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旅游在线>>旅游新闻



鸣沙山和月牙泉

WWW.NEWSYC.COM 【进入论坛
发布时间:2019-05-16  来源: 宜春新闻网

鸣沙山——以海为沙心中图画

坐高铁,乘飞机,千里迢迢,我从敦煌把一小瓶细沙带回了家。敦煌鸣沙山的沙子是红黄白绿黑杂糅的五色沙,沙子细腻如粉尘,柔软如锦缎。若非此刻我一边用手指轻轻摩挲,大概也会忘记她无与伦比的熨帖和温存吧。

沙漠地区干燥,酷热,日照时间长。8月中旬来到鸣沙山景区,已近晚上七点,阳光仍然暴烈。我全副武装,遮肩太阳帽、大围巾、太阳镜,一件不漏。我虽不喜用防晒霜,不得已还是从头到脚涂抹了一遍。

来到鸣沙山脚下,轻轻踩着松软的细沙,悠悠想着她的前世今生。鸣沙山形成已3000多年。魏晋《西河旧事》中记载:“沙州,天气晴明,即有沙鸣,闻于城内。人游沙山,结侣少,或未游即生怖惧,莫敢前。”不过,今天的鸣沙山,游人满山满道。我细听良久,未能如愿听到沙鸣。

五代的《敦煌录》记载:“鸣沙山去州十里。其山东西八十里,南北四十里,高处五百尺,悉纯沙聚起。此山神异,峰如削成。”

最高处仅500尺?我抬眼望沙山,觉得凌顶而眺,对于自幼爬山过岭的我简直微不足道。

爬沙山需浅浅地踩下去,轻轻地提起脚。童年时为了捡深水田里硕大的田螺和一种有莲藕味道的菇子,我有一次陷入淤泥中。软软的淤泥渐渐淹没我的膝盖,越挣扎,陷得越深。我胆战心惊,以为自己会被没顶,死在泥沼中了。后来靠着一种本能,我轻轻地把脚提起来,慢慢地挪到田埂上。爬鸣沙山也一样,你越用力登攀,沙子越牵扯你的脚,消磨掉你的力气。

尽管如此有经验,爬了一段时间后,我还是累得气喘吁吁。低头看看爬过的路,才几十米;抬头望望山顶,突然产生一种高不可攀的畏怯。

布鞋里装满了沙子,并不硌脚,却让步履更沉重。我把鞋子装进背包,索性光脚爬山。奇怪的是,暴晒了十几个小时的沙粒,并不像想象中的烫脚,只是表层有点热度而已。双脚踩在沙里,完全是一种温软和湿糯的感觉。

又爬了一段,我感觉到筋疲力尽,干脆坐在沙子里。汗水沿脸颊而下,脖子也湿了,我脸上和手臂上好像被苦夏正午的阳光刺痛着。

喝了半瓶水,我开始像其他游人一样,攀着旁边的绳索向上行。

不知爬了多久,似乎快到山顶了。“不经意抬头看天,你在那天边,不曾想总是触碰不到你的脸。”山顶一次次招手,却又一次次感觉很远很远。

登高远眺、长风拂裙的意境诱惑着我;沙峰连绵、丘丘相连的瑰丽景色呼唤着我。我慢慢挑出右手虎口上粗绳留下的毛刺,又喝了几口水,继续以寸步难行的方式向上攀登。

快到山顶了。已经爬了一个多小时,我喉头冒烟,干渴难耐。没预算到爬沙山的时间长度,更没预料到干渴的程度,一瓶矿泉水只剩下一点点了。怎么办?

真的快到沙山顶了,但我已支持不下去。精力是有的,脚也不酸痛,但我嗓子烟熏火燎,感觉嘴唇都要被撕裂似的。

再望望山顶,似乎只差二三十米。神往的瀚海阑干、大漠落日景象就在眼前,我要望而却步吗?

矿泉水瓶中的最后一滴水被我舔尽,空瓶已塞进背包。身畔游人不断,我羡慕有的人手里握着半瓶水,妒忌有的人背包侧袋里竟塞着两瓶矿泉水。但我难道要用一种乞求的口吻去讨口水,要去接受陌生人看我时的惊诧表情吗?我要留下滴水之恩无法投报的遗憾吗?

看似离山顶二三十米,我知道,其实每一米都难以逾越。我还知道,只要有水支撑到山顶,下山是不成问题的。爬山一个小时,下山也许只需十分钟。但是,我囊中已无一滴水。

我坐在沙子里休息了片刻。抬头仰望时不时轰鸣而过的景区直升机,再东望漫山的攀爬人群和远处缓缓行进的驼队,西望平静优雅的月牙泉。就让“极目平沙千里”成为一种向往,让“白雁西风紫塞,皂雕落日黄沙”成为一种愿景,让波涛翻滚以海为沙的壮观成为心中一幅永远的图画吧。

一向倔强的我此刻狠狠心,咬咬牙,站直身子,开始下山。

月牙泉——天的镜子沙漠的眼

从鸣沙山下来,我来到月牙泉。

这天正是立秋,月牙泉景区晚上九点天色仍然明亮。我真真切切地近观月牙泉这一湾湖水。她不晶莹如翡翠,也不澄澈如明镜。至于说水声潺潺、碧波荡漾、清澈灵动如江南山泉,我想那可能是她的过往。

但是月牙泉,我依然赞叹。鸣沙山方圆几百里,月牙泉在它的北麓。几千年来,月牙泉与鸣沙山孪生共存,“山泉共处,沙水共生”,自汉朝起即为“敦煌八景”之一,名为“月泉晓澈”。月牙泉婉转弯曲如新月,南北长100多米,东西宽约25米,因“亘古沙不填泉,泉不涸竭”而成为沙漠第一奇观。

在鸣沙山上,我见过月牙泉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容颜;来到她身边,我惊叹她藏身沙尘世界中的绝世芳华。她是瑶台仙境遗落在戈壁沙漠的一面银镜,是荒芜世界留存的美人善睐的盈盈媚眼。如斯之美,何处复寻?

在鸣沙山脚下行走时,我突遇过一阵风。瞬间黄沙飞起,迷迷蒙蒙。我连忙拉扯纱巾挡住眼睛,并无暇其实也无法观察沙子是否真的不往山下走,而是从山下往山上流动。反正,不过一会儿,沙尘止息,无雨无风,就像使用过《西游记》中灵吉菩萨的定风丹一样。

月牙泉就这样在沙漠风尘中,从从容容走过几千年。

然而,月牙泉并不寂寞。南岸茂密的芦苇生机勃勃、随风俯仰;湖内眼子草和轮藻植物任意招摇。岸边粗壮的旱柳枝繁叶茂;顽强的胡杨更是千年生长,千年不死,永恒陪伴着这座“星星的乐园”。

月牙泉并不寂寞。曾经的行脚僧人借她一泓清泉,继续杖策孤征;成群的驼队,悦耳的驼铃,一直响在她耳边;如今络绎的游人,短暂拜谒后回眸再回眸,回乡后梦里犹香甜。

月牙泉,我愿岁月延驻她的风采,我愿鸣沙山环抱她千年万年。

(李会锋)

编辑:谢美芳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宜春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宜春新闻网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宜春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宜春日报、赣西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本网独家使用,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许可,不得从本网转载使用,违者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