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特别报道>>都市情画



闺中密友变成情场对手

WWW.NEWSYC.COM 【进入论坛
发布时间:2009-01-22  来源: 厦门网

 倾诉者:百灵 女 28岁

  题记

  记不清什么时候了,有一定年龄而未嫁的女子开始被称为剩女。作为80后,我从没把自己当作其中的一分子,直到身边的女友纷纷嫁了,直到有人私下管我叫老姑娘,这才惊觉:原来,自己也是剩女了。

  闺蜜令我变“剩女”

  剩女就剩女吧,我也由最初的反感抵触到淡然处之。可是,最让人受不了的是人们对剩女的评价:剩女这不好那不好,似乎被剩下都是因为我们的过错。

  可是,果真如此吗?

  爱情很美丽 现实很严峻

  作为独生女,家人对我并不娇纵。上初中的时候我就会做饭了,甚至常常给下夜班的爸爸准备好早餐。我的家境一般,父母都是普通工人,也许正是因为这样我才没有人们常说的独生子女的骄娇二气。

  高中时我开始了朦胧的初恋,同班的小锐向我表示好感,不知爱情为何物的我懵懂地接受,开始半明半暗地往来。因为早恋,我的高考成绩便不怎样,勉强上了所三流学校。小锐比我稍好,不过他为了迁就我,不惜高分低报,也跟我报了同一所学校。从此,我们开始了长达4年的校园恋爱。

  小锐的家境比我好,因为三代单传,是家里的宝贝。我们恋爱时从不缺钱花,小锐总是有各种各样的借口向家里要钱,而且从未遭到过拒绝。所以,大学4年是我们恋爱最惬意的时光:没有压力没有负担,除了上课就是玩儿,偶尔闹点小别扭都能成为生活中的调剂品。

  毕业后,现实的问题来了。由于我们一直是秘密恋爱,双方家长均不知情,而毕业了,总要摆上桌面。原以为我们两情相悦,家里不会有什么反对意见。没想到竟然两边家里都不同意。他父母的意思是我们年龄不合适,我比他大一岁,俗话说“女大一,不是妻”。其实我只比他大5个月而已,只是因为阳历隔了一年,所以说起来就是大了他一岁。而我父母反对的理由竟也出奇的相似,他们认为女大男小的感情不牢靠,年轻时还不显什么,过个两三年如果他变了心,到时候吃亏的就是我了。

  在双方家长的干预下,我们本想挑明的爱情又不得不转入地下。他很快找了一份不错的工作,当然,其中少不了他父母的出力。而我家没什么背景,面试过几家单位都没有下文,无奈之下,我赋闲在家。这一下,他父母的反对之声更强烈了。

  他找到新工作 也找到新女友

  年轻的我们总是以为,恋爱是两个人的事。只要我们彼此相爱,外界的阻力算不了什么,甚至还可以作为我们爱的牢固的证明。所以,我们互相支撑着度过的那段时光特别难忘。

  那时小锐的父母为了阻止我们的交往,已经在经济上对他有所制约,他再也没有以前要啥有啥的风光。反过来,他父母还要求他每月交纳生活费,理由是养儿防老,他们也该享受儿子的孝敬了。实际上小锐刚刚参加工作,那点微薄的薪水再扣除上交的生活费,所剩的还不如以前上大学时父母给的零用钱多。一贯大手大脚的他觉得很受委屈,尤其是觉得在我面前抬不起头来。为了帮他摆脱困境,我用最快的速度找了一家洋快餐做收银员。虽然收入不多,但总算可以改善我俩约会时捉襟见肘的窘迫了。那时,他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委屈你了,等我过了实习期就好了。”说这话时,他握着我的手,眼睛里满是心疼和内疚。

  实习期只有三个月,按理说很容易打发,可小锐却是个天性中有点浪荡的人。他在即将期满之际居然与主管负责人吵了一架,这下子,工作自然泡汤了。他父母一气之下,也决定让他接受点教训,索性不帮他物色新的工作。

  我俩的生活再度跌进低谷,靠我每天几个小时的计时工资,根本支撑不了我俩外出的花销。虽然从表面上看,我们各自在家吃饭,住的又是父母的房子,基本上不需要什么额外的支出。可是小锐从前养成的阔绰习惯让我们即使看一场电影也要至少花费百元以上,一周出去消费两次就很吃不消了。

  渐渐的,我们都感受到了压力。我开始抱怨,而他更敏感。只要我一提钱的事,他总是能找个借口跟我吵一架,最后不欢而散。然后他就尽量少见我,理由是在自己没挣钱之前不想老花我的。出于女孩的自尊,我也不肯主动去找他。就这样两人越走越远。再后来,他告诉我,他找到新工作了,同时,也找到了新女友。

  昔日“大股东” 如今新男友

  失恋对我的打击是巨大的,我为了他可以放下架子去快餐厅打工,而他,在疏远我的两个月内就爱上了别人!现在这份可有可无的工作对我来说已经没必要了,我立刻辞职回家,躲在房间内再不出来,不想让任何人看见我的失态。

  这时我的一个同学兰子找我,她也是毕业后没有理想工作,于是想自己干点什么。我说出力还行,出资就算了。她笑嘻嘻地说,不用你出资,大股东已经有了。

  这位大股东就是思键,后来成了我的第二任男友。其实,所谓的大股东是开玩笑,我们只是租了一间小小的铺位,经营些时尚饰品。兰子拉我进来完全是看中了我以前练就的淘宝眼力,上学时我是出名的逛街大王,连续逛两个双休日不带歇气的,而且总是能淘到又便宜又好看的东东。兰子拉来出资的思键,是她哥哥的好友,因为随口说了一句要助她创业,就被她拉了壮丁。好在我们的小店也不需太多投资,一人看店一人进货,两个人倒替着就把活儿干了,而且当月就有了进益,思键有些意外,本来他是从来不到我们的小店的,后来也有兴趣常来坐坐。一来二去,我感觉思键看我的眼神里多了些东西,而且,他来小店的次数也勤了。

  与此同时,兰子的脸色却越来越不好看了,经常找我的麻烦,挑剔我进的货,甚至在账目上说三道四。我有些不悦,终于有一天,在思键再次来到店里的时候,兰子公开怀疑我进的货瞒报了价格,这当然是奇耻大辱,我跟她大吵一架。兰子竟然说出让我滚的话,我一怔,又一想这确实是人家的店,索性跑了出来。思键追上我,解开了所有的谜团。原来,兰子一直爱慕思键,所谓的拉他入股就是为了创造机会跟他接近。没想到思键看中了我,彻底让兰子的希望落了空。思键的表白让我左右为难,又不想与兰子为敌,又不想拒绝思键,因为说心里话我并不反感他,在他挑明之后还有了一丝欣喜。后来思键说了一个折中的办法,我离开兰子的店,他帮我再开一家店。

  即使做剩女 也要有自尊

  我选择了思键,也等于与兰子撕破了脸,她处处与我作对,甚至不惜赔本也要挤垮我。其实我没必要继续在同行业与兰子竞争,只是当时年轻气盛,不愿就这样被人家赶出门去,咽不下这口气才这样针尖对麦芒。到后来我有一丝后悔,可是开弓没有回头箭,只能硬撑。

  好在思键对我很好,时不时的浪漫之举让我感动不已。我们的感情迅速升温,已经到了互见家长商谈婚事的程度。

  这时兰子主动关了她的店,把当时借思键的钱连本带利还给了他。思键不要,她还哭得很伤心。后来,思键跟我在一起时会偶尔说起兰子很可怜,自己的店不干了天天窝在家里什么的。我问他是从哪儿知道的消息,他说是兰子的哥哥告诉他的,我于是知道,兰子对他并未死心。

  果然,在我一次进货归来时,因为比预计时间早了一天,我看到了最不愿看到的一幕,在思键的宿舍,兰子衣衫不整,思键神情慌乱。那一刻,什么样的解释都不再重要。

  两年过去了,我依然没有结束单身。父母亲朋通过各种形式给我介绍男友,我也去见,但是总是难以合拍。不是我看不上人家,就是人家看不上我。这也难怪,自己的综合条件说不上特别好,虽然经营小店的收益还不错,但终归比不上有正式工作的。一来二去,耽误到今年28岁,终于与剩女挂上了钩。

  这两年也反思过自己,究竟是什么原因让感情由盛而衰?我承认自己有做的不到的地方,但维护爱情的完美,永远是我的追求。也许这样的要求注定让我坎坷,做一个自尊的剩女,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后记

  剩女,最初是作为一个新鲜时髦的词流传开来的。

  其实,被剩下,无论如何不是件让人愉快的事情。

  剩女如此,剩男亦如此。

  近来刮起一阵诟病剩女之风,言及剩女必称其性情乖张、为人挑剔,似乎她们的处境完全是咎由自取。由此可见,偏见和误解足以把剩女妖魔化,也容易让剩女们不自觉地对号入座,丧失信心。

  “剩”只是一种状态,意味着处于等待中……实际上,有等待才有希望,才有了一切未成定局的期待。


 

编辑:珊珊

编辑: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我也来说两句: 0条评论 查看评论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宜春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宜春新闻网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宜春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宜春日报、赣西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本网独家使用,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许可,不得从本网转载使用,违者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