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宜春>>文化



青春祭——纪念林梅芳君

WWW.NEWSYC.COM 【进入论坛
发布时间:2017-09-11  来源: 宜春新闻网

刘 密

  时光流逝的平静,偶尔也会被突来的惊悚击破。

  那天,逸珉打来电话说:林梅芳不行了,已经在从南昌送回宜春的路上。

  记得那日骄阳似火,草木焦枯。匆忙约了几辆车,到彬江去看她。失落和苍凉感时时袭来,渐渐凝成一块冷峭。她从宜春转院省城,每有消息都较乐观,怎么就不行了?胆囊炎并发胰腺炎,并非绝症啊!

  人车在彬江镇街头集合,看去凌乱的街道,增加了不安感。脚下并无净土,头上亦无祥云。众人都是惊诧与肃容。急促穿过拥挤的楼梯,终于来到林梅芳跟前。久未见面,她已严重变形,沉睡昏昏,不忍卒睹。吊瓶、药剂、哭泣、低语。一切预示着不祥。

  我那时还不知道,凶兆如此,更惊悚的事还在后面。

  我大声唤她,毫无反应。但眼尖的逸珉事后告诉我,她的眼角似乎溢出了泪水。生命尚存,难道会有转机?

  人生而不自由,被多少物事禁锢!娘胎、遗传、语言、疾病、习俗、职业,甚至自己的躯壳。你是否想过,这个躯壳怎么会是自己。当这个躯体行将消失时,你会突然醒悟:死亡的逼近,正是人生最大的不自由。

  离开彬江不到两小时,微信上即传来林梅芳去世的消息。死亡彻底剥夺了她的生存自由。苍天不公,不测飙至。她才38岁,青青夫君,一双儿女,双老父母,其奈人何!?

  我们是在文友常聚的南庙禅农阁认识的,知道她是位很敬业的记者。那次上老湖冈台探访,恰遇夏日暴雨,一行人仓皇躲进老表狩猎的陋棚。电闪雷鸣,天地如倾,她却泰然,变换位置,或入雨幕,获取镜头。

  她工作很拼,还是个善于策划斡旋的组织者。去年温汤彭坊菊花文化节,场面盛大,演艺加数百人的民俗流水席,其乐融融,其声嚣嚣,看得我等眼花缭乱,惊心动魄。与席的一位上海朋友大发感慨:哇!这么大的场面,真好真好!她却笑吟如故,穿梭奔波,不见一丝“管事”的矜持。

  食无定餐,饮非其时,眠无整觉,自是她的常规生活。久而久之,隐患可能早已伏下。她或许不知道,年轻人容易犯下的大错,便是对健康的无视。依旧是笑吟吟地出现,又笑吟吟地辞去,少见倦意。她是省报记者站的站长,邹峰笑称她是“特务”,显然是旧时代那些个“站长”意思的延伸,此绰号大家每闻之不禁莞尔。她依旧是笑吟吟的,很配合朋友的调侃。

  她和朋友们对蟠龙山情有独钟,听说大年初一她都要率全家上山,与孤独的本耆师傅一起过年。我受大家感染,也去爬了一次蟠龙山,只见九曲十八弯,山高路险。她和几个年轻人,对我等几个年长眼拙者悉心照拂。她的活泼泼的眼神里,透出对蟠龙山的喜爱。古老赫然的蟠龙关,飘洒清澈的山间溪瀑,还有浓密竹篁中宛啭的鹧鸪,一片平畴的蟠龙寺旧址,都在她绽放的笑脸上得到回应。之后烧菜蒸饭,汲水煮汤,也都有她轻灵活泼的身影。

  她急病住院,本耆师傅为她两次祈福。我不懂佛禅,但深知本耆心意。终于回天无力,“忍看朋辈成新鬼”,徒唤奈何!

  人世间最难成就的是事业。蟠龙寺创建已越千年,至今不存,有志者经营重建,亦已多年。多少人援之以手,领导也支持不菲。但毕竟事未成,人已去。突然转念,莫非林梅芳的逝世,是古老蟠龙寺的复兴之兆?如果真是这样,林梅芳岂不是全身尽瘁,牺牲以供,敢问其价几何?

  那天之后的又一日,在禅农阁叙及此事时,晓东突然说:有件事本来不想说,可是丢不下。语颇沉郁——

  还是那天,也就是林梅芳不治从南昌送回彬江家里的那个下午。他如约驱车到彬江街口集合。出发时,正要打开门上车,兀地看到禅农阁书房厅走出一个衣裙飘飘的女子,那不就是林梅芳吗?!长廊之尾,三五米外,如此熟悉的人影,岂能认错!女子转到廊柱后,晓东弃车奔去注目一看,却已倏然不见。此时四周寂阒无一人。

  他很惊悚,沉吟甚久。我们闻之亦惊悚,垂首沉吟。

  老人说,人之将死,会到各处“收脚迹”,多半是熟悉常去的地方,徘徊流连,恋恋不舍。

  难道世上真有神秘灵异?或者是幻觉?

  但朗朗乾坤,巍巍楼阁,灼然寂然,何来灵异?又何来幻觉?实难确认,晓东亦然,何况我辈听闻之人!

  但我宁肯相信,林梅芳确实到了她常来的禅农阁,即便是她的想像。那时,她还活着,除了灵魂,还有什么?

  惊悚之后,诸君又感受到一种失落之后的亲切。

  那时,死亡行将夺去林梅芳的生命,同时又给予她更为广阔的自由。我那时大声叫她,她或许正在遨游,闻之欲归,泪下为应!万千世界,本不以一人之生为多,更不会以一人之去为少。所痛惜者,是为青春早逝生命苦短;所谓自由者,自然是飘遥不朽至于无穷。孰长孰短,愚昧如我等凡人,惟惘然而已。

  即此为文,祭之以林梅芳君。

编辑:杨娟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宜春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宜春新闻网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宜春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宜春日报、赣西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本网独家使用,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许可,不得从本网转载使用,违者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