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特别报道>>都市情画



我沦为宅男男友的提款机

WWW.NEWSYC.COM 【进入论坛
发布时间:2009-02-05  来源: 汉网-武汉晨报

  精彩导读:十年前,他们是青梅竹马的高中恋人,经历重重阻挠最终走到一起。工作之后,朱露在工作上如鱼得水,泽俊却屡屡碰壁,直到彻底地沦落成宅男,逃避工作逃避责任。这些年,朱露就像泽俊的提款机,当她忍无可忍提出分手时,一起承担的房子却因为涨价升值,而成为两个人最棘手的问题。

  记者印象:朱露是一个漂亮的女孩,高挑的身材让她有种鹤立鸡群的魅力。也许是因为职业素养,她脸上一直挂着很公式化的笑容,哪怕是说到伤心处,都会很克制地干笑几声,不愿意让人看到自己的尴尬一面。

  1.除夕之夜伤情结局

  除夕之夜,窗外的鞭炮声震耳欲聋,却压不住客厅里妈妈的叹息声。一家四口的年夜饭,原本说好了一定要高兴,可当小妹举杯祝我爱情甜蜜时,就这么一句普通又无意的祝福,像将一枚炸弹扔在了全家人的神经上,妈妈忍不住扔下筷子,气得让我表态,过完年后一定要去找泽俊做个了断。

  我和泽俊是相处十年的恋人,如今却像仇人,拼得你死我活。横在我们中间的,是当年我们倾注心血的房子。这套一百平米的房子,在武汉繁华的城区内,原本是装满幸福的小屋,现在成为了矛盾的发源地。如果不是这套房子的升值,我想我们之间的一切都会变得简单。如今房价已经翻番,出手就可多赚三十万。当年,他们家首付八万,可这三年来的房贷却是由我承担,这套房子也变成了烫手的山芋,将我们两个人的问题升级成了两个家庭的矛盾。

  这半年来,我们的小巢也许是这个城市里最滑稽的家。两居室的房子里,我们各占一间,房门上各自上把锁,彼此都没有对方的钥匙。两套餐具,两套洗浴用品,两台电脑,两台电视,两个行李箱,简直就差在客厅里划上一条分界线,再将沙发劈成两半,在中间修起一道隔离墙永不碰面。我们之间的交流,除了冰箱上的留言条,就是见面即爆发的争吵。

  从恋人到仇人,我们用了十年的时间演出了这幕闹剧。回想当年,在大学的毕业留言册上,好几个女生都流着口水写着:你们是最令人羡慕的校园情侣。没错,那时泽俊是校篮球队的队长,我是校模特队的队花。我们永远都是牵手而行,任何人都没有机会闯入。就是这样的亲密爱人,如今却是相见眼红。最好的闺密知道了我们的结局,连连叹息:“看到你们这样,还让人怎么敢相信童话。”

  我哑然,我不是童话里的公主,也不是一个势利的女人,但是我们之间不可回避的问题,简单得只有一个字:钱。我像祥林嫂一样一遍遍地抱怨,如果一个男人整整三年,每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守着游戏当宅男,所有开销都靠女人来承担,这样的男人谁能够容忍?

  除夕夜,我躺在床上辗转难眠,我不想让妈妈再次因我而伤心,我给泽俊发了个短信:“我们的事情自己解决,不要再连累到家长了。”他很快就回复:“没商量,二十万!”

  2.我变成他的“提款机”

  我们之间的十年,就像电影一闪而过。

  17岁时,我们还是高中生,走廊上、窗户前、操场中,就在一次次地擦肩而过后,我们之间的小火苗嗞嗞乱窜烧得火热。学生时代的早恋,自然是遭到口诛笔伐的,老师和家长轮番做工作,甚至以开除威胁我们分手,可是越阻挠我们就越分不开。一直坚持到上大学,我们才无忧无虑地在一起。

  大学毕业后,我顺利地进入一家外资公司,而他的专业很不好找工作,临近毕业才在深圳找到一份工作。那份工作并不让人满意,但我相信一切都会好的。分隔两地的日子,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困难。对于我这样初入职场的新人,每天想着都是如何去面对新环境,哪里还有多余的时间去无病呻吟。

  我疲于奔命,和他的交流就是短信和视频。每次看到他,他总是抱怨。是的,工作太累,待遇不公,饮食不适,没有前途,这些我都理解,一年后,当他忍受不了决定辞职回汉时,我没有反对。回到武汉,他父母以他的名义在闹市区买下一套商品房,他们出了8万元的首付,当做我们未来的新房交给我们。

  在一个城市里,终于有了自己的小家,让我一度对生活满意得无可挑剔。有了自己的房子,我们迫不及待地装修了。我的工作需要经常出差,装修的事自然而然地靠他来完成。那时,他在深圳工作一年,手头却没有一分钱的积蓄。于是,我给他申请了一张信用卡,我的想法很简单,反正我们是一家人,何必把钱分得这么清楚。

  半年里,泽俊没有工作,所有的开销全部来自于信用卡。每个月底还款时,我连清单都不用看,因为我毫无保留地相信他。房子装好了,泽俊直喊太累了,想先休息一段时间再工作。就这样,又过了两三个月,泽俊每天就在家玩电脑,出门就直接刷卡。他是家中的独子,从小就养尊处优,穿衣要名牌,吃饭要环境,有同学从远方来玩时,他更是大手一挥从不吝啬。从那时起,我就像一台提款机,只是,我以为一切只是暂时。

  3.男友彻底沦为“宅男”

  就这样混了快一年,泽俊找工作就像逛街时有时无。我没想到,他找工作怎么会那么难,可是应聘的费用却不少。他应征要穿得西装革履,为了形象要坐出租车,而这种开销我似乎找不出抱怨的理由。终于,他在一家服装公司找到工作。

  那两个月,也许是我们最后的一段美好时光。每天早上,我们一起出门上班,在出门前他张开双臂给我大大的拥抱,他的脸上会有春天里最明媚的阳光,温暖地照亮我一天的心情。就像十年前,我对他那么迷恋那么深爱,并坚信着有他就是幸福。我不需要腰缠万贯的男友,但是我需要一个并肩前行,共同分担的伴侣。

  一天我下班,发现他已经早早地坐在电脑前。我随口问:“下班了?”他头也不回地回答:“嗯,炒鱿鱼了。”原来,他所在的那家公司雇佣矛盾很深,他被人利用作为代表去和老板谈判。结果很简单,当天他就被宣布辞退。我忍不住抱怨,怎么这么幼稚?他反倒安慰我:“反正是一份没前途的工作嘛。”泽俊再次没有了收入,从这时开始,每个月房贷就只得完全由我一个人来承担。每次我出差回家,泽俊都说正在找工作,我也没有什么可怀疑的。

  2007年的夏天,一次我出差回来,泽俊当天在飞机场接我,高兴地说要给我一个惊喜。坐在西餐厅里,我很欣慰地问:“找到工作了?”他点点头。我问:“公司在哪里?”他开始卖关子说:“就在家附近。”“那薪水待遇呢?”他挑挑眉头说:“会吓你一跳,我才上班一个星期,你猜我赚了多少?”我看着他,慢慢伸出三个指头。三千多啊!我简直要惊呼,这是什么公司啊?泽俊笑笑,吐出两个字:股票。什么?我大吃一惊,原来炒股票可以这么赚钱。

  整个晚餐中,泽俊一直滔滔不绝。我突然想到,他哪里来的本钱啊?泽俊很自然地说:“我们衣柜里的存款不是有三万吗,我拿来作为第一桶金了。”我当时惊了,这三万元钱是我辛辛苦苦几年来的全部积蓄啊。更让我生气的是,他居然没有提前征求我的同意。

  看我脸色有变,泽俊像个做错事的孩子。我转身就出了餐厅,泽俊慌慌张张跟在身后跑出来。他不停解释,不停道歉,说怕我不同意才决定冒险试试。和我们每次的争吵一样,他卑躬屈膝地讨好我。回到家里,他给我换拖鞋,端洗脚水,像受气的小媳妇一样给我洗脚。我也心软了,心想只要他能找到适合自己的事业,那也未必不是好事。那段时间,正好股市行情看涨,天天就能听到泽俊的报喜声,我开始慢慢接受他的这种生活,他也彻底成为每天对着电脑不出门的宅男。

  4.房子升值成为烫手山芋

  可是好景不长,没过多久他就开始亏损,一直到所有的投资全部都套进去。那段时间,他变得有些莫名其妙,不愿意多说话,不愿意外出社交,每天就对着电脑。有时我出差回家,电脑桌边堆满吃剩的方便碗筷,而我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帮他还掉信用卡的透支费用。

  更让人不能理解的是,他居然一声不吭地又换了台电脑。看着账单,我黑着脸问:“为什么啊?”他看都不看我回答:“游戏升级了,旧电脑淘汰了。”这样的日子,真让人没法过。我们开始争吵,两家的父母轮流跟他做思想工作。开始他还勉强地应付答应着,后来干脆连电话都不愿意接。

  那个家成为我最不愿意面对的地方。我已经27岁了,有稳定的工作,有不错的收入,我希望像正常女人一样生活,回到家里有个男人能分担责任,而不是像现在做一个年轻的老妈子,我需要有健康平等的爱情,而不是这般畸形的亲情,我有错吗?我想,这样的泽俊已经不是我的最终选择了。

  分手,开始成为我们家常便饭的争吵,吃饭的时候吵,走路的时候吵,睡觉的时候也吵,可没有一次是有结果的。我们之间也变成可笑的局面,分房不分家相看两厌。半年前,一个晚上我起身上厕所,却听到书房里他正欢声笑语。我不是故意偷听,只是好奇他还能笑得那么开心。当我听到断断续续的聊天内容时,才发觉原来他是在网聊,一天、二天、三天……毫无疑问对方是个女孩子。当我冲进去喊他滚时,他却指着我说:“这是我的房子,要滚你滚。”

  这次,我们之间终于撕破了脸皮。

  我把分手想得很简单,这三年的月供,和他的所有开销,早已经远远超过了房子的首付,所以,他清理行李出门,房子归我,这是最正常的结局。可是,泽俊却异常精明起来,他狠狠地提醒我:这套房子早已升值了!

  为了房子,他们全家纷纷来到武汉,好像我成了做错事的那个人。我们现在住的房子价格已经从当年的三十余万涨到六十万左右,这凭空多出来的三十万的利润成为矛盾。泽俊开出最后的价码,如果我要这套房子,就补偿他二十万。可笑的是,这就像一个是蛋生鸡还是鸡生蛋的问题,到底是他家的首付重要,还是我每月的房供重要?

  我对他彻底绝望了,三年来他习惯将我作为一台“提款机”,现在就连分手都要狠狠地再透支一次。


 

编辑:珊珊

编辑: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我也来说两句: 0条评论 查看评论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宜春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宜春新闻网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宜春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宜春日报、赣西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本网独家使用,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许可,不得从本网转载使用,违者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