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宜春>>奉新



一束光的力量
——追记牺牲在抗疫一线的奉新县柳溪乡东庄村村民罗付光

WWW.NEWSYC.COM 【进入论坛
发布时间:2020-02-24  来源: 宜春新闻网

一束光,在晴好的天气里,你仿佛感觉不到它的存在。但在黑暗中,寒夜里,困顿时,你看见它,就如同看见了美好和希望。

罗付光,奉新县柳溪乡东庄村化利组村民,牺牲在抗击疫情的第一线,年仅55岁。

为身边人、为集体贡献力量,罗付光犹如一束光,照亮每一张遇见的面孔。他虽然走了,但从他身上看到了一种精神,一种集体主义精神,他的精神在东庄村播下了一粒种子,在光的照耀下生根发芽。

2月15日,寒潮来临,天上下着雨。罗付光早上5点多就起床了,他先进了厨房忙碌,为家里人做好了早餐。“早饭我已经做好了,现在还早呢,你再睡一会儿。我今天要去守卡点,先走了。”他走进房间和还在睡觉的妻子轻声说。

7点30分左右,罗付光到了卡口,和值夜班的村民进行了交接班。像往常一样,他先烧好了热水,给火盆里续了柴火。帐篷里慢慢暖和起来,一同值守的罗友水、罗友信、罗友发三人也陆续到了。

17时15分许,罗友水走出帐篷巡查周边情况,罗付光等3人在帐篷里查看过往人员登记台账。风渐渐大了起来,帐篷被风吹得摇摇晃晃,罗付光担心帐篷被吹坏,赶紧站起来,紧紧抓着帐篷中间的横向骨架钢管。突然间,风骤然大了起来,他连同帐篷一起被推入了路边河道中。

一同执勤的其他3名村民赶紧跑下河,同时拨打了120电话。到了河中,发现罗付光静静地躺在河中,头上冒着鲜血。18时30分,经全力抢救无效,罗付光停止了呼吸,生命永远定格在疫情防控一线。

集体的事都想出份力

罗付光的父母都是老党员,家教很严。在父母的教育下,罗付光形成了自己质朴的情怀和价值观,天大地大公家最大。他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集体的事最紧要”。

1月26日以来,为了防止疫情输入,东庄村设立了3个卡点,每个卡点安排4名村组干部,严防死守。

村里在微信群里发布了招募志愿者的信息,罗付光第一时间找到村民小组长罗友清报名。“村里现在回来了这么多后生,让他们多做点。你儿子刚回来,让他参加就可以了,你身体不好,这次就不要参加了。”罗友清劝他。他看组里不同意,就跑到村委会,要求参与一线卡口执勤。“卡点值守一守就要10个小时,我当时就没同意。可他总说自己作为村里的一份子,有责任、有义务为抗击疫情出一份力。”罗友清一边说,一边用手背揩了下微微泛红的眼睛。

在罗付光的带动下,很快全村有125名村民报名参加值守。虽然是大家轮班值守,但只要有时间,罗付光就会主动到卡点来。值守队员遇到有急事要人顶班,他总是过来帮忙。连续十几天,值守点上,天天都能看到他的身影。村民劝他休息一下,可他总是说:“苦点累点不要紧,只要大家好就好。”

在卡点上,他忠于职守,按规定办事,严控车辆和人员出入,即使亲朋好友要过卡点,他也坚决说“不”。隔壁港尾村的袁根德和他认识二十多年了,知道轮着他值守,便骑着摩托车想到东庄村来串门。罗付光劝他:“现在疫情防控,要少出门,少串门,不要到处跑,你还是回去吧。

等疫情结束,你天天来我家吃饭都行。”

到了正月初八,乡里筹集到了两顶救灾帐篷,送了一顶到东庄村。从居民家拉了电线,值守的村民过上了有灯有热水壶有电暖的“好”日子。“这个帐篷好,晚上值守人员还能轮流打个盹。”手摸着帐篷,罗付光笑着说。

在卡点执勤之余,罗付光还每天巡回在村组道路上提醒村民做好居家隔离。遇到扎堆烤火聊天的村民,他总是极力劝散。

2017年,村里开展新农村建设,改善村容村貌是第一步。罗付光主动找到村委会,表示全力配合村里的工作,带头拆掉了自家的猪牛栏,清理房前屋后杂草杂物、积存垃圾,并主动参加维修道路、义务种树等等。对不情愿拆除猪牛栏的村民,罗付光还主动上门耐心劝解做起了“调解员”。在他的动员带领下,化利组20多户村民拆除猪牛栏40余个,面积600多平方米,新农村建设在全乡走在了前列。

“只要是村里的事,都不用和他说,他主动就会来,他就像是我们村委会的编外人员。”东庄村党支部书记叶建国说,2008年冰灾、新农村建设、改水改厕、修路、修桥等等,他都热心参与,帮村里做了不少义务工。

邻里的事都乐意搭把手

“真是一个好人,一股子热心肠,就这样没了,太可惜了。”村民们提起罗付光都感到惋惜和不舍。“从小我哥哥就机灵,学啥都快,干啥都精,只要他会干的,能干的,人家有需要,他都乐意搭把手。”罗付光的弟弟罗付昆说。

1996年,县里倡导村民种香菇,他带头响应,认真学习了种植技术,当年赚了一点钱。到1997年,村民都跟着他一起种,他把种植技术手把手地教给其他村民。打穴接种、发菌管理这些细致活、技术活,要长时间待在养殖棚里,棚里湿度高、温度高,条件艰苦。“我们自己都不太愿意进棚,太苦、太累,气味还刺鼻,一进去人就掉眼泪,受不了。”村民罗友芳有些感慨,“但他只要有时间就抢着帮大家做,家家户户的棚他都进去指导过,一蹲就是两三个小时。”

罗友芳还记得刚分田到户时,他家弟妹年龄都还小,田里的农活自己一个人忙不过来。“罗付光只要有空,就来我家帮忙,插秧、打禾、耙田,那几年帮了我们家很大的忙。”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他家建房时,罗付光义务帮工了一个多月。罗友芳说着说着,鼻子有点酸。

罗付光是远近闻名的厨艺高手,但凡是村里哪家有红白喜事,他总是第一个跑去帮忙。他为人细心周到又本分,久而久之,大家都把后厨交给他,省钱又省心。而这些,他从来没有收过一分钱。

罗付光有一手配制金创药的祖传手艺。村民有个跌打损伤的总是愿找他帮忙诊治,他有求必应,从不收费。有次罗友清开辆农用车到村里的七里山电站干活,回来发动车子时一不小心,车手柄磕到了鼻梁上,顿时鼻子鲜血直流。罗友清丢掉车手柄,用卫生纸摁住鼻子,往村庄里一路小跑。经过罗付光家门前时,罗付光正准备出门干活,看到罗友清满脸鲜血,赶紧把他搀扶到家里,用金创药帮助止血。

罗付光常说,乡里乡亲的,能帮一把就帮一把。今年1月,村民罗有平骑摩托车不慎摔倒,人事不省,路人看到大声呼救,罗付光听到后立即跑来,先用金创药帮他止血,再拨打“120”请求救助,还陪着家属将罗有平及时送到了乡卫生院抢救。

几十年来,罗付光用最真挚的情感和实际行动,在东庄村民中留下了深切的怀念。

他有一个响亮的绰号“木伢子”

罗付光人聪明,做什么事都爱动脑筋,很快就能摸出一些诀窍。但村里却经常有人说他是“木脑壳”。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长辈叫他“木伢子”,慢慢地,同辈叫他“木哥”,晚辈们也叫他“木伯、木叔”,越叫越亲热,以至他的大名倒被人忘记了。

罗付光家庭不富裕,还住着上世纪90年代做的土坯房,平时和妻子郭忠连靠着自家7亩田生活,农忙之余做点零工贴补家用。因为家庭困难,儿子罗有幸31岁了还没能成家。

1991年,村里修建温沙坪公路,他不计任何报酬,义务劳动20多天。2017年3月,小山村迎来一件喜事。按照全县发展旅游事业规划,一条横跨东庄村,长29.6公里宽近7米的九百(九仙-澡溪百丈山温泉)旅游公路项目正式开工。按照设计规划和国家补偿标准,在项目实施前,因修路被占用农田的村民都得到了相应补偿。但在施工时,工程队发现村里有一处上坡路段,如果按原来的规划方案施工,可能带来安全隐患。施工方临时决定将这段路往外侧移动3米。

这一改变,落到了罗付光的农田上,按照新的方案,要占去他家半亩田。“这新占用的农田,因为不在原规划设计中,所以也没有补贴。”罗友清说,“我当时觉得有点难以启齿,这可是他家最好的一块田。他也可以不答应,毕竟也不在规划设计方案中。”罗付光却二话没说,满口答应了。他说:“修好了路,大家都得利,我吃点亏不要紧。我要是太计较,可能路就修不成了,那我们村里人就要吃大亏了。原来没规划要征我家的田,肯定就没预算,我说要补贴,村里也会为难。”

东庄村满山的毛竹,是村民们的主要经济来源,上山的路不方便,村里要修一条爬山路,需要在他家的林地里开一条路,他也二话不说就同意了。妻子对他的举动不理解,他乐呵呵地说:“修桥补路是好事,与人方便,与己方便。”

“只要是为大家好、为村里好,他总是先人后己,从不计较个人得失。”叶建国感叹道。

2月17日,在罗付光家中,柳溪乡党委、政府为他举行了一个简单而又隆重的吊唁会。受疫情影响,为避免人员扎堆,除了直系亲属外,村里只派了4位村民代表参加。村民自发募集了2.6万多元捐款。

“大家戴好口罩,少串门,少聚集”,东庄村的战“疫”仍在继续……

                                                                   (袁 川 晏 伟 唐甜红 徐旻)

编辑:谢美芳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宜春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宜春新闻网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宜春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宜春日报、赣西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本网独家使用,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许可,不得从本网转载使用,违者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