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新闻动态     |     走进荷岭     |     政务公开     |     便民手册     |     群众路线     |     重点项目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专题专栏>> 乡镇频道>> 高安市荷岭镇>> 新闻动态


一位老共产党员的“初心”故事
刘维藕:苦尽甘来感党恩 建设战场敢舍身

2019-11-11

  今年93岁高龄的刘维藕老人是荷岭镇离休老干部中年龄最大、党龄最长的,在开展第二批“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中,他不顾年迈的身体,仍然积极地参加老干部集中党课理论学习,并主动找到荷岭镇党委书记肖荏秀和镇长张国正,要把对党忠诚的初心和投身家乡民生工程建设的那些往事再向党组织和镇领导汇报。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要活到老、学到老,党的政治思想理论是我牢记初心和使命的强大动力。

  根据刘维藕的述诉,笔者整理出了他“不忘党恩、勤政为民”的初心故事,从中我们可以感受到他从苦难中成长起来,在党组织的培养下,坚守共产党人价值追求的坚强信念和一幕幕励志感人的画面。

  我叫刘维藕,1927年6月11日出生,据母亲说,是我出生时,算命先生说我命里五行缺水,因此,父母给我取名刘维藕,因为藕生长在水里。回顾我坎坷的一生,真是“酸甜苦辣皆尝尽、喜怒哀乐伴人生”,罗马帝国诗人马提亚尔说过“回忆过去的生活,无异于再活一次”,我是从一个从苦难中走过来的贫苦农村人,解放后,跟着共产党干事业,是党把我培养成为一名基层干部的。一想起童年那些缺穿少吃的年代,就让人悲从中来、潸然落泪,那时候家里真的是穷得揭不开锅,吃了上顿没下顿,我二弟、四弟都因营养不良、患重病而不幸夭折,三弟也过继给叔叔家去了,两个姐姐很小就被送给别人家当童养媳,才得以存活,苦难生活压迫得贫农难以喘息,有的人家迫于无奈,为了生存,忍受着骨肉分离的痛苦,卖儿鬻女的现象也不在少数。

  由于战乱、生活物质匮乏,我6岁和祖母挖过野菜,8岁与母亲出去讨过饭,13岁就开始学耕田耙地,到山上砍柴去卖补贴家用,后来还到地主家打过短工,学过裁缝。1944年,日本人侵略过来时,17岁的我被伪县政府机关的人抓去当苦力挑物资,那时因人小劲不足,挑不起100多斤的东西,还经常被伪兵用枪托打砸,有次被砸晕过去了,幸亏好心人的救治,在山上躲了几天,才幸免于难。1945年日本兵终于撤退了,我的生活才平静下来,在武宁县染布坊受尽欺辱、辛辛苦苦学了几年徒。1948年武宁县县城到处抓外地壮丁去当兵,我连夜逃回家乡,没成想家里也在抓壮丁,我还是被国民党军抓着,母亲急得准备把房子卖掉,去找人送礼求情,希望保住我这个家里的“顶梁柱”不被抓走,我抗争不过命运的安排,打算听天由命,坚决不同意卖房子来赎我,正当我一筹莫展等着被国民党兵带走的时候,还好这时共产党军队打过来了,我才避免了被以抓壮丁的方式去参军。1949年,全县终于得解放了,把我们穷苦百姓从水深火热的困苦中解放出来,解放军到我们那搞宣传教育的时候,我积极地参加学习,和一些群众非常热情主动地帮着解放军做些送信、送粮、送柴等工作。新公社干部觉得我思想积极进步,又踏实肯干,任命我为村里农民协会主任,协助上级处理各项工作,从此,便开始了我接近五十年的干部生涯。

  我真切地感受到,是共产党人推翻旧社会,才把人们从苦难中解救出来,那时我就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听党话、跟党走,争取加入党组织,为了实现加入党组织这个夙愿,我积极努力地工作着,1952年的7月20日,我至今记忆犹新,这一天我终于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得了很多领导的关心、爱护和重用,这也更激起了我对党的无限忠诚和热爱,因此我就暗暗的下定决心,一定用自己全部精神力量、青春热血去服务人民、去参与社会主义事业建设。

  在此后的几十年里,在组织的培养下,我从普通村民到乡镇干部一步步成长起来,直到1983年在荷岭乡党委副书记岗位上退下来。这期间,正是大跃进,国家大搞农田水利、兴修水库和修桥铺路等基础建设的大干苦干时期,我用一腔的热血和人生最宝贵的时光都奉献给了党事业,为农业农村服务,共参与了24座水库、7条圩堤、4条公路、4条水渠、4座水闸和12座溪桥建设,让我最难忘、最值得骄傲的一件事还是在1958年,我任指挥长,修建共青水库。我至今清楚地记得12月29日,那天正吃早饭,突然下起了暴雨,不一会儿雨水就哗啦啦地从房顶上流下来,我心想:不好,共青水库刚修到一半的堤坝怕要被冲毁。不容多想,我放下饭碗,披起墙上挂着的蓑衣就冲进了大雨之中,到那一看,雨水将坝道冲开了好几处,雨越下越大,眼看辛辛苦苦修好的水利工程就要毁于一旦了,我顾不得那么多,一边指挥群众搬运沙袋堵溃堤,一边跳下到溢洪口,清理堵塞的树枝等杂物,坝道里积满的水越来越高,突然一个漩浪涌来,我站立不稳,便被水流卷入溢洪道,还是夹杂着泥土、沙子、树叶的脏水被冲了出去,我被泥水冲得睁不开眼睛,挣扎一会儿就昏了过去,那一刻,抢险的群众都在忙着搬运沙袋,谁也没有注意到我被水冲走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三天后的下午,我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床上,我轻微地动了一下脑袋,发现自己全身无力,感觉自己只有眼睛会动,全身就跟瘫痪了一样毫无知觉,之后的几天身上开始溃烂、发麻,真是痛苦不堪,记得好多医生、护士围着我,好几个领导也抽空来看望我。家人给每天我喂洋参、鸡汤,我都张不开嘴,只能强行灌下去,经过医生的全力救治和家人的精心照顾,才把我从鬼门关救了回来。后来我才从他们的口中听说了我大难不死的经历,当时我被急流冲走了整整300多米,而人们正在忙着抢险,根本没有人发现我已经不在现场,等大家稍微放松下来的时候,突然有人问道:“刘书记呢?怎么没有看到刘书记”。这时大家才开始着急地寻找,然而我已经昏了过去,不可能听到大家的呼喊声。最后,在树林边才发现我被树根挂住了,没有被急流冲得更远,而此时,我脸色发白,毫无血色,衣服被挂碎,身体也多处被擦烂,全身青一块紫一块,完全不成人样,大家都以为我死了。还好有人发现我还有一丝微弱的气息后,连忙用担架将我抬到了医院,在医院住院40多天,我才康复出院。现在我身上从来不会热,只感觉到冷,也是那时候在冷水里泡了整整一夜落下的病根。

  1960年,共青水库建成,搞庆功表彰的时候,参加水库建设的同志都建议把我评为“抗洪抢险模范”,并建议在堤坝为我立一块英雄碑,以纪念我对共青水库做出的贡献。我坚决不同意,我认为,劳动人民比我更累、更辛苦,没有理由单单为我一个人立英雄碑,要立就立人民大众的,于是最后便有了共青水库坝上的建设有功人员的功铭碑。

  现在想想工作那些年,为了农业农村基础建设,我服从组织安排,先后在铜鼓县多地公社,高安东方红、蓝坊、荷岭等公社、乡工作,一辈子参与了45个工程建设、改造、做了24件好事,获得各级部门奖励39次,一直为家乡建设忙个不停,每年也只有过年时休息几天,其他时间都在为工程废寝忘食,连家都顾不上,孩子们也只有我妻子在照顾,自己没有尽一点力,不免有些愧对家庭、子女,但是一想到工作是为了国家建设事业,做的是造福老百姓的工作,便感到再辛苦,一切都是值得的。

  一直以来,我都是以我的亲身经历教育子女、孙辈要努力工作,勇于吃苦,要爱党、爱国、爱家,积极为社会多做奉献,珍惜美好生活,是中国共产党员领导的人民解放军推翻了旧社会,赶跑了日本侵略者,打败蒋家军,建立了新中国,才有了今天国家的日益强大。如今我膝下儿孙环绕,可谓是尽享天伦之乐,回想曾经的困苦、挫折、眼泪和欢笑,都不过在一瞬间。年纪愈大,我愈要不忘初心,继续学习,让日子过得尽可能的充实,更加珍惜剩下的每一分钟。(周万良记录整理)

  ● 张国正到刘维藕家中看望

  ●为刘维藕送去合影照片

  ●刘维藕工作期间历年获得的证书和证章

  ●正向肖荏秀和张国正讲述“初心”故事

关闭窗口
Copyright @ 2015 www.newsyc.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高安市荷岭镇    E-mail:tg@newsyc.com
版权所有:高安市荷岭镇    技术支持:宜春新闻网