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特别报道>>都市情画



与出轨丈夫离婚谁该埋单

WWW.NEWSYC.COM 【进入论坛
发布时间:2009-02-11  来源: 汉网-武汉晚报

    困境有真爱

  1994年秋,身高1.75米,儒雅而又帅气的李浩淘从湖南某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湖南某化工厂当技术员。他凭着过硬的专业理论知识和吃苦耐劳的精神,不到两年即在近千名工人的国营企业担任技术科副科长。姚雯雯是他的助手。姚雯雯和许多湘妹子一样,长得秀气靓丽,性格文静贤淑。两人工作上相互配合,朝夕相处,爱情很快走进了他们的心中。

  经过两年多的恋爱,他们走上了婚姻的红地毯。婚后的日子温馨而幸福。第二年,姚雯雯生下一对双胞胎儿女,使这个原本幸福的家庭更是锦上添花。

  然而,就在李浩淘和姚雯雯憧憬着美好的未来时,一场彻底颠覆两人命运的变故发生了。2000年初,李浩淘夫妻俩所在的工厂因各方面的原因破产倒闭了,夫妻俩双双下岗。李浩淘和姚雯雯第一次体会到了生活的艰难,两人面临巨大的经济压力。

  为了这个家,为了孩子的未来,当年冬天,李浩淘背着简单的行囊,怀揣一叠证书南下深圳,很快在深圳一家化工厂找到了工作。每月一领到工资,李浩淘只留下自己必要的开支,其余的全部寄给姚雯雯养家。

  一年多后,李浩淘禁不住对妻儿的思念,辞职回家了。看着一对可爱的儿女渐渐长大,李浩淘知道自己打拼的脚步不能停下来。随后的几年里,李浩淘遍尝了创业的艰辛,他开过服装店,做过木材生意,甚至贩卖过生猪,但都没有赚多少钱,一家四口的生活依旧拮据。然而,李浩淘是一个很有经济头脑的人,在做生意的过程中,因经常到省内的县市、贵州的铜仁、凯里等地活动,他敏锐地捕捉到一个重要信息,即这一带对汽酒等低酒精度的饮料需求量很大,而附近县市没有类似的生产厂家。不如凭着自己的专业知识和在企业工作多年的经验办一个饮料厂,李浩淘的想法得到了姚雯雯的支持。夫妻俩便拿出原准备防老用的下岗安置费,再从银行贷一部分、亲友借一部分,凑齐了办厂所需的30万元资本。然后,李浩淘在益阳市郊租了一栋空闲的民房,办手续、招工人,不到两个月,李浩淘的民生饮料厂开工了。

  风雨过后,终见彩虹。由于李浩淘夫妇懂得企业管理,熟悉生产工艺流程,又享受下岗职工办企业的各项优惠政策,加上产销对路,办厂仅一年多即还清了所有债务,还有盈利。到2004年,李浩淘夫妻买了车换了房,将一对儿女送到了益阳市最好的学校读书,银行的存款超过了6位数。

  婚姻遭背叛

  2004年3月,李浩淘又投资50万元和朋友林老板合伙开了一家造纸厂。林老板负责产品的对外销售,已有办厂经验的李浩淘负责生产管理。造纸厂开办之后,李浩淘把生产已走上正轨的饮料厂交给姚雯雯全权管理,自己则全力投入到造纸厂的经营中。

  李浩淘从早忙到晚,有时吃住都在造纸厂里。而姚雯雯一个人打理饮料厂也是早出晚归。以往夫唱妇随的情景已渐渐远去,即使回到家中,两人也疲惫不堪。望着经常倒床便睡的李浩淘,姚雯雯心中有说不出的失落与空虚。

  就在李浩淘夫妻交流越来越少的时候,另一个年轻女人正在关注着李浩淘。她叫林玲,是林老板的妹妹,年仅26岁,她那美丽的大眼睛和白净的瓜子脸,被一头染得黄黑相间的浓密长发映衬着,更显出江浙女子特有的恬静与时尚。林玲因爱赌博,与丈夫结婚不到两年就离婚了,一个人无聊,就从浙江来到哥哥的造纸厂做出纳兼采购。

  林玲经常跟李浩淘到附近的县市、贵州的山区去收购材料,随同李浩淘下车间抓生产。相处时间长了林玲看出李浩淘是一个有事业心有责任感的男人。经历了情感的波折,林玲对李浩淘这样的男人难免隐隐心动。无论是在外出差还是在造纸厂上班,她总是尽量照顾好李浩淘的饮食起居。这让李浩淘非常感动,也慢慢习惯了她给他带来的这份温暖。

  林玲对李浩淘无微不至的关怀,与终日忙于工作无暇与李浩淘进行情感交流的姚雯雯形成了强烈反差。更何况,与具有青春气息的林玲在一起,李浩淘更加充满活力。

  2005年7月的一天,李浩淘与林玲到贵州铜仁洽谈业务,与客户一阵推杯换盏之后,两人都醉了。李浩淘扶着步履蹒跚的林玲回到她的房间时,失去了理智的林玲和李浩淘紧紧地搂在了一起……

  从此,李浩淘与林玲一起到外地采购材料的次数越来越多,九寨沟、丽江、张家界等名胜风景区都留下了两人流连忘返的身影。纸毕竟包不住火,两人过密地交往使厂里很多人都知道了他们的关系。林老板知道妹妹的事后,毫不犹豫地将林玲打发回浙江。林玲虽然人回到了浙江,但心还在李浩淘的身上,两人只要有空,就在网上视频或在电话里互诉衷肠,最后发展到了谁也离不开谁的程度。林玲回到浙江不到两个月,又悄悄地回到益阳市。李浩淘给她在市内租了间房子住下来,从此李浩淘过上“家外有家”的生活。

  真情被暗算

  林玲并不满足于这种偷偷摸摸的生活,她要“转正”。李浩淘也认为林玲是自己最心爱的人,应该给她一个名分。但李浩淘知道,要与妻子姚雯雯离婚谈何容易?分去一半财产不说,还得背上一个负心汉的骂名。经过一番苦想,李浩淘终于想出了他认为两全其美的办法。

  从2006年初起,李浩淘除出差之外,尽量按时回家。过了两三个月,李浩淘开始在姚雯雯面前哀声叹气,姚雯雯再三催问他才说:“造纸厂生意不好做了,外面的竞争太激烈,长此以往,我们投资的那50万元可能要泡汤,不如趁早退伙,我专心与你管理饮料厂。但收回那50万元投资,得有一个充分的理由。不如我们办个假离婚手续,以离婚要分割那50万元为由,不就可以从林老板那儿收回这50万元了吗?”一直相信丈夫的姚雯雯不明就里,点头同意了李浩淘的想法。很快,两人写好了“两个孩子归李浩淘抚养,所有财产归李浩淘,补给姚雯雯现金50万元”的离婚协议。然后,两人悄悄地到民政部门办理了离婚手续。此后,他俩虽然离了婚,但仍在一起生活,熟识他们的人都以为他俩还是夫妻。

  过了两个多月,姚雯雯追问李浩淘从造纸厂退伙的事办得如何,李浩淘说造纸厂现在又有效益了,每年有8万元的红利,暂不收回吧,姚雯雯只好作罢。

  得了“绿卡”的李浩淘与林玲幽会的时间更多了,但碍于姚雯雯的监督,他俩尚不敢公开往来。而此时,姚雯雯管理的饮料厂因汽酒、汽水的市场被牛奶、果醋、矿泉水代替而出现了严重亏损,李浩淘也无心转变饮料厂的经营方向,最后他俩只好变卖了饮料厂。姚雯雯回家后,由于闲了下来,她盯着李浩淘的时间就多了,李浩淘与林玲幽会更加不方便。于是,为支开姚雯雯,李浩淘便劝她南下广州或深圳,一边打工,一边做市场调查,为以后再办工厂做准备。不久,姚雯雯在同学的帮助下顺利地进入深圳一家食品厂打工。

  法庭讨公道

  姚雯雯走后两个月,即2006年国庆节,李浩淘向亲友公开了他和林玲的关系,并置办酒席结了婚,另购一套房子过上了夫妻生活。当远在深圳的姚雯雯从父母及子女口中听到李浩淘与林玲结婚的消息时,被欺骗、受屈辱像两把利剑刺入心中,她仿佛听到了心碎的声音,她来不及辞工就往家里赶。

  当姚雯雯不顾长途奔波的疲劳,在好心朋友的指引下来到李浩淘与林玲的新居时,恰好李浩淘和林玲都在家。姚雯雯看着房里新婚的摆设和墙壁上的结婚照,肺都气炸了,随着“李浩淘,你这骗子”的怒骂,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到了尴尬的李浩淘的脸上。姚雯雯一时气极,随即晕倒在地。当姚雯雯醒来时,只见自己躺在医院里,只有一对9岁的儿女与父母守在病床前。望着不时发出无奈叹息的年迈双亲,姚雯雯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

  姚雯雯在医院休息两天就出院了。她想了很多,她有一千个不甘心,想狠狠报复,想纠缠不休,想同李浩淘一起入地狱……但是,最后,她只剩下无力的哭泣。李浩淘毁掉的,是她对于美好婚姻的梦想。她这才知道,付出这么多年,原来只是错爱的代价。爱情走了,她无能为力。爱人走了,她也无能为力,她只剩下一个心愿:她要向李浩淘讨“说法”!当她找律师咨询与李浩淘的事怎么办时,律师肯定地告诉她:你与李浩淘已离了婚,李浩淘现在的婚姻是合法的,任何人不能干涉,你只能向法院起诉要求重新分割财产。

  那一年姚雯雯已36岁,对于一个女人来说,人生最美丽、最具魅力的时光即将逝去,面对人财两空的结局,姚雯雯冷静地进行了反思,她终于知道哭闹解决不了问题,她惟一能够做的就是理直气壮地拿回自己应得的财产。2007年4月底,姚雯雯走进法庭,呈上起诉状:被告在原告不明真相的情况下,哄骗原告签订了不公平的离婚协议并进行登记离婚,然后独占全部家产与另一个女人结婚,被告的行为已构成欺诈。要求法院判决撤销原离婚时的财产分割协议,原两人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创下的几百万元家产不能让被告一个人占有。要求判令被告支付原告人民币150万元,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购置的房产归原告所有,并判令有过错责任的被告赔偿原告的精神损失费5万元。而被告李浩淘辩称,他与原告的离婚协议是在自愿的情况下达成的,没有欺骗原告,请求法院维持原财产分割的协议。

  双方在法庭上经过紧张的举证、质证、辩论后,法院根据审理查明的事实后判决:被告支付原告120万元人民币,原夫妻关系存续期间购置的价值20万元的房产归原告所有;现价30万元的三菱吉普车一辆和造纸厂投资及存款30万元归被告所有,两个孩子由原、被告各抚养一个直至成年。(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编辑:珊珊

编辑: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我也来说两句: 0条评论 查看评论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宜春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宜春新闻网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宜春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宜春日报、赣西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本网独家使用,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许可,不得从本网转载使用,违者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