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宜春文旅

关注宜春潮

苦难见激情

来源:宜春日报 作者: 2024-01-24 11:10:04

冬日宜读书,尤其适宜阅读那从广袤的心灵世界喷涌着滚滚热气的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奇异之书。乘农事闲淡,我捧起陀思妥耶夫斯基上下两册皇皇巨著《卡拉马佐夫兄弟》,就像打开了俄罗斯的辽阔、深沉,就像饱尝了陀氏的苦难、忧伤。

《卡拉马佐夫兄弟》讲述的是一个震惊全俄的“杀父”悬案,父子间因女人而大动干戈,兄弟间因女友而争风吃醋,人物心中上帝与魔鬼的抗争,灵魂拯救的挣扎,生活本真的追问,在此魔幻上演。激情是它猎猎作响的旗帜,苦难是它深沉粗粝的底色。

如果说中国的艺术是安静的艺术,那么陀氏的艺术就是激情的艺术。整部书被激情所燃烧,所膨胀,所云遮雾罩。俄罗斯是寒冷的,但小说中的人物却总是处于燥热、亢奋之中,举止张狂,言语激昂,呼吸急促。书中的男男女女几乎都属于病态者,狂躁症者有之,谵妄症者有之,肢体残疾者有之,唯有兄弟之一的圣徒阿廖沙是安静的,安静得像一粒沙子。在陀氏笔下,“真正的英雄人物都是火山性的”。瞧,一号主角米嘉去会见恋人,临近酒店时,他对马夫高呼道:“把声势造大,快马加鞭,让铃铛响起来,玩它个惊天动地。让所有人都知道谁来了!我来了!我来了!”三匹马舍命冲刺,果然以惊天动地的声势冲到高高的台阶前,然后勒住大汗淋漓、差点背过气的马匹。何等狂野、何其激奋!这些人物具有迥异于常人的性格和脾气,他们聚集在一起就躁动不安,就吵吵闹闹,卡拉马佐夫一家人甚至在教堂里,在长老面前,相互争吵、嘲笑、攻讦,闹得天翻地覆。人物的内心总是充满悖论,思想、情绪的极端性和矛盾性让小说的故事情节波澜起伏、变幻莫测。他们的灵魂时常在天堂与地狱中挣扎,在高尚与卑鄙间徘徊,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我随着神经质的主人公,一喜一忧,一惊一乍,紧张、压抑得快要喘不过气来。

他们的激情有宗教般的狂热,更有苦难般的深沉。小说中的底层人物被生活所困扰,被病痛所折磨,没落的贵族后裔则饱受被时代所抛弃、所撕裂的痛苦,主人公们的痛苦更多表现为“上帝的折磨”,是精神上的苦难、灵魂上的苦难,也是一种自虐似的苦难,他们身上仿佛永远背着沉重的十字架,但他们并未消极于、沉沦于这种苦难,他们有时反而赞美这种苦难、啜饮这种苦难,因为这种苦难经过信仰的诘问、哲学的拷问,变得异乎寻常地崇高起来、圣洁起来,他们在苦难中淬炼人性,在苦难中煮沸热血。悲剧和崇高在他们身上交相辉映。正如鲁迅所言:“他把男男女女,放在万难的境遇里,来试炼他们,不但剥去了表面的洁白,拷问出藏在底下的罪恶,而且还要拷问出藏在那罪恶之下的真正的洁白来。”

整部小说基本见不到风物景色的描写、平白如水的叙述,而是以人物间精彩的对话、人物内心自我拷问的自言自语引人入胜。小说中的每个人似乎都是演说家、布道者,他们滔滔不绝,口若悬河,胸中似有万顷真理和无数块垒,不吐不快,不鸣不平。他们的语言往往是斩钉截铁、一锤定音、毋庸置疑的,而且金句迭出,如雷贯耳,不是真理,但无限接近于真理:“活着就是天堂”“爱生活而不是爱生活的意义”……即使存在夸张和偏激,经不起审慎推敲,但它充满激情和张力的语句、语势、语气,与人物的性格天然相契,仍然让人警醒、沉思和玩味,甚至令人产生一种偏信、偏爱。即使在庄严、严谨的法庭上,被告,证人,律师,特别是那位渴望青史留名的检察官,皆有着漫无边际的高谈阔论的冲动,法庭成了口才表演和情绪宣泄的舞台,甚至贱如仆人的私生子,临死前竟也发表了一通不无玄学、哲理意味的人生感悟。

“阅读陀思妥耶夫斯基,是一种伟大的快乐,是一种伟大的解放!”

(叶小平)

责任编辑:陈小春

宜春新闻网版权和免责声明:
  •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宜春新闻网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宜春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宜春日报、赣西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本网独家使用,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许可,不得从本网转载使用,违者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