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宜春>>文化



幸福是自找的

WWW.NEWSYC.COM 【进入论坛
发布时间:2018-06-11  来源: 宜春新闻网

  郭祥峰

  为了打制一把木工用的凿子,费了我好大的劲,才找到了一家铁匠铺。

  这种铁匠铺,儿时很常见,走在路边街边,时不时能看到,叮叮当当的打铁声,和那飞溅的火花,是那个年代一道特有的风景。小时候,我很好奇,一块铁疙瘩是怎么打成一个个精巧的劳动工具的,常会在放学时站在某个铁匠铺旁看师傅打制各式铁器用具,总是看得出神。可现在,铁匠铺逐渐被冷落,很难看到了。

  这回找到的这个铁匠铺,在宜丰芳溪镇的一个人口相对密集的村庄,且交通便利,处于一个三岔路口附近。这可能是这家铁匠铺得以坚守下来的原因。

  我对铁匠师傅说明来意,要打制一把比较宽大的凿子。那师傅三十岁左右,个子高大,相貌堂堂,眉宇间一股英武气概,非常直率。

  我正奇怪这铁匠铺怎么只看见他一个人。一般打铁都是两个人。只听铁匠师傅凭空一声吆喝:“死哪去了!打铁!”洪亮的声音足以振出几十米远。

  话音刚落,只见紧邻铁匠铺的一户老表的家门口,从几个聊天的妇女中走出一个近三十岁的年轻妇女,皮肤微黑,容貌俊俏,身材结实。她问了做什么东西,走到那火炉旁的风箱拉手边,一拉一推,火炉中就喷出几道火苗,亮堂堂的。

  他在一堆废铁中找出一块边角铁料,拿在手里掂量了一下,用一把长长的铁夹子放入炉火中,接着,翻动几下煤块,炉中升腾起一团火星,和着风箱一拉一推产生的火苗,火势一下子就变得很旺了。

  需等一阵子,才能把铁块烧红。男人开始数落女人:“一天到晚就喜欢走东家串西家,哪里像开打铁店的样子!”

  女人一边拉风箱,一边笑着说:“哎呀咧,我才跟人家说了几句话,也要说我。”声音像百灵鸟一样清脆。

  “你守在店里不可以啊?故意要人家来找你。”

  “你哪里出去找了我啊?不是你一叫就来了么?要我来守店,你好出去野吧?”女人反数落起男人来,铁匠铺里一下子弥漫着温馨愉快的气氛。

  这是个夫妻店。我奇怪的是,女的打铁?抡那打铁的大锤,是需要力气的。这娇小妩媚的女人,能行?

  正这样想着,铁匠师傅已把铁块从火炉中夹了出来。铁块已经烧得通红,用手一抖都能抖下耀眼的火星。

  女人离开风箱边,男人左手用铁夹子夹着红铁块放在铁墩上,右手拿起一把小锤。只见他用小锤往铁墩上轻轻敲了一下,女人就抡起大铁锤往那红铁块上砸下去。

  一时间,叮叮当当、咚咚隆隆的打铁声响了起来,极有韵律感。这响声也有讲究,“叮叮当当”是小锤的声音,小锤一是用来指示大锤打哪里、怎么打;二是用来修正铁块的打制形状。如果要大锤暂时停下来,师傅就轻敲一下铁墩,铁夹子翻动铁块,单独用小锤多敲几下。“咚咚隆隆”是大锤的声音,只见女人双臂一抡,大锤就从高处往铁块上砸落下来,呼呼生风,刚开始的几下,大锤落到铁块上时,火花四溅。两人顾不上说话,配合默契。偶尔,男人会用小锤点一下铁块,吼一声:“这里!”于是,女人铆足了劲,挥起大锤砸下去。

  那火红的铁块,也在这击打声中逐渐变形,被打成了长条形的铁片。火花逐渐越来越弱,直到没有。我注意到,这女的臂膀要比一般的女人粗大些,可能是抡大锤锻炼出来的吧。男的又把铁块放入炉火中,女的又到了风箱边,一拉一推,火苗又蹿起来。男人搅动几下炉火,添了一小铲煤块。

  烧铁块的工夫,男人又对女人开骂了:“打个铁都不上紧,呆似一截木头。”

  女人一边拉风箱,一边开心地笑着:“哎呀咧,人家就这样子,能打铁就可以了。”

  “打不了铁,你就死得去打工!”

  “我就是不打工哩,我就要打铁,自己当老板还不好啊?”

  “当打铁店的老板,也当得好意思!”

  男人和女人一句来一句去,看似骂骂咧咧,实则打情骂俏。

  第二轮锤打开始了,叮叮当当,咚咚隆隆,铁片越来越接近凿子的形状。

  第三次把铁块放进火炉的时候,男人一摸口袋,掏出烟盒,一看里面没烟了。就对女人喝道:“去买包烟来!”

  片刻工夫,女人就从旁边的小卖部买来一包烟,递给他。

  男人叼上烟,夹一块火红的煤块点着了,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稍事休息。女人拉了几下风箱,也踱到店门口,靠着门框休息。这时候,基本没什么大锤的事儿了。剩下来的事情,都是小锤的细致活儿。

  这时,一个穿迷彩服的年轻人骑辆三轮车在给旁边一户人家送煤球。站在铁匠铺门口的女人走过去,冲着这年轻人叫了一句:“解放军!”

  看起来他们好像很熟,年轻人接着她的话,说:“叫一句叔叔撒。”

  女人真的就冲着穿迷彩服的年轻人叫道:“解放军叔叔!”

  年轻人夸张地拖长声音“哎”了一声,随之,她和那年轻人都哈哈大笑。逗得旁边几个老表也跟着笑了起来,一时间,大家言谈甚欢,铁匠铺周边飘荡着愉快的声调。那边男人用小锤叮叮当当地制作凿子。

  她这边正在开心,那边铁匠铺师傅已经把凿子做好,一声吼道:“又死哪里去了,一天到晚像丢了魂一样的。”

  女人对着穿迷彩服的年轻人说:“天呐!你看咧,我刚刚才出来哩,他就要骂我。”大家都笑。

  我问那师傅:“这凿子要多少钱?”他说:“20元。”我拿出钱来给他。师傅说:“你给她,她是我的财政部长。”

  女的很高兴,接过钱来,放进衣兜,又到旁边老表家几个妇女那聊天去了。

  这铁匠铺的夫妻,当时着实感染了我,倒不是因为破天荒见识了女的打铁,而是他们两口子的开心日子、幸福生活。生活富足不一定让人幸福,但夫妻相知相守,平淡日子也能过得有滋有味。他们的幸福,是他们自己找来的。好几年了,我还记得这样一家铁匠铺,前不久,特意又去找一下他们,居然店铺被拆掉了,让我好一阵子怅然若失……

编辑:谢美芳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宜春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宜春新闻网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宜春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宜春日报、赣西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本网独家使用,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许可,不得从本网转载使用,违者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