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宜春>>文化



丁锋:从知青成为日本高校的博导

WWW.NEWSYC.COM 【进入论坛
发布时间:2018-05-10  来源: 宜春新闻网

  41年前,在上高县一个公社当了9年知青的他考进宜春师专(现为宜春学院)中文系,毕业后考入江西师范大学继续深造,取得硕士学位后,1986年,他考入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成为江西首个文学博士。如今,他在日本一所大学担任博士生导师,成为传播中国文化的使者。他就是日本大东文化大学的教授、博导丁锋。

  近日,记者与丁教授取得了联系,了解了他从一名知青到大学教授及旅日学者的人生历程。

  书香子弟成为下乡知青

  1951年,丁锋出生于宜春袁州一个书香之家,家有兄妹七个。丁锋的父亲毕业于中山大学法律系,先后在宜春市、上高县的文教部门工作。母亲是高中老师。他在2岁时,就随父母去了距宜春市区100公里的上高县,在那里度过了美好的童年。1968年,还没满16岁的他,作为知青被下放到上高县田心公社,一夜之间成了农民。在农村的九年中,他干过七年农活,后来当过公社广播员和编播记者,也在宣传队当过演员、编剧,写过一些剧本。他告诉记者:“1965年我高小毕业,读初中时,正逢‘文革’期间,基本没上学。所以只有初中一年级文化的我,写剧本时经常遇到写不出来的词语,于是我就勤查字典,到处借书看,打下了一些文字功底。”

  说起知青生活,丁教授回味无穷。他感慨地说:“我们生活的时代是独一无二的时代,虽然没有经历过战争,但经历了许多坎坷。”

  恢复高考踏进大学校门

  1977年,十年动乱结束,恢复了高考,时年已24岁的他走进了高考的考场。

  回想起当年备战高考,他说可以用“夜以继日,废寝忘食”来形容。凭着写剧本当编导积累的文字功底和自学的数学,加上父母帮助补习,最终考进了宜春师专,成了恢复高考后的首届中文专业大学生。

  可喜的是,他家兄妹七个,恢复高考第一年就考取了两个,第二年考取了四个,只有最小的妹妹还未到应考年龄。他家一时成了当时小有名气的“高考之家”。

  “宜春师专是我人生新的出发点,我是失学人群中学习机会失而复得的幸运儿。”他感慨地说。

  进入师专后,全班49人的年龄、水平都参差不齐,丁锋特别珍惜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能有进大学读书的宝贵机会,大家都很努力,渴望多学知识,实现更高的目标。当时我们都有自己的努力方向,有的开始写作投稿,有的准备考研,尤其是考研氛围特别浓厚,大家都在暗自使劲。每当晚自习结束了,还有一些同学在路灯下看书,或点起油灯继续学习。我也不甘落后,如饥似渴追求新知,《说文解字》的540个部首口诀就是在操场上背下来的。为了专注于学习,有时放寒假也不回去。”丁锋说,他们那一代的大学生,觉得读书“如饮甘霖”,与在农村修水库、挖土方相比,是件非常幸福、幸运的事情。

  丁锋告诉记者,当时的学习条件非常有限,尤其是书籍和资料很缺乏。有一次新华书店来了两本《说文解字》,立刻就卖完了。丁锋向工作人员再三求情,最后,工作人员把自己买的一本借给他。回去后,他就手抄《说文解字》,足有几大本。期间,他最难忘的是何一凡老师,当时他的主攻方向是古代汉语,特别喜欢上何老师的课,每当学习遇到了疑难问题,都得到恩师的悉心指点。

  三年时间很快过去了。作为宜春师专的首届中文专业大学生,丁锋和同学们都以优良的成绩毕业了。同学们毕业后主要有三个去向,或到教育部门当老师,或进政府部门当干部,或准备考研究生继续深造。丁教授告诉记者,之后的几年,班上陆续有7人考上硕士,他是其中之一。包括他在内,如今他们班的同学有6名是博导。

  赴日传播汉语文化

  毕业后,丁锋在宜春师范学校任教,一边教书,一边坚持自学。几年后,他考上了江西师范大学汉语史研究生,主攻汉语音韵学,1986年夏毕业后留校任教。同年秋又考取了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博士研究生,成为江西省第一个文学博士。

  丁教授告诉记者,他结缘日本教学是1991年到日本进行学术访问的时候。当时中日邦交正常化,他萌生了去日本学习交流的想法,随后孤身一人来到日本,边学习边打工,凭着当知青时锻炼出来的好身板,他在日本当过搬运工、泥瓦匠,还做大学兼职老师。1999年,他被大东文化大学聘为教授,2004年,由日本文部省审批为博士生导师。

  谈及选择留在日本传播中国汉语文化的初衷,丁教授说:我认为在日本传播中国汉语文化深有意义,毕竟这里也是东方国家。日本人对中国文化很有兴趣,对汉语汉字汉文化的认同度非常高。中日邦交正常化后,学汉语在日本成为新潮流,还兴起了汉字书法热。而大东文化大学有90多年的建校历史,非常重视和强调传扬中国文化,是日本近代教育史上最早以系统传承中国传统文化为使命而设立的大学。”

  在日本教学期间,他也经常回国参加学术研讨,继1991年与学友合著了《中国语言学大辞典》后,他相继出版了专著《<博雅音>音系研究》《琉汉对音与明代官话音研究》《<同文备考>研究》《日汉琉汉对音与明清官话音研究》《如斯斋汉语史丛稿》《如斯斋汉语史续稿》等专著及论文上百部(篇)。

  在谈及中国与日本在教育上的差别时,丁教授称,日本教育起步早发展快,高校多,招生饱和,人才多。虽说“文革”后中国扩招大学生,但总的容纳量不如西方国家,中国在培养高素质人才上仍需努力。在日本,他一直心系祖国,关心国家大事。他说,看到祖国如此发达、美好,看到成长在当今幸福美好时代的大学生们享受着如此优越的学习环境和发展机会,他深深为他们感到高兴,也对祖国充满自豪。他一直以祖国为荣,也希望在汉语研究方面为祖国多出力多贡献。

  最后,他说:“我们每天都要去努力,对自己的潜力不要估计太低,不要认为高远就畏惧前行。年轻人进了大学对自己要有更高的要求,如果保持强烈的学习愿望,许多事情可以超常规地得以实现。”

  (施自强 陈国菊 记者 徐宝金)

编辑:谢美芳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宜春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宜春新闻网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宜春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宜春日报、赣西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本网独家使用,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许可,不得从本网转载使用,违者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