忘食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有了这些积累,加上我的记忆力又好,我就可以给乡亲们讲书里的故事了。农历大年三十晚守岁之时,农历大年初一拜年之后,挑堤筑坝、雨天不出工之日就是我卖弄“才华”给大家讲故事的时候。在那个文化极度缺乏的年代,讲故事深受乡亲们欢迎。虽然我的普通话很糟糕,但乡亲们听得津津有味。父亲在旁边露出欣喜的笑容,因为他觉得后继有人了。

  我真正听单田芳先生说书是1979年在樟树中学当教师时。那时学校的广播每天中午12:30就开始播放单田芳的评书《隋唐演义》,我和那些有此喜好的同事、同学们每天守着这个时间段,还经常端着饭碗,一边全神贯注地听着,一边心不在焉地吃着碗里的饭菜。可惜时间只有25分钟,意犹未尽地等着第二天中午再听。最幸运的是1984年,我在江西省委党校学习的时候,单田芳来到南昌讲评书。这是难得的机会,尽管票价10元,但我还是咬牙买了4张票,请妻子和几个兄弟一起享受了一次单田芳说书盛宴。现场座无虚席,鸦雀无声,只有单田芳先生在台上声情并茂、扣人心弦的表演。他当时讲了《隋唐演义》《三国演义》中的三个片断,台下听众如痴如醉,以至于表演结束之后,人们还不愿离去。回到住处上了床,我脑海里还在回味着这精彩绝伦的演出。

  后来因为工作繁忙,我无暇静下心来听单田芳先生说书了,只是乘车出远差的时候,会在车上插入一张单田芳评书光盘,饶有兴趣地听着他熟悉的说书声,旅途也就不觉得疲劳了。退休后,我愈发喜爱单田芳的评书了,去书店、去高速公路服务区搜集单田芳评书的碟子,但是很多碟子已经买不到了,常常因此懊悔不已。一次,小儿子业功从北京回来,知我有此嗜好,说这很简单,立刻从网上下载了几十部单田芳和其他评书家的作品,然后转送给我。这些年,我一上车就听,一集不落地听完了《白眉大侠》《龙虎风云会》《乱世枭雄》《大明英烈》《七杰小五义》等。因为是断断续续听,一部219集的《白眉大侠》我用了近一年的时间才听完。

  单田芳先生评书里的故事既有历史依据,也有很多的艺术锤炼,更蕴含着许多深刻的人生哲理,宣扬英雄主义,彰显惩恶扬善。故事中的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使人一听便欲罢不能。他对人物的刻画入木三分,栩栩如生,个性鲜明。如《隋唐演义》中的秦琼、程咬金、单雄信;《白眉大侠》中的徐良、白云瑞、房书安;《乱世枭雄》中的张作霖、汤二虎、田小凤;《大明英烈》中的胡大海、小将常茂、朱沐英、小矬子徐芳;《洪武剑侠图》中的李剑飞、田地宽等,还有不少反派人物都能给人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他对人物面貌特征、穿着打扮的描写无不细致入微,他对各种声音的模仿更是一绝,不同人物的声音、战场厮杀的声音、兵器碰撞的声音,马蹄声、马啸声,炮声、吼声、笑声、喝彩声,在他嘴里说出来无不惟妙惟肖。他那些常用的词语,如“书接上回”“书中代言”“无巧不成书”“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听人劝,吃饱饭”……我都耳熟能详。我尤其喜欢听他略带点嘶哑的声音,时而雄浑,时而低沉,时而平淡,时而激越,他口风老练苍劲,自然流畅,语言生动,丰富有趣,行文逻辑周密,句法无误,说的乡里俗语、民谚土语亲切生动。总之,他能用精练、生动、准确、鲜明的语言塑造人物形象,烘托环境气氛,极大地调动听众的注意力和想象力。正如单田芳先生曾经说过的,说书是一人多角戏,生旦净末丑,人人个性不同,语言表情不同。秀才不会骂娘,土匪张口胡话。一套书一个人演,上一秒你是母亲,下一秒变成孩子,这会儿是傻子,过一会儿又变成疯子,还得各有神韵。一把扇子代表十八般兵器,要比划得传神。如此高难,没有天赋,没有刻苦训练,怎么能成?

  为缅怀这位评书界的泰斗,这几天我从网上查阅了大量关于单田芳先生的资料,对他有了更多的了解。单田芳1935年出生于辽宁省营口市的一个曲艺世家,母亲是西河大鼓演员,父亲是弦师,大伯、三叔分别是大鼓演员和评书演员。单田芳六岁念私塾,七八岁就学会了一些传统节目,能帮助父母抄写段子、书词,十三四岁就能记住几部长篇大书。1956年成为辽宁省唯一具有大学文凭的评书艺人,加入了鞍山市曲艺团,在舞台、在茶社说过十多部新书,名扬东北。在十年动乱中,他虽遭厄运,却仍坚持练功,默诵书词,构思新篇。1979年单田芳重返书坛,在鞍山人民广播电台播出了第一部评书《隋唐演义》,此后十多年先后录播了39部评书,风行大江南北几十家广播电台,其中《天津血泪》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出,听众达6亿人。他还录制了近十部评书电视连续剧,又与中国网文化中国合作推出“单田芳网络书场”,让网友们收看收听评书,为评书市场开辟了更广阔的领域。1995年,单田芳成立北京单田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使评书艺术走向市场。资料显示,单田芳一生说了110部书,1.2万多集,节目时间6000多个小时,照此推算,如果一人每天听一集,需要听33年。总之,单田芳的评书以鲜明的大众化语言特色获得了人们的喜爱,赢得了“单国嘴”的称号。人们形容“凡有水井处,必听单田芳”并不为过。

  单田芳的评书内容几乎涵盖了中华民族五千年的文明史,可谓“一张嘴纵横古今”。商周的《封神演义》、汉末的《三国演义》、隋唐的《隋唐演义》、唐代的《薛家将》、宋代的《杨家将》、明代的《朱元璋演义》《大明英烈》、清代的《努尔哈赤》《林则徐》……

  斯人已逝,音容宛在。单老先生,一路走好!评书艺术需要传承,更需要创新。“欲听下回分解”,期盼一代又一代评书艺人们的不懈付出和努力,将评书艺术发扬光大。

编辑:谢美芳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宜春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宜春新闻网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宜春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宜春日报、赣西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本网独家使用,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许可,不得从本网转载使用,违者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